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书比人长寿  

2010-10-20 20:53:00|  分类: 老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坦白地说,吸引我的不是《黄金时代》这几个字,而是该书的副标题《美国书业风云录》,还有就是聂震宁先生发表在《中国编辑》或者是《中国图书商报》上的长篇序文,作为中国书业近三十年来的弄潮儿,聂震宁的感受自然有其独到的观察切身的感受和也许欲说还休的感慨。基于此,便兴冲冲把书找来,一读再读,怅然若失,久久无语。书比人长寿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作者阿尔·西尔弗曼是美国出版业黄金时代中的亲历者见证人,他以生动真切的言词饱含真挚的情感不无忧伤的语调一一梳理美国书业黄金时代中的人与书、光荣与梦想、傲慢与偏见、友谊与冲突、欲望与激情、使命与承担,作者在其如数家珍娓娓道来的看似或平淡或奇崛的舒缓叙述中,往往会有站在人生尽头回望一朝势落如春梦般的恍惚与苍凉。阿尔·西尔弗曼作为业内人士,对书业的情感渗透弥漫在自己惨淡经营孤诣苦心的字里行间,对或大或小或强或弱的出版机构,只要他认为值得为之一书值得为之讴歌值得为之梳理者,都不带任何成见却深怀着满腔热忱地向我们一一展示,于是乎,法勒-斯特劳斯-吉鲁出版社、格罗夫出版社、布拉齐勒出版社、雅典娜神殿出版社、圣马丁出版社,还有维京出版社、双日出版社、哈珀出版社、西蒙·舒斯特出版社、兰登书屋、克诺夫出版社、利特尔-布朗出版社,甚至什么矮脚鸡出版社,逐一鲜活生动丰满立体地扑面而来。这些出版机构的设立,理由千条万条,但似乎没有一条是为了简单肤浅直接弱智地为意识形态服务和需要而存在,这些出版机构的设立似乎无一家是为了安排就业安置人员而存在,它们要谋生要生存要直面市场似乎天经地义,没有丝毫的怨天尤人牢骚满腹;它们策划选题组织书稿考虑市场,但似乎更注意引领市场培育市场,它们面对稀缺的高端资源,着眼于无微不至的服务专业眼光的沟通甚至不无赌博性质的孤注一掷,毛姆抱怨出版商提供的房舍没有窗户,可以立即补上;塞林格的《麦田的守望者》在一家出版社受到了冷遇,因为老板担心此书出版会影响孩子们读他的教科书,而小说宣扬的是叛逆反抗玩世不恭,多么直白简单的理由,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东边日出西边雨,东方不亮西方亮,换了一个东家,《麦田的守望者》成了不朽的经典,创造了令人称奇的销售神话。

在阿尔·西尔弗曼笔下,一个个个性卓然自高自负的出版人与编辑人款款而至,他们的优雅从容他们的极端自信,他们对书稿君临一切的判断是那样斩钉截铁一言九鼎,有的女编辑居然日久手痒,下海一试,结果一不小心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就是托妮·莫里森;有的编辑则为了一部书稿的命运而愤尔跳槽不管不顾,这就是给我们上过课的贾森·爱泼斯坦先生,因为纳博科夫的《洛丽塔》遭人否决而断然拂袖离开另寻出路,这样的押上身家性命的牺牲精神和职业自信,我们除了给予敬仰的目光,夫复何言?跳槽成为常态,老板与员工互炒鱿鱼是家常便饭,出版机构生生灭灭暮楚朝秦也是稀松平常,但惟独看不到来自行政力量的耳提面命肆意恫吓关停并转,通气会吊销禁发或者减少书号之类更是匪夷所思。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一部部杰作横空出世,成为黄金时代最为耀眼的星辰,点缀在人类文明璀璨的星空,让我们至今仰望膜拜。

利特尔·布朗出版社,诉说的是一对父与子的传奇。去年在纽约学习,这家出版社的当家人,一位高大帅气的汉子给我们上课,我还想当然地认为可以翻译成小布朗出版社,读了《黄金时代》,才弄明白,叫利特尔·布朗出版社,是因为两个人的创业故事,延续着两个家族的荣光,来不得后人丝毫的软慢与随意。看了这些大浪淘沙之中傲然挺立的出版社,星星点点散落在纽约的高楼大厦间,禁不住想起中国的书业格局默念中国的出版生态。有人乐观地说,也许中国书业的黄金时代即将到来,但面对数字技术的月异日新网络生存的无孔不入传播载体的日益丰富,我们真的准备好了吗?从1949年算起,不必上溯至晚清民国,我们已经走过了一个甲子的寒暑春秋,但十多亿人口的古老中国,这片充满忧患与沧桑的土地上究竟孕育出版几多可以引以为豪的精神产品?前三十年几乎乏善可陈,后三十年则因商业狂潮政治幼稚而波澜不断喧哗骚动,真正经得住时间淘选的精美可人富有韵味耐得住打磨的图书又有几何?我们有600多家左右的拥有出生证的出版机构,又有多少出版机构可以让阿尔·西尔弗曼这样深情诉说倾心缅怀?我们提到商务、三联、中华书局,大多也只是寄托一种虚幻的安慰罢了,他们离品位与承载、使命与梦想也渐行渐远了。

贾森·爱泼斯坦给我们上课的整个上午,拉斯金教授自始至终坐在教室里与我们一起认真谛听。在看似平铺直叙一览无余的缓慢语调中,凸显的是对书业割舍不断的眷顾与沉迷,稀疏的苍然白发,仍旧伟岸庞大的身躯,诗一样的语言,让我们对这位先生产生由衷的仰慕与尊崇。年过八旬的先生让我们去参观他的公司,他的按需印刷出版的机器,是一间相当狭小的也许是与其它公司合租的场地,淹没在纽约的密不透风的大楼丛林之中,我在新奇之余,告别时刻却看到这位为书业奉献了一生的先生却疲惫不堪有烈士暮年壮怀激烈的悲凉。

前几天,问陪同拉斯金教授夫妇来南京的练小川先生贾森·爱泼斯坦。练说,贾森·爱泼斯坦身体仍旧硬朗,仍旧充满生机活力,虽然是快九十岁高龄了。也许是我的错觉,误读了先生,但愿他一切都好。

看《黄金时代》,有一个小小的发现,大多编辑人、出版人都很长寿,也许是沾了书比人长寿的光?

 

(《黄金时代:美国书业风云录》(美)阿尔·西尔弗曼著,叶新等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08月第1版,定价:48.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