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樊发稼说茅奖颁奖  

2011-09-20 21:29: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欣赏盛中国的小提琴演奏表演,实在是绝好的艺术享受!坐在我边上的周明同志对我说:“发稼,盛中国和著名女指挥家郑小瑛原来是夫妻啊,你知道吗?郑比盛岁数大得多!”孤陋寡闻的我,对此毫无所知,也不太相信。今早我特意电询了郑小瑛形同姐妹的一位好友(也是我的同行、好友程式茹女士),终于得到了证实,在电话里和程大姐聊了半个多小时,令人万分感慨!小瑛今年83岁了,现在厦门定居。昨晚看舞台上的盛中国,好像只有50多岁,实际七十左右了,她的美丽的日本夫人,看起来只有40岁的样子!

 

   颁奖典礼的一个“败笔”,我以为是曹灿对5部长篇的片段朗诵。人们听了不知所云。又长,占时间多。我看见,一些与会者在曹后来朗诵时悄悄退场了。

 

    见到《白鹿原》作者陈忠实,他过来和我握手。我大声说:“忠实,你咋变白啦!”他未予接茬。他原来肤色偏黑,酷似老农,现在竟变成小白脸了。而且额头深重的皱纹也消失了,众皆称奇!上海作协主席叶辛和我握手言欢,我说:“你最近去我老家崇明活动啦?”他没听清,便和涌上来的别人拉手去了。(我是从家乡的《崇明报》上看到消息,叶辛十几天前参加了在崇明举行的一个新书(作者是崇明藉的郭树清)发布会。

 

    5部获奖作品,均有一位评委上台宣读约150字左右的“颁奖词”。由于字数太少,基本都是不着边际的评论好话。听了等于没听。

 

    整个颁奖典礼不够紧凑,时间过长。我和雷抒雁、冯立三等在21点40分左右悄然退场。我住得远,怕再晚了赶不上末班公交车;我回到南三环外的家,已近子夜了。(这届茅奖有500万元高额资助,昨天没给前来祝贺的文界精英【我不是】、特别是七老八十的无车族老人发一点车贴,颇觉意外。我以为这是作协某些同志不以人为本的缺失)

 

    进大剧院时,“安检”太严了。对我这么一个望八瘦小老叟,不仅随带的一个小公文包必须置于皮带机上检测,而且居然让我平举双臂(我正犯肩周炎),在我身上肆无忌惮地探测良久,连最隐秘的私处也不放过!在这里,人的尊严荡然无存!(机场安检,一看我白发苍苍,一般就让我通过)

 

    中国作协曾正式宣布,茅奖颁奖典礼一律在茅公浙江故乡举行。为何这届改在北京?——昨晚在会场有人小声问我,我说,你无异于问道于盲。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