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解剖卡扎菲  

2011-11-15 15:39: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卡扎菲在水泥涵洞里被活捉被扭打被凌辱的画面,我相信,将会在许多人的脑海里久久徘徊挥之难去。卡扎菲的死,如此的死法,不仅在阿拉伯世界,在全球化自媒体发达的今天,在更加广泛的区域,在许多政治人物的最为幽深的心灵深处,都会反复激荡,难以平复。看到媒体关于罗马尼亚前总统伊利埃斯库的访问,也是回顾齐奥塞斯库之死的,伊利埃斯库认为,是齐奥塞斯库的开枪导致了他悲惨的结局。以此类推,卡扎非如果不是向平民开枪,他的结局又会如何?我们的媒体惯常于说北约的武力轰炸,西方俱乐部对利比亚石油的垂涎和觊觎,这样的解释,固然不无道理,但总透出“和平演变”的味道,总是有点外因远远高于内因的苍白和诡辩。

 经过八个月的较量,卡扎菲主政42年的利比亚终于以如此戏剧性和血腥的几乎超过任何美国好莱坞大片的结局收场,卡扎菲如此毫无尊严毫无体面的离开了这个让他曾经飞扬跋扈高调张扬顾盼自雄神采奕奕的世界.他的八个子女,或亡命异国,或死于非命,曾几何时,令人眩目的迷彩服,色彩艳丽的各种服饰,神乎其神的女子保镖队,还有卡扎菲的假发,几乎在利比亚人手一册的“绿皮书”,都成了过眼云烟。当年,齐奥塞斯库夫妇惨死的场面,据说被国内一位元老的遗孀看过之后,当场昏厥,后导致老年痴呆,不久就去八宝山了;卡扎非死前的种种视频,经现代新媒体的病毒式传播之后,对每个看过的人的冲击和震撼,想必是非常和相当的刺激和复杂的,据说穆巴拉克因此而出现了脑死亡。美国总统奥巴马事后谴责了这样的处理方式.
我们不理解的是,作为一个政治人物,难道他对这样的结局没有任何预案?难道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怎么会出此狼狈收场匆匆了局?不是说让他选择青松之下大山脚下高呼口号,但最为起码的体面和尊严总该有吧?权力在手的时候,是如何的龇牙咧嘴信誓旦旦气壮山河?可事到临头,又是这样的茫然无措任人宰割受尽凌辱?霍查的”亲密战友”谢胡是自杀而死,希特勒也是自杀,林彪的死当然也很难看,萨达姆被俘时狼狈不堪,但走上绞架的时候,大体上还算从容淡定,有一定的体面和尊严;智利的总统阿连德则是坚守岗位,在总统府被乱枪打死,壮烈殉职。和卡扎菲合作了几十年的贾卢德最终逃离的黎波里,他说,卡扎菲不会自杀,他仍旧生活在自己虚幻的光环里.他内心深处是一个很怯懦很怕死的人。贾卢德的预言不幸而言中,每天如丧家之犬,吃剩饭,钻地洞,最终在一个水泥管道里苟且。有的媒体报道说,他不知道外面世界所发生的一切,这如果不是造谣,就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当年,明末的李自成,也是被乡勇用农具整死的,所谓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就这样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句号.

     卡扎菲这个喜怒无常的政治狂人,坚信伊斯兰教义,虽然出身寒微,但还是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在他血气方刚的时候,在军旅之中,崇拜纳赛尔,梦想成为阿拉伯世界的领袖,多次匪夷所思的主张与其他国家合并,在阿拉伯兄弟面前屡屡碰壁之后,目光转向了非洲,在自己生杀予夺的国度,他大凭借石油资源大把挥洒金钱,支持世界上色彩斑斓鱼龙混杂的各种极端组织,比如日本的“赤军”,据说是萨达姆之死,震撼了卡扎菲上校,他选择了与西方的妥协,更有人说,是他的而儿子赛义夫在他耳边反复游说的结果,使卡扎菲放弃了发展核武,喜欢八卦的媒体说,卡扎菲今年在会晤俄罗斯朋友的时候,对自己的这一决定追悔莫及。这样的悔恨,被国内的有些自以为是的专家进行了很有想象力的解读。

     卡扎菲在自己四十多年的政治生涯中,以天马行空的个性,不断地折腾,把国家体制当作儿戏,明义很光面堂皇,什么人民代表大会、人民委员会,到处都是自称“秘书”的官员,行政区划也是朝令夕改,有时候几十个省区,有时候十几个省区,最终演变为家族统治,多年的追随者众叛亲离。卡扎菲最富有想象力的举措也许是建造人工运河了,这样的被他自诩为世界上第八大奇迹的浩大工程,据说已经初见成效,但离工程完工据说还要二十年,伴随着卡扎菲的一命呜呼,人工运河的命运,也变得扑朔迷离了。隋炀帝虽然被部下杀死在江都,但是大运河至今还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铺张奢靡我行我素的卡扎菲,留下一条未完工的运河,在利比亚的沙漠之中无语凝咽。

     卡扎菲死了,与萨达姆上绞架的时候一样年龄,都是69岁。这样的年龄,如果是在健康的有序的体制之下,应该可以颐养天年了。卡扎菲的几个儿子,或者亡命异国,或者死于荒丘,还有一个儿子赛义夫,据说还在莽莽沙漠中躲避追杀,在这个时候,自称是战略学博士的彭征先生推出了《又疯又狂卡扎菲》,看得出来,彭博士对卡扎菲并不是泛泛而谈的研究,只是许多看法还是滞后于时间的白云苍狗,书稿杀青的时候,卡扎非还正在苏尔特发负隅顽抗,如今却已经阴阳两隔了。

     2009年的5月份,我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看安理会会场,有一种乱纷纷自由集市的感觉,联合国总部门口的手枪雕塑,被缠绕着布带,自然是祈愿和平不要流血杀戮的意思,几个月之后,卡扎菲在这里大放厥词长达九十多分钟,令许多西方政要目瞪口呆,情绪高昂的卡扎菲居然把联合国宪章当作废纸一样摔在地上,让舆论哗然。他的大帐篷,媒体说,本来是要安置在中央公园的,不得已,才在新泽西州安营扎寨。

     看过张承志的一篇文章,大意是,伊斯兰世界作为一道屏障,挡住了西方文明向东方的强力渗透,也可以说是侵略,这当然是张作家的独到观察一家之言。但卡扎菲上校在一个几百万人口的面向地中海的北非小国,在政坛呼风唤雨四十余年,也算是很风光了。恍然间,自恋自大近乎神经质的卡扎菲已经一命呜呼,的黎波里、班加西、苏尔特,这些世人瞩目的城市,顿然间淡出我们的视线,但卡扎菲但这个政治狂人,还会作为一个话题,一个样本,被人议论、猜测、解读。但愿这样的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所谓政治强人的结局,给那些张牙舞爪贪恋权力的人,有所启迪,不要再仅仅是惋惜手中没有"核武器",如张召忠少将这样的”权威点评.

   卡扎菲离开了这个世界,背景是茫茫黄沙,疯狂的衣衫褴褛的自称是“过度委员会”的“战士”,似乎还有胡杨树、灌木丛,给人以穷途末路之感,但中东的变局还在继续,下一个目标会是叙利亚?伊朗?还是朝鲜半岛?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