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置顶] 麦秸垛  

2016-2-17 17:08:00 阅读1833 评论3 172016/02 Feb17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一夜南风起,小麦复垅黄。”这是大跃进开始后的又一个麦收季节,又是公社化后的第一个麦收季节。为夺取“三夏”工作的伟大胜利,公社不失时机地召开了扩大干部会议。在会上,李青松书记传达县委指示说:“夏收、夏种、夏征工作已经到了短兵相接的紧要关头,我们要跃进再跃进,紧急行动起来,遵照毛主席‘不失时机地掌握生产环节的指示’,以一天等于二十年的精神,集中全力,打好‘三夏’歼灭战。”

作者  | 2016-2-17 17:08:00 | 阅读(1833) |评论(3) | 阅读全文>>

陈彬龢拾零  

2016-9-6 18:17:00 阅读1168 评论1 62016/09 Sept6


人的命运难说得很,固然与个人奋斗有关,但往往也要看历史机遇。这句话,今年悄然流传,也是颇有意思。多少年前,说到胡兰成,还有几分禁忌了,可如今,胡兰成的“粉”,据说是颇为盛大壮观呢。这倒让人想起,当年几乎与他齐名的一位报坛弄潮儿陈彬龢来。

陈彬龢,如今知道他的人,可能不多了。此人出身成迷,据说是江苏吴县人,出生于1897年,其母亲是当年在上海滩红得发紫的哈同花园里的用女。陈彬龢混迹上海滩,也曾到过日本,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长袖善舞,结识了史量才、黄炎培等人,开始在沪上报业展露锋芒。当年,方舟子煞有介事地“指控”韩寒背后有团队操作,此番

作者  | 2016-9-6 18:17:00 | 阅读(1168) |评论(1) | 阅读全文>>

庾信文章老来成  ---范若丁《失梦庄园》读札  

2016-9-5 18:17:00 阅读984 评论0 52016/09 Sept5


时间无情,岁月如流。多少文字,因时间的淘洗而湮没无闻;多少文章,因岁月的无情而灰飞烟灭。听说,范若丁先生近三十年前的文字,经过重新编订,再次刊布流传,由原来的《暖雪》名之为《失梦庄园》。也许是乡情牵引,也许是好奇萌动,我找来细读,竟然有欲罢不能相见恨晚之叹。

《失梦庄园》是独特的一种故土回望。多少人写童年旧事,写乡情难舍,写桑梓流年,写故土缠绵,其间不乏千古名篇,宏编巨制,但也容易有崔颢题诗在前头的不易超越。范若丁似乎无意经营卷轶浩繁的小说世界,他不是李准《黄河东流去》的宏阔苍茫,也不是李佩甫歌吟中原大地的无限低回。少小离乡,魂牵梦绕。他更多的是一种冷静的审

作者  | 2016-9-5 18:17:00 | 阅读(98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甘州的夏夜  

2016-8-30 23:24:00 阅读1018 评论1 302016/08 Aug30


虽然是盛夏酷暑,但在张掖,却是凉风习习,特别令人惬意。还不时有微雨飘洒,在各种燕雀的飞舞中,在长长的夕阳余晖的照射中,就会变幻出各种色彩来,迷离堂皇,煞是好看。匆匆晚饭后,大家三三两两来到张掖图书馆南侧的一座建筑内看地方风情的舞台剧演出,自然是美轮美奂,费了不少心思,似乎是一部关于古甘州的一部历史连环画。从鸿蒙初开,先民艰辛开拓,到披荆斩棘,渐露文明曙光。不断变换的人物,大致是大将军霍去病,似乎还有苏武牧羊,隋炀帝这位在历史上备受争议但也颇多作为的皇帝,居然在张掖停留了一周左右,而且还参加了一个什么万国博览会,契合着当下的一带一路战略,自然要浓墨重彩地表现。这位在位时间并不长久的皇帝,最终是丧命在如今的江苏江都的。他的墓地,据说就在雷塘。舞台上的妙龄女郎翩翩,宛若天仙,莫非是演义杨贵妃与

作者  | 2016-8-30 23:24:00 | 阅读(1018) |评论(1) | 阅读全文>>

蓝霞辽海沈过雁 ----傅国涌《问史哪得清如许》读札  

2016-8-25 20:26:00 阅读1328 评论1 252016/08 Aug25


当下关于民国的各种文字、图像、视听资料,满坑满谷,汗牛充栋,似乎给人已过度繁盛之感。但,你若是仔细打量,耐心审视,诸多说法、依据,或者人云亦云,彼此雷同;或者故作惊人之语,耸动视听;甚或捏造事实,荒诞不经,诸如胡宗南的真身在四川,红色间谍某某远扬海外,宋美龄的贴身秘书又如何成了吴宓的同事等等。但在这样的所谓民国热中,傅国涌的存在却别具一格,与众不同。

他并不在习见的已经被使用得烂俗的资料上过多纠缠,他总是不避艰辛地深入到近代以来诸多或显赫或冷僻的众多人物的日记、文集、全集中去耐心寻觅,他还以极大的耐心去翻阅查找当年的报刊,从中寻求丰满复活诸多历史人物的鲜活资料。他的《

作者  | 2016-8-25 20:26:00 | 阅读(1328)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临泽丹霞  

2016-8-19 18:20:00 阅读1319 评论1 192016/08 Aug19


是百闻不如一见,先入为主的偏见实在害死人。为何一提到大西北,就是戈壁荒漠赤地千里?就是濯濯童山荒凉苍茫?多少年前,去过宁夏泾源县,到过六盘山下,河水清澈,绿草如茵,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喜出望外。还在张掖古城闲散逗留,听着北周时代的木塔风铃悦耳,看着鼓楼下耍猴人的幽默自嘲,更有甘泉公园里的碧波荡漾,不断还有从高总兵府传来的笛声悠扬。正沉醉其间,却看到积树居虽不无修饰却大体不差的微信图片传来,张掖这样的河西走廊上的千年古城,居然还有如此千姿百态的丹霞地貌?还就在距离张掖西北向不远处的临泽县?书友们终于结束了各种自拉自唱自娱自乐的名缰利锁的无谓纠缠,脱开身来,暂别风铃婉转浓荫如盖的八声甘州,走,去看临泽的丹霞地貌。

作者  | 2016-8-19 18:20:00 | 阅读(1319) |评论(1) | 阅读全文>>

青岛路  

2016-8-8 13:15:00 阅读1014 评论1 82016/08 Aug8


研究南京城的专家说,南京的街巷,大致以广州路为界,往南多为南京古称,往北则多为城市之名,而再往北就是省区的名称了。细细琢磨,还真有几分道理。不说上海路,北京路,你看,天津路,青岛路,汉口路,大致都在如今的南大鼓楼校区周围啊。且说青岛路。

青岛路,一条短短的南低北高小巷,处于南大鼓楼校区与上海路之间。南端与广州路相接有肯德基店,北端则与汉口路相逢,再往北去就是平仓巷了。爱德基金会的招牌很醒目地处于青岛路、汉口路、平仓巷的丁字路口。青岛路两侧,多为杂货店、小吃店、文印店,杂乱而有序,都是攀附南大校园而生存,市井味烟火气十足。在青岛路西侧,依次有江苏省档案馆隐身其

作者  | 2016-8-8 13:15:00 | 阅读(1014) |评论(1) | 阅读全文>>

张掖小记  

2016-8-7 22:17:00 阅读1125 评论0 72016/08 Aug7


几次到过甘肃,但都没有机会去张掖。遇到来自张掖的朋友,往往会很自豪地说,我们这里有丹霞地貌,有山丹军马场,有马蹄寺,甘肃省的简称也是因为我们的金张掖呢。丙申年盛夏,很偶然的机会,终于来到了这个地处河西走廊也曾唤作甘州的历史名城,得以领略了她的动感活力,她的淳朴厚道,她的沧桑过往,她的尚文安静。

漫步张掖街头,你会疑惑这哪是地处西北一隅的城市?宽阔的街道,浓荫如盖的树木,更有高楼四壁炫目多彩的幕墙之上跳跃闪动变幻莫测的动感画面,或晨曦初露时分或傍晚日落前后在木塔广场之上气势恢宏颇为摩登而动感十足的广场舞,伴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音乐,扭动的四肢,挥舞的手臂,感染着来到张掖的每一个人。你若问,为何叫张掖,是姓张的市民特别多吗?就连三尺童子都会很响亮爽脆的回答你:张掖的张,不是姓氏,是动词,张开臂膀的意思,你知道吗?张国臂掖,以通西域,可是

作者  | 2016-8-7 22:17:00 | 阅读(11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李伶伶的文人地图-----《沈从文地图》读札  

2016-8-1 18:31:00 阅读1023 评论1 12016/08 Aug1


赤日炎炎,去河西走廊的张掖参加一莫名其妙的所谓“民间”会议。为解旅途百无聊赖,照例要带几本书的,李伶伶的《沈从文地图》就在其中。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原以为黄沙蔽日戈壁荒凉的西北小城,却是如此地郁郁葱葱宽阔疏朗充满朝气。读着李伶伶的“地图”系列,有点倦怠了,就到栖身的楼下走走。也就在张掖巍峨壮观的鼓楼的南大街与西大街交汇处,居然遇到了久违的耍猴人。猴有三只,主人一位。看得出来,耍猴者的套路已经相当纯熟。他手中有几个牌子,反复教训三个顽猴,做欲给欲取状,逗引猴子。他看谁的表现好,就颁发一个,否则就握牌在手,引而不发,其中一矮锉小眼猴子,特别机灵,对主人不断搔首弄姿,做妩媚状。这个猴子,得到的牌子也最多,而另外两只猴子,唯有仿效献媚,踊跃积极,但总有点扭扭捏捏不情不愿之态,不断招来主人呵斥:你清高什么啊?不想评正高职称了?城管来扒你的房子,看你还清高不清高?主人一番俏皮话,引来围观者一阵笑声。街上耍猴

作者  | 2016-8-1 18:31:00 | 阅读(1023) |评论(1) | 阅读全文>>

青山明月梦中看——波伏娃《长征:中国纪行》读札  

2016-7-13 18:29:00 阅读1035 评论3 132016/07 July13


今年是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曾经去过瑞金,当地人会很是兴奋地介绍长征从此开始的一座山,唤作云石山,在瑞金西南方向大致三十里左右。美国人斯诺的《西行漫记》被认为是报道长征较早的作品之一,多年后,美国人哈里森·索里兹伯里也曾经写过《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据说还引来一番争议;而中国大陆本土的名记者范长江的《中国西北角》也是轰动一时的名篇,在今天台北罗斯福路上的二手书店里还有销售;而军旅作家王树增的《长征》也是在大陆一版再版畅销不衰;倒是在晚年颇为高调的作家魏巍的《地球的红飘带》,似乎不大为人所及提及了。实际上,当年还曾出版过《随军西行见闻录》,是以一个医生的口吻写出来的,当然不是自称医生的瞿秋白《多余的话》那样的格调,而是回击种种谣言与诽谤以正视听的文本,此书作者最后查实是陈云。我在这里想说的则是法国人西蒙娜·德·波伏娃的《长征:中国纪行》。

作者  | 2016-7-13 18:29:00 | 阅读(1035) |评论(3) | 阅读全文>>

明月繁星能作证------吴奔星《待漏轩文存》读札  

2016-7-8 14:15:00 阅读980 评论2 82016/07 July8


吴奔星先生去世迄今已经十二载了。我没有见过吴奔星先生,只是在中原原野的一所乡村学校念书时节,杜大纪先生与父亲聊天,会听他们说到苏金伞、任访秋、徐玉诺、徐懋庸等人的名字,偶尔也会提到吴奔星,说他是湖南人,是一个诗人,曾经在北京办过《小雅》,其它就语焉未详了。进一步闻听吴奔星先生,则是到了南京在六朝松下读书的时候了,我的老师郑云波先生经常提起他。郑云波先生曾经在北大经年,又在徐州师大服务很久,他每每提及唐圭璋先生、林庚先生、王进珊先生,也都是一脸严肃,满怀崇敬神态。郑先生还带着我骑着自行车去拜望过唐圭璋、孙望、吴调公等先生,现在想来,恍若昨日。

收到吴奔星先生的

作者  | 2016-7-8 14:15:00 | 阅读(98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浮生尘色在黄州-----黄梵《浮色》漫读  

2016-7-7 17:33:00 阅读1103 评论1 72016/07 July7


黄梵的《浮色》放在案头已经多时了。但这部小说究竟说了什么?如何评价这部小说?在当下长篇小说如过江之鲫如莽莽森林如群山绵延的喧哗骚动横无际涯一派苍茫中,《浮色》的位置在哪里?它会很快被人忘却湮灭无闻吗?小说家的多年焚膏继晷苦心经营会付诸东流吗?依据我相当孤陋的阅读经验,《浮色》很难一言以蔽之,也很难说出来它相当明晰的主题宏旨。是对不算遥远但也算沉重的现当代的回望梳理?是对父子两代人既冲突对立又依恋难舍的一次盘点结构?是对自己年过半百写作实践的一次主观上带有一次清算的检讨瞻望?不管怎样,应该说,《浮色》是丰富而庞杂的,是敏感而多元的,是灵动而诗意的。

《浮色》围

作者  | 2016-7-7 17:33:00 | 阅读(1103) |评论(1) | 阅读全文>>

鹿港小镇  

2016-7-4 18:34:00 阅读1072 评论2 42016/07 July4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甚或新世纪之初的某一个晚上,南京的五台山体育馆内,很难得地谛听罗大佑的演唱会。罗大佑那天晚上唱了许多首歌,真诚而又卖力,感染了全场,印象至深的则是他的《鹿港小镇》,其中“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爹娘我家就住在妈祖庙的后面”,略带嘶哑而近乎呐喊的看似平常的这一歌词,却让我泪流不止。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即将步入半百之年,就在台湾的马英九先生办理权力移交手续之后的丙申年夏季,悄无声息的,我从台北乘坐台铁,到彰化,换乘公交车,往东南方向,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就到了鹿港小镇。

作者  | 2016-7-4 18:34:00 | 阅读(1072) |评论(2) | 阅读全文>>

花莲的书店  

2016-6-29 20:14:00 阅读972 评论1 292016/06 June29


早就听说过台湾的花莲。但到了花莲,除了感受到在地人的温润和善以及太鲁阁的绮丽风光、清水断崖的撼人心魄、燕子口的奇崛鬼斧、长春祠的神秘悠远、布洛湾的远离尘嚣之外,印象至深的就是花莲的书店了。

走出花莲车站,基本上看不到熙攘的人流,更少招揽生意的商家。小小车站,分为前后。出了车站往右走不远处,即是花莲最为宽阔绵长的中山路了。中山路东西走向,最东端就是花莲的夜市,而最西端,据说就是东华大学了。沿着中山路一路慢行,到仁爱街与孝义巷口,吃点花莲小吃,不经意间,就会豪雨倾盆。好在花莲的雨虽然说来就来,但绝不缠绵僵持,而是阵雨过后,就立马显示出清朗的摸样,空气也越发地清新怡人。也许可以驻足看一下东华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正在花莲的文创园内的虽然不大专业但却绝对认真敬业的萨克斯管表演,喝彩的虽然不少都是学生的家长,但那份热情与投入还是颇为令人动容的。不要太多驻足,再往前走,

作者  | 2016-6-29 20:14:00 | 阅读(972) |评论(1) | 阅读全文>>

夏季荐书24种  

2016-6-29 18:38:00 阅读793 评论1 292016/06 June29


 

作者  | 2016-6-29 18:38:00 | 阅读(793)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江苏省 南京市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一级作家,出版人,出版专著多部,《用伤口飞翔》、《折角的页码》,撰有「诗人帝王」、「吴梅村」、「龚自珍」、「翁同和」等。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