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追怀王均大校长  

2012-01-30 15:57: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岁渐长,不知不觉已经向半百之年逼近了。每到年底,就有莫名的恐慌萦绕,情绪在喧嚣的蝇营狗苟中,黯淡,无助,莫可言说的荒芜,空旷。辛卯年的腊月时节,和家人通电话,才知道,王均大校长于1216日去世了.我一阵愕然:他年龄不大啊,也就七十出头的样子,如今的医疗条件,怎么会如此突然就遽归道山?

春节回家过年,漫步叶县高中校园,往昔低矮的房舍基本上荡然无存了,楼房鳞次栉比,河两岸都是教学楼,散布在麦苗青青的旷野中,有点突兀和不协调,据说母校已经有近万人的规模了,只是经年的梧桐树、高大伟岸的白杨树仍旧在冬春的寒风中傲然耸立,静静地瞩目着在这里来来去去的学子们,让人依稀可辨三十年前母校的旧时模样。三十年前,我们这些乡村的放牛娃柴火妞们,徒步百里,来到昆阳古城的西南一隅的叶县高中,这所静卧在莽莽荒野中的一处幽静的校园里,开始为自己不可知的未来埋头拼搏寒窗苦读,这里成了多少昆阳乃至附近县邑子弟改变人生的重要阶梯和起点啊!似乎是在看上去很有气势的带有长长走廊的学校教导处门前,新入学的我们在很崇敬的聆听戴着军帽虽然矮小但很精神的教导主任的讲话,无非是王蒙楼考上清华的传奇温立新超出常人的颖异,叶县高中人才辈出的英雄过往,但我们心目中,也许受父辈的影响,虔诚膜拜的是杜大纪的博学仁厚董志义的潇洒好酒尹建堂的细致认真,更有校长段发展的一生传奇。正在众学子聚精会神间,忽有一人,豹头环眼,气象庄严,短袖衬衫,昂然而过,教导主任急忙停止讲话,趋步上前:校长,请您讲话!此人连连摆手,用很浑厚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很断然地说:不讲,不讲!众学子敛声屏气,大都以为是段发展,不愧是解放初十九岁当区长的老资格,好大的气场,好威严神壮指挥若定的气概!站在身边的女同学高文说,不是段校长,是副校长王均大,排名还在我爸爸后面呢!后来才知道,高文的爸爸叫高印堂,的确也是副校长。王均大校长的宿舍兼办公室隔个校文印室,就是我家蜗居的所在,但每次看到他,我都是退避三舍,绕道而走。

当时的学校“政局”似乎有点动荡,正处于新老交替的关键当口,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县城中学,但文革的思维改革开放之初的观念僵化受尽凌辱甚至是在死亡线上侥幸幸存下来的诸多老教师的心有余悸,当然也有在历次运动中特别是文革期间吃尽苦头如今似乎可以吐气扬眉者之间利益分配的不均等因素,斗心钩角,鱼龙混杂,老校长段发展身处其间,很难作为,也很难超脱。而王均大校长的妻子,段申眉老师,据说是段发展的表妹。老校长段发展过继给自己的舅舅段语禅,段语禅曾经是解放前叶县的县委书记,段申眉是段语禅的女儿。当年的所谓“段派”、“纪派”则分别是以段发展的堂舅段永健和以纪登奎的同姓纪中良为首,曾几何时,“段派”、“纪派”涉及叶县多少家庭多少学子恩怨连绵藕断丝连啊。王均大校长与段申眉老师结合之前,都有感情经历,都或者因时代的原因或者阴差阳错的捉弄,而最终在患难中生活在一起,此后,他们有了一个儿子,也是王均大校长唯一的嫡亲骨肉。

某天晚上,大概是深秋时节,已经有了凉意,下了晚自习,我路过校长院门前回家。见一中年女人在门前,很不耐烦地走来走去,她看我过来,马上拉住我,很武断地说:你进去,把王均大喊出来!我大吃一惊,连退几步,怯怯地说:你是?她很急切地说:我是他老婆!因为王均大、段申眉都是我父亲的老师,她这样一说,我赶忙说:你是段老师?她立即问:你怎么知道?我说了我父亲的名字,她脸色缓和下来,一连串地问:你是老几?叫雷还是叫雨?在这里上学?几年级?我一一作答后,她又催促我:快进去,喊他出来。我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推门进了院子,拾级而上,只见王均大校长和段发展校长正面对而坐,都很严肃,气氛似乎很凝重。他们见我进来,很是惊愕。我连忙语无伦次地说:王校长,门口一女的找你,也许是段老师?王校长头也没抬,说:知道了,你去学习吧!我落荒而逃,到了大门口,段老师还要拦住问我,我连忙边说边走:给王校长报告过了!回到家里,告诉爹娘。父亲说:段老师几十年来还是脾气难改啊!

此后,不久,似乎是一个全校演讲比赛,我也滥竽充数其中。比赛结束,王均大校长难得一见的笑着说:讲得不错。这四个字的评价,让我得意兴奋了好一阵子。紧接着,学校领导班子改组,尹建堂老师接任校长,王均大低调县教育局任局长。估计一年左右,消息传来,王均大调离叶县,到平顶山市一中任校长。此后,我考学蹭蹬,颇多不顺,到南京读大学后,又忙于生计,很少再听到王均大校长的消息。

后来,听爹娘说,他们去探望王均大校长时,他还问起我的情况,让我很是惭愧。而最为令人难过的则是,王均大校长的儿子,年纪轻轻,因车祸而撒手人寰,此时丧子之痛,让老校长情何以堪!

王均大校长沉默寡言,三缄其口,不知他有追述平生的文字存世否?只是听说,他出身漯河堰城世家,庶出,有一哥哥在黑龙江富拉尔基工作,叔叔是民国时代河南国立图书馆馆长,云云。

老校长毕业于河南大学,仪态伟岸,不苟言笑,据说,他告诉自己的学生,不留骨灰,撒到黄河里去。老校长为家乡的教育事业辛苦操劳了一生,如今,突然辞世,令人实在伤心难过。

老校长,安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