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母亲曾经到海南  

2012-05-29 23:31: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到海南,也是酷热难当。母亲就说,记不清是在1961年还是1962年,曾经到过海南,在海口住过一夜,要到二舅所在的农场,途径此地,但目的地究竟在何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母亲印象深刻的是,在途中,遇到过一个疑似女骗子,类似人贩子之类。母亲虽然是第一次出远门,但毕竟是中学生,并不会上陌生人的当。每每提及的是,海南岛的大榕树郁郁葱葱,椰子树伟岸挺立。水果比较多,而海南岛的农民也大都懒散悠闲,在路边画地为局,碎石为棋,很是舒适地逍遥自在,与中原大地的满目凄凉,民众浮肿虚弱,形成强烈反差。妈妈看到的,也许仅仅是局部的个别现象,当时的海南岛,也许仅仅是比内地稍微好一点而已,至少饿死人的惨剧,不会像内地诸多省份那样骇人听闻吧。

   50年前的中原大地,应该是在吴芝圃掌控之下吧,根据被公认为权威的杨继绳的著作《墓碑》,对当年饿殍满地的惨状,有挂一漏万的描述。仅信阳一个地区,饿死人数,据说就超过150万。近年来,有许多良知未泯的人,不断著文,追问那段不容回避的历史。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初中毕业的母亲,跟随我的二舅妈,千里迢迢,自河南中部的一个小小村落,徒步跋涉,从漯河乘火车,一路风尘,到湛江下车,等待换乘轮渡,跨海过江,在海口滞留一晚,再乘长途汽车,经屯昌,到琼海,赴定安,目的地是一个农场,唤作中瑞农场。从中原腹地,到天涯海角,千里寻亲,只因为抗美援朝归来的二舅复原到这里落户。母亲不辞辛苦而来,实在是缘于当时家中几陷绝境,也是希望寻求一线生机吧。

   二舅参军,应该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前期,说不清楚是杨得志还是杨勇的队伍,根据我们所在的地域,作为一个普通的士兵,他也许是在杨得志的部队,参与了抗美援朝的后期作战。朝鲜归来,二舅就来到了海南岛一个橡胶农场。也许当时的最高层,不无借鉴新疆建设兵团屯垦戍边的意味。我在地图上反复寻找,弄不清农场是在屯昌还是在琼海,也许是在定安,打电话问二舅家的儿子,才知道是中瑞农场,应该在屯昌、定安、琼海三县交汇之处,离母瑞山革命根据地不远。从行政区域上看,应该是定安县。二舅在海南究竟几年,说法不一,有说十年,有说五六年,二舅家的二儿子就出生在海南。母亲说,我的外婆也来过海南。当时的海南岛归广东管辖,据说,当时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很紧,要提放阶级敌人破坏,还要警惕台湾的蒋介石“反攻大陆”,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味道,外婆在这里据说时间不长,就回老家了。外婆不可能知道,50年前的中国,因为一个著名的“七千人大会”,因为高层的政治分歧权力争斗,此后再无宁日,直至十年文革。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二舅所在的农场,曾经有函件到老家,说是落实政策,二舅可以再返海南,大概要承担什么费用,二舅就无奈放弃了。我的三表弟来看过,找过二舅的档案,但据说因为台风,档案已经散失了。但是,当年和二舅在一起的战友还在,似乎叫王善堂,王善堂有两个儿子,一个叫王浩斌,一个叫王什么,也不知近况如何。

   今年,二舅去世了,静静安卧在淮河的两条支流汝河和湛河汇合的地方。海南1988年独立建省以来,也是风风雨雨,近来总算步入正轨,有点新的气象,不料,一些邻国在某些大国的煽动之下,又在上下跳梁,让人担忧。这些看似是军国大事,实际上,也在强烈影响着升斗小民的心理。二舅妈,北方称呼妗子,姓席,也已经去世经年了。二舅家的大表哥、二表哥,也都不在了。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小人物,淳朴、敦厚、善良,与世无争,在时代的大动荡中如浮萍一样,难以把握自己的命运,也就这样寂寂无名归于尘土了。

  人生就是开往坟墓的列车。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