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津门淘书琐记  

2012-12-19 16:06: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睦南道上山海楼侧一小巷,大概是金林村,庭院深深处,是张兰德旧宅。说张兰德,大家可能有点陌生,但是一说小德张,大家就会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当年在慈禧太后跟前红得发紫仅次于李莲英的大太监吗?正是此人,小德张在慈禧太后跟前呼风唤雨,很是威风,但慈禧太后在1908年一命呜呼之后,许多人以为小德张不会再那么神气了,谁知道平庸无能的隆裕太后对小德张更加依赖和百依百顺,小德张也就更加飞扬跋扈嚣张异常。据说,谷开来对王立军也是相当依赖,王立军还是谷开来医疗组的组长,难道成了什么局的委员的夫人都还配有专门的医疗机构?王立军董医吗?如果这些纯属《南都周刊》道听途说信口雌黄,孔庆东司马南司马平帮李希光者流为何不跳出来加以驳斥啊?当年伺候林彪的医生,据说也是高度紧张,因为事关国家机密啊!毛泽东逝世的时候,许世友不是声称有人下毒吗?看过一本《病夫治国》,这些在场面上神采奕奕顾盼鹰扬的政治人物,却原来大多都是外强中干的病夫啊!查韦斯看起来气壮如牛,不是还要三番五次去哈瓦那治病吗?小德张好景不长,大概四年之后,天翻地覆,辛亥革命,隆裕太后撒手人寰,光绪的所谓四个贵妃主掌后宫,算是“联合执政”吧,没有了绝对权威,这四个贵妃瑜、珣、瑾、瑨觉得当初小德张眼中只有隆裕太后,不拿我们几个当一回事,如今有你小德张好看?已经是老油条的小德张一看大势不好,立即溜之大吉,投奔辫帅张勋,静观一段时局,觉得四个贵妃的势力范围也就在紫禁城内,自己当年中饱私囊,但也趁机结交了不少人,便悄然潜入津门,起房造屋,乐得逍遥起来。小德张到了天津之后,当然也会回想当年的繁华如梦气焰熏天,自己虽然是个太监,但是多少王公大臣总督巡抚对我客气有加?区区上将算个鸟?老子正眼都不会瞧一下的。一朝天子一朝臣啊,还是过自己的小日子吧,不是也已经风光过了吗?自己十二岁入宫,三十岁混上“回事”太监,至少也是司局级吧?后来简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的高峰体验岂止是十年或者十三年者所能相提并论?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孩子啊,过继过来的哥哥的儿子真是太不争气,吃喝嫖赌,花天酒地,真是不成器的东西,孙子张济和与张勋的儿子张梦潮、李纯的儿子李子舟、段祺瑞的儿子段宏业经常在一起鬼混,无非是捧戏子,狂窑子,打麻将,能混出什么名堂?我所遇到的张正华老人,也许就是张济和的女儿吧?张正华的丈夫张廷信是张作相的五儿子,他们家在重庆路上的旧宅,说到他父亲是有一句“拒绝出任日伪职务”,这让张廷信多少感到一点安慰。这一对已到风烛残年的老人,在风雪之中,细声慢语说着陈年旧事,真有点如梦如幻之感。

   离开睦南道,毫无目的,信步乱走,突然兴起,想去所谓津门的古文化街看看,只是五年前去过一次,大概在所谓“东北角”吧?走到天津的南京路上,热心的天津人唯恐我走了冤枉路,反复指点,叮嘱再三,令人感受到久违的古道热肠,这在上海滩怎么能够?到了古旧市场,人倒不算稀少,但也许是天寒地冻雪花纷飞的缘故,摆摊有点勉强,转了几家旧书店,灯光灰暗,店小人稀,似乎预兆着实体书店的来日无多。网络上流传着哈佛书店的一个流水牌:在这里找到了,在这里买我,让我们生存下去!这样的不无哀求的潦倒穷愁,令人徒唤奈何!买了几本文史资料,心想在大雪纷飞之时,冬夜漫漫,就着灯光,躲在房间里,翻看这些闲书,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啊!还看到了郭小川的《郭小川诗选》,想起在家乡小学,看到父亲的教案上曾经抄写过郭小川《团泊洼的秋天》片段,记得最牢的是这样一段:

秋风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高粱好似一队队的“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视察;向日葵摇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密集的芦苇,细心的护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不在房顶上吱喳;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秋凉刚刚在这里落脚,暑热还藏在好客的人家;秋天的团泊洼啊,好像在香甜的梦中睡傻,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

   这一段朴素无华的诗章,让我欣喜异常,读了几遍,就会背了。还记得我把这首诗背给同班的一位女孩子听,她只是仔细地听,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默默地埋首,脸蛋红红的,秀丽的长发微微颤动。如今,她的孩子也已经读大学了,她还能记得在乡村小学的破瓦房里给她背诵郭小川诗歌的旧事吗?

   看到计六奇的《明季南略》、一个俄国人写的《巴尔扎克评传》,宋衍申写的《司马光传》、高放写的《普列汉诺夫传》,还有一本《情爱论》,就都买下来了。也看到《方纪文集》,据说马悦然还是陈安娜正在翻译他的《长江行》;也看到马识途的《清江壮歌》,马识途的《让子弹飞》让姜文得意非凡,电影热映,大家才知道这位作家还健在,生活在成都,据说这位已经九十八岁高龄的老作家仍旧有新作问世,但掂量一下,方纪和马识途的书,就都放下了。看到漓江出版社的《静静的顿河》,还有人文社的《静静的顿河》,反复斟酌,还是买了人文社的,此前,在北京报国寺曾经买过五十年代出版的《静静的顿河》,竖排本,还是太喜欢关于河流的文字啊!

   回到五大道的大理道,天已经完全暗下来,大雪却更放肆地挥洒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4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