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转载]时下传奇又一文  

2011-10-24 09:45: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几个朋友在一起,秋雨绵绵,左近外秦淮静寂无声,闲谈间,说到韩石山针对黄裳的文章,不胜感慨。沪上黄裳,今已年过九旬,但文章仍旧不减风骨锐利;太原韩石山,也多有文章,见其关于铁凝、蒋子龙、谢泳等人文章,不知道说什么好,尤其是关于铁女士。鲁迅所谓“粪帚文人”,如我孤陋,虽不知确解,但应该不是好话。黄裳“骂”姚雪垠,奚落葛剑雄,争执张中行,辩论柯灵,这些人,有的默然,有的作古,韩石山被称为“粪帚”,也是一种荣幸。此文,是武汉一书友所写,如果说,的确是因为黄裳先生因为夫人患病,不要说什么手札,即使万贯家私,又有什么不值得变卖啊?这样的事情,又有什么可说三道四的啊!但王的说法,有依据吗?
原文地址:时下传奇又一文作者:王成玉
偶然在近期《文学报》(电子版)的“新批评”上,读到一篇韩石山先生的大作《我与黄裳先生的是是非非》,真个是“粪帚文人”。你是谁,黄裳先生与你有什么“是是非非”,自作多情也。文章开篇说:“这篇文章里,我仍称黄裳为黄裳先生。道理先前讲过,我可以不尊重黄的人格,却不能不尊重我的良好的教养。”接下来细数与黄裳的“是是非非”。整篇文章东扯西拉,还说什么文章比黄裳写得好等等。自恋自大,自以为是,可笑而不自量。先前在《包商时报》有《这件事情该怎么办》一文,此篇又重复拉扯,改头换面,似有赚稿费之嫌,亦自欺欺人也。我在“夜读偶记”之《胡适书评序跋集》一文末段说过:
写到这里,顺便插一段闲话。简而言之是昨天上午收到《包商时报》(一百零一期),发现有韩石山先生的大作《这件事情该怎么办》。文章开头说:“黄裳先生在《时下的传奇》一文里,借鲁迅的话,说我是‘粪帚文人’,不光我是,我的嫡祖也是。他的文章,我另有回应,这篇不是,是由此而想起了另外一个话题。这篇文章里,我仍称之为黄裳先生。我可以不尊重黄先生的人格,却不能不尊重我自己的良好的习惯。”接着往下读,正所谓“奇文共欣尝”也。作者用三千字评说了黄裳卖藏品的故事,他认为特别不能卖的,一是张充和的书法精品《归去来辞》,二是胡适的书法精品《贯酸堂的清江引》,据说此中有一段传奇的故事。关于此事,曾议论纷纷,但到底是人家私人的事,愿打愿挨,与他人无关,也谈不上什么“人格”和“骨气”,所谓“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于是,“几年间没有动静”。怪就怪在黄裳先生在《时下的传奇》里,说他是什么“粪帚文人”,于是又出现了一个新名词:大陆格。因韩先生语焉不详,就不说了。记得黄裳先生卖藏品一事后,他的女儿写过一篇长文,介绍了一些经过,很多网友看过之后,纷纷留言,表示理解并同情黄裳先生,原来黄裳的夫人得重病急需医治,而黄裳乃一介文人,储蓄不多,其夫人的单位属集体企业编制,并不能完全享受全面医疗费用,如果是公务员或事业单位,也许就没有问题。一时情急之下,只好变卖藏品为夫人治病,而治病救人乃第一要义也。黄裳夫妻伉俪情深,卖什么不卖什么,好像与“人格”无关吧。就这样一件事,韩先生在几年之后,因一句“粪帚文人”而大做文章,真乃“文坛刀客”也。然而“刀”向何处,又乃谁家之“客”?如果说与黄裳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有不同意见等,任你怎样论争都可以。但我以为,至少在这一件事上,韩先生有失温柔敦厚之风,为什么韩先生对当今文坛诸多事件一言不发,例如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等。想到前辈大师胡适和梁漱溟,不知感从何出,真的是“社会上什么人都有,文化界不会什么人都没有”。
今日细读韩先生大作,对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下手如此之狠,还标榜自己有“良好的教养”,真乃时下传奇又一文也。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