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凤凰台上的一盏灯火  

2008-05-22 11: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2008年这个注定要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一页哪怕是因为它的苦难的艰危时刻,我们小小的只有两个骑马钉的开卷已经出版百期了。严酷的寒冬,让许多未谙世事的南国的孩子们领教了冰与雪的凶残;暴力的初春,布达拉宫下的黑烟和鲜血映衬在雪域高原的湛蓝天空下,随之而来的是海外十八个国家的中国大使馆门前和川、滇、甘、青藏区的喧嚣狂躁,即使饱经风霜的老人也会感到不寒而栗,而似乎淡出国人视线的达赖这个名字再次充满了大小媒体的版面时段页面,奥运圣火的传递几乎演化为一场较量;但是,还没有等到舒心的笑容重新绽放,就在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尽情舒展的初夏,就在5月12日下午,我和玉洗先生、止水先生算是和开卷有点关联的人前往南京博物院参加刘春杰的版画展的路途中,一场更大的灾难降临到了中华民族头上。

   共和国毕竟走过了近六十年的风雨兼程,我们的改革开放也毕竟已经走过30年的春华秋实。伴随着共和国的步伐成长起来的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在国家有难的紧急关头,责无旁贷捐献1000万元支援地震灾区,这一天是5月18日,地震刚刚过去六天,我在北京为此举做点细微小事。明天5月19日,将是中国古老习俗中祭奠亡灵的“头七”,共和国将要举国哀悼三天,这一刻,已经凌晨,走出梅迪亚中心,复兴路上的世纪坛悄然无语,从羊坊店茂盛的树丛中遥望挂在空中的月亮,温婉圆润,天安门广场的国旗将要降半旗,为共和国的普通民众!毕竟改革开放了三十年的祖国,已经改变了几千年的贫穷,改变了一百多年的弱小,不仅集聚了一定的物质力量拯救苍生于水火,而且政治文明也在悄然推进。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我想到了我们小小的开卷,读着开卷的作者于光远先生《1978: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隐隐在望的京西宾馆在三十年前所见证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和中央工作会议的台前幕后的历史烟云仿佛就在眼前晃动。开卷至少刻录下了一部分读书人哪怕是很细微的八年来所思所想所盼所感。

    开卷能够顽强坚持八载风雨,不屈不挠地如一盏灯火,给寂寞的读书人一点光亮,一点万人如海一身藏的心灵慰籍,应该算是喧嚣的物质时代功利至上的一段传奇。八年时光,虽然短暂但也漫长,在这样的时光流逝中,围拢在开卷周围的一帮人,青春年少的,已经开始两鬓飞霜;雄心勃勃的,已经落寞退场;冯唐易老的,或缠绵病榻,或老骥伏枥,还在鼓舞着一批迂而不腐的读书人担起责任,奋发着继续前行的勇气和坚韧。

   因为开卷,许多性格各异但在各自领域不同凡响的拥有文心的人物,走近普通读书人的视野,引领着浮躁时代的一缕书香不辍。因为开卷,坐着轮椅的于光远先生来到南京凤凰台,娓娓道来诸多历史事件,细说平生,谈笑间,多少历史人物的吉光片羽一一呈现。来自成都的流沙河先生,瘦小矍铄,风骨卓然,文字炉火纯青,思想直抵人心,在他细弱爽朗的谈话中,我们体会到他说庄子是慰籍失败者的大书的分量。陪他来南京的似乎还有龚明德先生,去年才知道,龚先生到大学教书了,龚先生的小儿子实在可爱。名声大、文章越写越好的黄裳先生在凤凰台和蔼地回答着南京读书人的提问,双鬓染霜的止水先生在黄裳先生面前的谦恭让我们体会到了读书人服膺文字魅力的真诚。还有黄宗江先生,虽然已经年迈,但是岁月的沧桑掩盖不住他当年的英气逼人丰姿俊朗,卖艺黄家,何等了得?听他讲故事,话兴亡,就如同看高阳的小说,信手拈来,种种文人交谊,政坛逸闻,令人不忍漏掉一个字!上海华东师大的陈子善先生,几乎开卷所有的活动都有他的身影,这位大家公认的现代文学资料专家,更具有民间学者的情怀,更具有不循规蹈矩的民国时代教授的风范,虽然他是工农兵学员,虽然他在文革岁月中在江西插队有年,但是,他的学问和成就有目共睹,也赢得了许多读书人的由衷尊重。远在北京的止庵先生,是在苏州见面认识,他读书的认真和细致,他所葆有的中国传统读书人的文雅、从容和讲究,应该算是一种很稀有的存在吧!也是因为开卷,曾经有秀州之行,认识了很有点不同流俗的范笑我先生,听到了不少难得一闻的“当代笔记”,如章克标先生的诸多行状等。

    南京的董健先生、宋词先生,更是因为开卷,请益多多。董健先生热情为王心丽的新作写序,鼓励后学的热诚感人肺腑。听他们谈沙叶新、白桦等人,往往有如坐春风之感。沙叶新先生,我未曾谋面,但是他给董健先生写的序言实在是别具一格,最近看他的《我与徐景贤》,文字老辣,栩栩如生,真是难得一见的好文章!白桦先生,白发满头,在诗歌、剧本、小说等领域都卓有成就,其孪生兄弟叶楠也是知名作家。

    说开卷,能够走到今天,不能不提到蔡玉洗先生,这个拥有文学博士头衔的老大哥虽然曾经是凤凰台饭店的总经理,但是读书人的本色不改,没有他的砥柱中流,开卷不可能走到今天,出满百期。还有就是子聪兄,惨淡经营一本小刊物,事必躬亲,亲力亲为,需要付出,需要牺牲,需要协调方方面面,需要不厌其烦的为全国的书友们付出也许很细微很琐碎但是很有意义的劳动,子聪兄做到了,而他自己还有本职的工作,“业余”做事能够坚持八年,使开卷得以薪火不灭.

   子聪兄,辛苦了!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