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易水寒:寻亲记  

2011-03-04 15: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真正易水寒   标签:生活2010-12-05 09:38 星期日 晴
图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9114480100myat.html

  道路两旁厚厚的积雪。冷太阳。我们开始了寻“亲”之旅。
  时间:2010年12月3日。出发地:长春。目的地:九台市放牛沟镇甘家岭三队。被寻访人:孙尚祥。男,四十多岁。
  小欣小丽贤伉俪,驾私家车载我同行。
  车出长春,上环城高速公路,仅行百余米,堵车。十余分钟毫无动静。小欣下车询问,警察答曰,某领导人视察,禁止通行。
  正是好事多磨。
  掉头回转,沿飞机场方向前行。小欣问,这位先生还记得你表哥吗?我说,应该记得吧。表哥曾讲,跟他分别后两人互相通过信。
  一小时后,按卫星定位系统指示,下公路,上土道。满眼的白,硬硬的白,几处平房散漫地趴在望不到边的大雪中,荒凉,沉寂,颠簸。
  村口有一小卖店,门口两人在袖着手说话,见车来,躲到路边,无表情地盯着。打开车窗问甘家岭三队,遥指前边,北拐即可。
  前行数十米,想起一事,拐回小卖店,买酒。店主懒洋洋从炕上爬起,问,要散装的,还是袋装的?
  答,成箱的。
  没有。
  看柜台,只是一些散装小食品,油盐酱醋。
  可有拿得出手的礼物?探亲,送人用。
  没有。你们可以到街(乡间读作“该”)里去买。不远,三四里地。
  他们说的“该里”,指的是放牛沟镇。
  又到另一小卖店,答案相同。
  打听孙尚祥。答,前行,过两个桥洞,到三队。
  小欣说,人在就好,咱们去“该里”买东西。
  又颠簸,又荒凉。柳暗花明一小镇,繁华如同城乡结合部。进超市买一箱酒、四瓶罐头。原路返回。
  到三队,村口第一家,院门敞开,进去敲屋门,连问:有人在吗?有人在吗?无人应。
  出来,进第二家。一黄犬愤怒地叫。窗户上人影晃动,窗开,露出一对老夫妇。喝道,别叫!
  老夫妇迎出门,问,找谁?
  答曰,找孙尚祥。可否指下路?
  没问题的。
  大爷贵姓?
  免贵姓董。
  董大爷披上衣服,跟我们出来,上车。
  有一陡坡。孙家在坡上。积雪甚滑,车轮空转,上不去。下车步行。
  董大爷一一指点,这是某某家,这是某某家……这是孙尚祥家。
  我、小欣、小丽,都有点激动,终于功德圆满。
  进院,又一只愤怒的黄狗,一次次徒劳地扑向我们,拽得铁锁链哗啦啦响。
  主屋无人。另一屋里,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颤巍巍迎出来,嗫嚅着,不知说些什么。
  董大爷说,这是孙尚祥的老丈人,八十一了,脑血栓。
  我和小欣找了两把铁锹,准备铲平车道。董大爷把孙尚祥的妻子领回来了。
  我们称她嫂子。
  
  我说,我老家在河北衡水,有个表哥,叫伊胜利。今年“十一”期间,我回了趟老家,表哥告诉我,二十五年前他在东北打工,跟孙尚祥同事,孙尚祥很照顾他,分别前还在孙尚祥家喝了顿酒。后来通过信,但逐渐断了联系。表哥让我抽空代他打听一下,孙尚祥是否还在那个村子,现在情况怎么样。
  嫂子问,你表哥多大岁数?
  四十五六岁。
  嫂子说,老孙在别人家打麻将,我打电话问问。
  电话拨通了,交到我手上。
  彼端冷漠地问,你找错人了吧,我根本不认识伊胜利这个人。
  我说,你们以前一起打过工。
  在什么地方?
  好像是煤矿吧?(说到这里,我自己心里也没底了。)
  我根本没在煤矿干过。
  你回家来一趟,咱们见面谈吧。
  没什么好谈的,你肯定找错人了。
  电话没滋没味地挂掉。小欣说,咱们去找他吧。
  嫂子说,你们把买来的东西都带上,要是认错了人,就不用回来了。
  我们三个都说没事没事,先放这里。
  路上,嫂子说,我只记得那时候刚结婚,老孙也才二十多岁,倒是有几个人总跟他在一起,有姓胡的,还有姓姚的,但对姓伊的没什么印象。老孙在很多地方打过工,交下的人也多,所以记不得了。
  村子最北头。农户。铁门。乌烟瘴气的屋子。我们见到了传说中的孙尚祥。中等个头,脸膛黑红、圆润,快五十岁,显得比实际年轻小。
  他把牌局交给妻子,站起来,再三表明,不认识伊胜利。
  我拨通了表哥的电话,让他们俩通话。
  但是那头信号不好,加以表哥乡音极重,非但想象中老友重逢泪流满面的场面没有见到,两人简直无法正常交流。孙尚祥把手机交还我,让我当翻译。后来,表哥换了个手机,重新打过来,两人才像特务对暗号似的,一一核对细节。
  孙:喂,你说,怎么个情况……哦,咱们在哪里同事?砖厂?对,是,是。来人是你什么人?好,嗯……你是不是拿猫那个人?有点印象了,你现在咋样?嗯,好。我还行,在飞机场当保安,上一天班休息一天。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
  沉寂的记忆被打捞出来,逐渐清晰,孙尚祥脸上浮现出开心的笑容。
  不好意思哦,现在骗人的太多,而且我真记不起以前那么多的人。
  董大爷说,你这是好人有好报,当年帮过人家,现在人家来报恩。
  孙尚祥呵呵笑着,向他媳妇要了钱,说,你们还没吃饭吧?走,咱们去“该里”。
  
  原九台市放牛沟镇,现已划归长春市二道区,改名东湖镇,算长春的郊区,但离市区很远。树木光秃秃插在路旁,衬托着一个突兀的小镇,几条街道。
  邮局、饭店、超市应有尽有。
  找了个馆子,坐定。我向孙尚祥介绍同行好友小欣小丽——他们俩在报社工作,我也在报社工作。
  我说,孙哥,咱们讲好,这顿饭我请。
  孙尚祥说,那怎么行,到我家来,无论如何我请你。
  我说,咱们不争了,头一次,算是我替表哥还你一个情。下次到你家里吃,如何?
  答,好啊。
  他说,自己种了两个菜园子,夏天的时候什么菜都有,不上化肥,纯绿色天然食品。
  他说,自己弟兄好几个,妻子姐妹好几个,但老娘和老丈人都愿意跟着自己生活。
  他说,当年在放牛沟砖厂,本地人喜欢欺负关里人,而他觉得外地人不容易,就有点打抱不平,暗地里帮他们,跟外地人处得很好。伊胜利临走前,从他家要了一只小猫做纪念。
  我说,是啊,表哥应该是第一次出门,帮他的人,害他的人,都是一生的经验。虽然你已忘记,他将铭记一生。
  他说,是啊是啊,以后咱们当亲戚走,你们有空就到我这里玩。乡下空气好。
  我给他讲表哥的现状,他听得津津有味。二十五年前,都是年仅二十的小伙子,如今步入中年,天各一方,连记忆都被埋没了。
  这二十五年,还有多少同样被埋没的生活?
  室外冰天雪地,屋内觥筹交错。不经意间,我喝多了。
  ……
  下午三点,到家,躺在床上昏睡过去。
  一觉醒来,天已全黑。我揉着眼睛仔细回忆,刚才,是不是做了个梦?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