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转载]《大家文库》(第二辑)题外的话  

2011-08-23 19:40: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人,出版一些东西,动静弄得很大,也很会活动,自然各种经费也会源源而来,但是,这些所谓的“煌煌巨著”,除了极个别的人感兴趣外,大多都成了垃圾。据说,勃列日涅夫的亲信,大概是女婿吧,至少也是部级以上官员,有一次煞有介事的向其汇报,苏联部队的政治部准备编写他的讲话,让他们坚定什么信念之类的,勃列日涅夫很生气地说,这些东西,你信?不过是骗骗人哄哄人的,怎么如此不成熟?不长进?其女婿满面羞惭,无地自容。但是也有一些人,虽然人微言轻,但是默默做事,默默地为这个社会尽着一份心力,往大处说,是为了文化,往小处说,是为了充实,不浪费短暂的光阴。薛原,在青岛,听起来似乎很浪漫很美丽的地方的一家媒体为稻粱谋,但是,在完成工作之余,他不是张扬的做了许多事,比如,这套大家文库,这在有些所谓的出版人看来,要会怎样的炫耀和自夸啊,但是薛原没有。薛原提到的侯先生,一辈子酷爱聂绀弩,我知道侯先生高龄,有一年,在淄博,有一面之缘,但不知道,今年,这位老先生已经驾鹤西去了。薛原编选的文库,有钟叔河、流沙河、黄裳、杨宪益,如今又有了聂绀弩,吴祖光,王元化,台静农,书册已经悄悄的放在书店里了,等待着爱书的人,去细细阅读啊!

《大家文库》(第二辑)题外的话

    ——兼向侯井天先生遥寄“样书”

 

《大家文库》第二辑四种终于出版了,昨天我也终于见到了样书。

20112月接受青岛出版社相关人士的邀约,仍参与组编继《大家文库》第一辑之后的这套丛书,因为担心再像第一辑那样出版过程一波三折,先是满打满算问好了出版时间,作为一名喜欢书的副刊编辑,才敢越界向熟悉的师友约稿。

约稿先是熟门熟路,再一次绑定了南京的董宁文兄,请他编王元化和吴祖光两位先生的选集;又隔海求助蔡登山先生,请他编选台静农先生的书;很快蔡先生回复,说他手头忙着几本书稿,没时间,他给介绍一位专家,这就是秦贤次先生。并很快也得到了秦先生的支持。最后一本是聂绀弩先生的书,我自己来承担。

三月初,宁文兄和秦先生就已开始了书稿的编选,很快就反馈回文章版权的联系情况,就是都得到了所要选文的这三位大家的后人的支持,并表示很快就能提交书稿的选文。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中。

唯有聂绀弩集,选文不难,因为聂先生的书我搜罗大体完备,但联系版权还是摸不到路径。突然想到了编注《聂绀弩旧体诗全编》的侯井天老先生。只知道已过八旬的侯老先生住在济南,于是便找到了《济南日报》的同行,又同时发短信询问董宁文。分别得到了侯老先生的地址和电话。于是,便冒昧地给侯老写了一封信,还邮寄上一册我编的《谈文说画》,以做自我介绍。很快,便得到了侯老的信和电话,老人热情有加,详细告诉了我如何和清华大学的某先生联系,如何从他那里再找到聂先生外孙的联系方式等等。尤其是,老人还邮回了40元钱,意思是《谈文说画》的书款。此书的定价是32元。但老人给邮寄来40元。这很让我不安,因为是我送给老人看的,以便让老人了解我的情况。但侯先生在电话里说,你能邮寄来书就很好了,怎么能再让你破费呢。

过了几天,我电话里告诉侯先生说,我已经和聂先生的外孙方瞳兄电话联系上了,并表达我的感谢。老人说,你不用客气,只要是关于聂绀弩的书,他都愿意尽力的,只要能提供上帮助。最后,老人在电话里说:他想麻烦我一件事。我赶紧说:侯老,您请讲,不要客气。侯先生说:“等聂先生的书你们出版后能不能送我一本?”我马上说:“这没问题,侯老您放心,等书一出来,我就寄给您。”侯老接着说:“那我先谢谢你了。”

五月中旬,我编选的聂绀弩集是最后一本,其他三本已经有两本出来了一校的清样。紧敲锣鼓,快马加鞭,我们在之前说好的时间里完成了我们的编辑制作工作,然后便提交到社里去进入“审读”的程序。并信心满满地告诉宁文兄,让他放心,会在预计的秋天面世的(本来是说在八月,我的“经验”让我先给自己留了余地)……

七月下旬,突然得到八十七岁的侯老先生去世的消息,心里咯噔一下,真是遗憾啊,若是再晚一两个月,让老先生看到他想看的书……当然,这也只能是遗憾了。

比起《大家文库》第一辑来,相对来说,出版的过程要简单一些,琐碎的过程就不说了,因为作为局外人无法知道“局内”的真情,只能是在渴望中等待。

顺便说一下,许多读者以为,现在出书难,尤其是人文书出版难,是“政审”过关难。是出版的不自由等等。其实,出版的不自由是肯定的,否则我们也可以和海峡彼岸一样:几个人只要凑够了申请执照必须的注册资金就可以成立一个出版社,何必为了出版社的“终审”和“书号”等等备受煎熬呢。不过我想说的,许多读者不了解的是,现在的出书难,未必都是因为政审,我自己经手的经验让我知道,更多是因为“经济”的考量,这个经济上的考量其压力与政审上的更有过之而不及。我参与编辑的书中,仅仅因为“政审”无法通过的,其实寥寥可数,譬如林贤治先生的两本书:《中国散文50年》《中国新诗50年》,封面我们都设计好了,而且那封面很让我们得意:封面上都是一棵窜天的大树,只是那大树只有交错伸展的枝条,光秃秃的,没有一片叶子,尤其是,那伟岸的大树在天地间的存在形象是倒立的……人家说东边不亮西边亮,但林先生的这两本书,一直没能面世。但这样的例子实在不多,更多的是“经济”上的“终审”红灯。

书,其实更是商品。人文书,从销售上说,与销售一本“食谱”没有丝毫差别,但往往一本印制漂亮的“食谱”的利润要超过人文书。这就是差别。

……这些是“局内人”的内情,非我辈所能掌控。不说也罢。前些天看一本杂志,把100年前辛亥革命前的新闻又重新整理刊载,发现那个时候的新闻和言论表达的诉求,和今日真是似曾相识燕归来,太阳下其实没有新鲜的风景啊。

等待是需要时间的。

因为和宁文兄是书友,既然是书友,也就少了一些客气。收到他问询的短信,往往也是简单一句回复:再等等吧。

今年四月,我去了南京,去南京的目的之一,是当面向台北的秦贤次先生道歉。恰巧那个时间,秦贤次先生和蔡登山先生都要来南京,参加一个学术聚会。秦先生是第一次见到,秦先生非常和蔼,对我一次次“许诺”的出版时间的拖延,先生最后安慰我别放在心上,他知道内地的情景。在南京一个晚上的小聚中,宁文兄委婉和我说,他都理解,也无所谓,就是和老先生们的家人不好交代,说过的时间总是拖……最后宁文兄加一句:“当然既然我们做了,也只好如此,怎么办呢,没得办法。”近年来在内地出版了多本书的蔡登山兄很是了解在内地目睹的怪现状,给了我们很多的鼓励。

现在,这四本书终于出来了。依然是精装,手工锁线,圆脊。说实话,也许是期待已久,那期待的心情也时过境迁,喜悦早已打上了折扣,涌上的唯有一地鸡毛的琐碎和无奈……

 

附:

《大家文库》第二辑四种:

《酒旗风暖》,台静农著,秦贤次编。

《往事随想》,吴祖光著,董宁文编。

《思辨历程》,王元化著,董宁文编。

《对镜检讨》,聂绀弩著,薛  原编。

青岛出版社20115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