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读《春泥集》怀陈乐民先生  

2009-01-08 14:30: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茫茫然时间流逝,不觉又是一年。琐事丛杂,纠缠在无聊的公文间,昏昏然步入了新年。坐在新大楼的新办公室里,透窗瞭望,玄武湖水似乎就在眼前,神策门、玄武门似乎矮小了许多。远处,幕府山隐然含黛,无意间看到《中华读书报》上,陈乐民在去年二十七日去世的消息赫然在目,不禁一阵愕然。打电话给子聪兄,知道噩耗准确。默然枯坐,倍感阵阵悲凉袭来。

喜欢陈乐民先生的文章,由来已久。还有他夫人资中筠先生的文章,那种眼光、气势,实在是令人如醍醐灌顶,难以忘怀,还曾经把资在《读书》杂志上的《清华园里好读书?》复印下来,很迂腐的寄给自己母校的校长、书记。现在想来,实在是幼稚得有点可笑了。真正了解陈乐民先生,是在去年年中收到南国林贤治先生寄来的部分《花城谭丛》,其中就有陈乐民先生的《春泥集》。把书中所有的文章一一读过,对陈先生的敬意越发强烈起来。陈先生的专业领域在欧洲史,早年曾经和李一氓先生在一起工作过,这样的起点决定了陈乐民视野的开阔。而《春泥集》中,最为令人感兴趣的是陈乐民的随笔文字,有见识,有勇气,文字也好。谈阿尔都塞的文字,虽然简短,但勾勒了这位时而清醒、时而精神恍惚的哲学家的一生。阿尔都塞有一本《保卫马克思》,难怪国内有人要写《回到马克思》了,只是这样的书,让普通人看懂似乎不太容易。陈乐民在简单介绍竹内实的《中日关系之我观》时,很启发人们走出要么亲日要么反日的思维定势,似乎可以归之于“知日”?玻尔与海森伯的所谓“哥本哈根密谈”,一直聚讼纷纭,陈乐民也就科学与道德的关系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至于说,玻尔和莱布尼茨都受过周易的影响,陈表示了一贯的反感和不以为然。

《春泥集》中,陈乐民最令人感慨的文章是关于中外人物的,国外的康德、莱布尼茨等,国内的有古有今,古代如徐光启;当代的如冯友兰、李一氓、董乐山、施蛰存等,最为令人怦然心动的是关于李慎之先生,有两篇涉及到李,把这样一位人物惟妙惟肖的呈现出来,读来令人感慨莫名。李和陈都认为在社会科学方面,文章写得清通顺畅的是费孝通,哲学方面写得好的是冯友兰。去年年底,偷空到闽南泉州,到李贽故居,突然想起陈乐民先生的小册子《文心文事》中讲到李贽这个不合时宜的怪人,别人一提到李世民都是称颂有加,被誉之为“一代名君”,而李卓吾先生则总是说李世民“沽名钓誉”,爱做秀。陈先生把“李卓吾批唐太宗”形诸笔端,也是佩服李贽的胆识和勇气吧。

     二零零六年的十月份,在凤凰台饭店,第一次见到陈乐民夫妇,很冒昧让陈先生和资先生在《冷眼向洋》和《文心文事》两本书上签字。陈乐民先生很谦和地写道:此系“正业”而外的敝帚自珍之作,惭愧,惭愧,幸识者正之。陈乐民二零零六年十月于南京。

如今,睹物思人,陈先生已经遽归道山,能不令人怆然!

 

                                     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于南京时偶有小雪心情愤懑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