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印象铁凝:擦拭文学理想  

2010-11-25 22:37: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是在媒体上看到铁凝,在她的文章里见到铁凝,在别人的议论或者描述中想象铁凝。如今,近距离的观察铁凝,还真别有一番风致。似乎是在北京很大的一个图书博览会上,作为作协主席的铁凝,跟随者大队人马,如潮水一般,走马灯一样的在有限的几个摊位前匆匆而过,专注,严肃,得体,大方。看到山西人韩石山的文章,算是近距离的接触铁凝,大概是一起访问日本和韩国吧,韩石山以他惯有的笔调,生动立体的解读担任作协主席以后的铁凝,文字在调侃中散发着善意,似乎还有由衷的钦服。

南京要举行一个什么论坛,人民日报批评说,中国大地论坛泛滥成灾,有一天,曾经有113个大小论坛见诸于媒体,但听说铁凝要来出席,还是有一份隐隐的期待:在这样的各路“神仙”各自自说自话的场合,既有互不服气的众多自以为是的“诸侯”,又有体制内的地方管文化的党政官员,铁凝如何说话?

果然了得,正如针对鲁迅奖的争议,铁凝的回应避实就虚滴水不漏,但又不乏真诚与建设性,水平明显比作协的发言人高出若干个层级,在论坛上,铁凝要言不烦,抒情而有节制,点到为止而不落俗套,耽于文学的人,听着顺耳,官场中人听着入耳,场面上的人也挑不出什么空挡,但又不是那种八面玲珑,毫无原则的一种迁就乡愿。“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总结十年中国文学,无疑会有许多生机勃勃的话题,有着广阔的探讨空间。就我个人而言,这一议题与其说是学术的,不如说是关乎我们自身的,它提醒我们在埋首赶路的过程中停下来,回首来路眺望远方。”她还说,“对于一位写作者而言,他所面临的文学现实是,而且一直是,他的创造,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在这个新的世纪,我们所面临的是,信息的洪流奔涌而至,人们比任何别的时候更容易将智慧与知识,知识与信息混淆起来,更倾向于用经济学的方式来解决人生的问题,用娱乐的方式来对待精神的问题。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同时也会长久地地纠缠在一起,难解难分,彼此对立,又互相渗透,构成着我们内在的思想紧张。作为一个生活在今天的写作的人,我认为我们应该有放慢脚步回望从前的勇气,有回望心灵的能力,我们有必要再一次擦拭我们的文学理想”。对自己多年前的责任编辑,铁凝充满了念旧与缅怀,透出写作者的本色,这样的真情流露,又不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所谓关怀,自然,恬淡。看到走廊上的关于敦煌的图片,铁凝对45号洞窟的佛像充满了赞叹,她说这是东方的维纳斯,你看她多么安详从容,内心平静啊!看到书架上的书,她有很得体的讲到译林社的书如何之好,有一对丹麦夫妇在她家里看到译林社的书,忍不住惊叹:我们也在看这些书,你们和我们同步啊。

铁凝说,她刚从中原出差回来不久,很惊叹郑州变化的神奇,说了不少河南人的好话。我说,我是东大毕业的,与你的先生华生是校友。铁凝马上说到樊和平先生和他是同学,笑着说,真是越说越近了。

铁凝在她的《笨花》上签名,是作家社出版的。我说,以后出版新作不一定非得作家出版社啊,铁凝笑着说,好的。铁凝刚出版了一本《桥的翅膀》,也许是旧书新出?在书中,收录了她的《文学是灯》,还有一篇是关于阅读的,阅读的重量,这一提法,很让人认同。铁凝讲到阅读的轻与重,提到萨达姆在牢房里,每天枕边放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

人毕竟抵挡不住岁月的无情,看书中的照片,当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的铁凝,何等的青春勃发朝气冲天啊,弹指一挥间,半个多世纪的岁月匆匆已逝。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