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凤凰传媒》卷首语  

2012-02-15 17:10: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壬辰新春已至。躲在古城墙边的小楼里看稿读书,绕室盘桓,忽想起只言片语的几句词: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稍微敏感的人都会体会到当下的出版传媒业正遭逢大变革、大动荡、大挑战、大机遇的微妙时刻。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有关方面曾提出先出台《出版法》,再出台《新闻法》,以使改革有所遵循,这一主张据闻也得到了中央书记处有关领导和人大委员长的批示同意。但此去经年,立法虽然杳如黄鹤,但依此顺序,出版业的局部改革推进却先于新闻业而在痛苦彷徨半推半就之中踏上了不归路。悄然间,数十年风霜雨雪飘然而逝,加之形势所迫,技术日新,教育路径依赖的举步维艰,网络化、数字化赴面而来,出版业格局为之巨变。企业化、集团化、数字化、国际化、大众化、多元化,凡此种种,都成为业内炙手可热的关键词。在此大背景之下,地处扬子江畔江南膏腴之地的凤凰集团应运而生,经十年生聚,十年发展,“业界魁首无他姓,海外群雄有我名。”而辛卯年末的 十一月初六,以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登录上海证券交易所为标志,代码为“601928”的“凤凰传媒”股票正式挺立在波谲云诡瞬息万变而又颇具中国特色的资本市场上。八年求索,终成正果,锣声响过,凤凰人站立在空旷冷清的上交所交易大厅里,往事依稀混似梦,都随风雨到心头。想来各位同仁也许既有成为目前大陆文化产业资本市场上的翘楚而深感自豪与兴奋,更有展望茫茫来路任重道远的忐忑和惶惑。编书校书发书的出版人跻身资本市场与每个细胞都散发着投机算计的券商为伍,真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慨啊!

在当下这样的一切皆有可能的时代,我们见证了太多的潮起潮落人亡政息,也见识了太多企业的灰飞烟灭一朝倾覆。曾几何时,柯达风光无限,睥睨群雄,如今土崩瓦解,仅留废墟荒丘;船王包玉刚曾作为海外浙商的骄傲,纵横捭阖,羽扇纶巾,快意恩仇,何其得意春风,而今安在哉?多少人追求基业长青,期望永续辉煌,但“国无千载,家无百年,世无三代”,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与时俱进顺势而为而已。基于此,凤舞十年之后,陈海燕董事长提出凤凰集团要锻造成为由研究型领导、思想型团队引领的学习型企业,可谓一语中的,切中要害。

如何学习?怎样学习?如何思想?怎样思想?如何研究?研究什么?这些都是庞大无硕的重大课题。年前,在法兰克福看到那个旁若无人的机器人风雨无阻地矗立街头,恪守规律有板有眼一直劳作,任凭风卷云舒花开花落,但这样的“老黄牛”,似乎也受到了马克思的质疑。马克思在比较了当年德国较之英、法比较落后的现状后指出:“我们也同西欧大陆所有其他国家一样,不仅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而且苦于资本主义生产的不发展。除了现代的灾难而外,压迫着我们的还有许多遗留下来的灾难。这些灾难的产生,是由于古老的陈旧的生产方式以及伴随着它们的过时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还在苟延残喘。不仅活人使我们受苦,而且死人也使我们受苦。死人抓住活人!”马克思所谓的“死人抓住活人”,就是指旧的意识形态的束缚和阻碍。凤凰传媒虽然是新生企业,但更是半个多世纪在国有体制下生存的旧企业,我们的束缚和阻碍又在哪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需要喜鹊的顺言欢语,更需要猫头鹰的仗马之鸣。比如,大家都说企业家精神的核心在于冒险、创新、永远进取、决不言败。而冒险就是要探索未知领域,就是要创新发展路径,就是要容忍“异端邪说”。但我们的文化氛围允许这样吗?求稳怕乱,一团和气,官本位,潜规则,嘲笑失败,得过且过,不胜枚举。看看报考公务员队伍的火爆和下海创业者的冷寂,就会让人心生感慨,百思难解。一个企求稳定安逸恐惧冒险忧虑现世安稳的氛围,何以奢谈不懈创新永葆生机活力?再比如,我们需要团队精神、集体主义,但也应该探讨在哪些领域需要充分发挥个人的独创性?有个性的图书,契合受众的出版物,别出心裁的营销神话,难道不需要独创性而能够唾手可得?

如今网络普及微博遍地,纸媒的生存空间也被日削月割,举步维艰。但我们还是根据领导的要求,顺应员工的呼声,不惴浅陋,创办这样一份小小的内刊,为大家提供一个资讯平台、学习平台、交流平台。至于如何才能办得有点意思,有点生气,有点活力,全赖各位同事的尽心帮衬,群策群力。更何况兄弟同行也都领先于前,杂花生树,各展所长,让人顿生见贤思齐的感奋。

还要罗嗦一句,想起恩格斯140年前的一句话,断章取义仅仅作为对赐予《凤凰传媒》编辑部大作的一份企求:“老的套话变得没有意义,老的口号已被推翻,老的万应灵药已经失效了。各个阶级的有思想的人,开始看到必须开辟一条新的道路。”卢斯当年创办《时代》周刊,称自己是在一个小小的战壕做着改变历史的大事,我们没有这样的狂妄与雄心,但也不敢忘记费路奎所言“出版是小行当但是大事业”的遗训,在这小小的园地里,尽我们的一份心力。

一份小刊,匆匆草创,难免千疮百孔,破绽多多,衷心期待您不吝赐教。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