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李维汉厌恶陈赓  

2012-05-31 10:23: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赓更火了,大声训斥道:“这么大的事,未经我同意,竟敢以我的名义给彭副主席写报告,彭老总把我狠狠地训了一通。”

这时,粟裕办公室的一位秘书一脸羞愧地走到陈赓面前低声说:“报告是我写的,盖了你的章子送给彭总的……”

没等他讲完,陈赓便大声批评道:“你的胆子太大了,这么重大的事儿,不经我同意,竟敢以我的名义,给彭副主席写报告。你不是在骑着我的脖子上拉屎吗!……”陈赓狠狠地把这位秘书批评了一顿。

因为当时粟裕外出疗养,由陈赓代总长。粟裕的5个秘书都到陈赓这里来请示工作,有一个秘书就自作主张,给“报告”私盖了陈赓的图章。

李维汉厌恶陈赓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在陈赓的履历表上,可以看到他很少任副职,从连长、营长、队长、校长、旅长、师长到司令员,都是正职,后来任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哈军工的院长兼政委,身兼军政一把手,是个说话就算数的高级指挥员。担任副总长后,虽然领导的部队范围大了,许多事都需要他出面协调,上呈下达,配合中央军委和总参谋长把工作做好。陈赓还是勤勤恳恳为党工作,“不邀功,不诿过”,勇于承担责任,完成好各项任务。

陈赓任副总长后,分管作战工作。一个星期六晚上,粟裕总参谋长要总参作战部出面宴请苏联专家,作战部顾问鲍尔铭少将等人去全聚德吃烤鸭,作战部王尚荣和贾若瑜陪同。正在这时候,华东军区要给一个师进行嘉奖,新华社要发表这条消息。于是,他们给作战部值班室去电话,要求作战部对这条新闻报道提意见。值班室把电话传到了全聚德餐厅,由于当时不便在这种场合处理公务,作战部的人就要值班室转告新华社,请他们把这个新闻稿送给陈赓副总长审阅。送稿者在陈赓身体有病已就寝后才送到,而且说这则新闻稿是经过作战部同意后才送给他的。陈赓以为公开的新闻稿既然作战部已看过了,他相信作战部是会把关的,随即答道:“既然作战部看了,就可以了。”

第二天,新华社发布了这条消息。刘少奇看到后,立即给粟裕打电话询问此事。并严肃地指出:中央军委已经有过决定,对师级(含)以上单位的表扬,只有军委才有这种权力,大军区级无权批准。他要粟裕查询此事。粟裕当即查询作战部,方知该事原委。这时作战部领导和有关同志立即表示对这件事承担责任,陈赓马上表态说此事是他同意的,应由他承担责任。粟裕则说他是总参谋长应由他承担责任。出了问题,领导争着承担责任,充分体现了共产党的优良传统。刘少奇知道后说:“你们这种精神很好,今后注意就行了。”当时领导们真诚主动地承担责任的精神,对作战部的参谋们有很大的教育作用。

陈赓对中共中央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对中央军委的指示决定,一贯是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坚决贯彻执行。对上级交办的每一项具体任务,都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竭尽全力去完成。

为了准备一份报告,起草一份文件,常常是饭顾不上吃,觉顾不上睡,废寝忘食地工作,他常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事情办好了,饭才吃得香,觉才睡得甜。”为了不误上级交办的事,他一再向秘书们交代:“凡是叶子龙(毛主席办公室秘书)、郭英会(周总理的军事秘书)、彭德怀办公室和各位军委副主席办公室等上级领导部门打来的电话,交办的事情,一刻也不能耽误。”有一次,陈赓从外面开会回家,车刚停稳,正准备下车吃饭,早已等候在门口的任金池秘书,迎上去向他汇报:“下午六点多,郭英会同志来电话,要您去一趟,周总理找您……”还没等秘书把话说完,他立即驱车直奔中南海周恩来总理的住处。

1953年,高岗、饶漱石结成反党联盟,进行分裂活动。那一年,陈赓到大连出差,高岗专程来看他,找他谈话,高岗知道陈赓因为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和几位领导人的看法不太一致,企图利用他们有不同意见拉拢陈赓,一起反刘少奇、安子文和薄一波。高岗谈完就走了。陈赓立即打电话报告周恩来,高岗举动很不正常。

不久,在中共内部高层领导的一次会议上,有人提出,高岗想拉拢陈赓。周恩来马上站出来说:“第一个向我报告高岗野心的是陈赓……”周恩来在会上讲清情况后,薄一波和陈赓立即消除了误解,两个老战友的关系更加融洽了。

陈赓对党忠诚,周恩来是胸中有数的。据宋时轮回忆:

长征中红军一方面军将要同四方面军会合,陈赓说:“张国焘这个家伙,不是好家伙。”要大家注意。后来周恩来见到张国焘,张国焘要扣留陈赓,说:“陈赓是蒋介石的人,是特务,叛徒。陈赓被俘时,蒋介石找他谈过话,陈赓还救过蒋介石的命。”周恩来很清楚这段历史,一听笑了,没理他。当时的干部团有这么一批子人,包括董老、成仿吾、徐老、冯雪峰、萧劲光、许采风,还有李一氓、郭化若等。萧劲光消息灵通得很,他是上干队队长,被判了无期徒刑,郭化若是永远开除党籍的托派人物,政治教导员许采风原先是陈独秀的秘书。当时董老对陈赓好得很,告诉陈赓,要他注意张国焘。一方面军与四方面军会合以后,不知是周恩来告诉了毛泽东,还是毛泽东听谁说了,毛泽东找到陈赓,要他离开,避风险,开始调到总部,后来又调到一军团林彪那里。为此,四方面军的参谋长李特专门来打听陈赓到哪里去了,宋任穷、莫文骅都知道此事。后来陈赓讲,他把张国焘详细情况报告了毛泽东和周恩来,毛泽东说:“知道张国焘这个人是老右倾机会主义。”同四方面军分裂时,一方面军传达要走,萧劲光、莫文骅等同志说:“等一等看。”陈赓说:“赶快走!”态度很坚决。我这时还在干部团,遵义会议以后,我没有尾巴了,自由了,但仍是留党察看的人。当时陈赓处境已经很危险了,他还是偷偷摸摸回来,把干部团队伍带走。遵义会议时,不但博古、李德,而且罗迈也对陈赓深恶痛绝。为防止会议有意外发生,周恩来命令陈赓率干部团保卫会议,说:“你应当像在上海保卫党中央那样保卫这个会议的召开。”陈赓率干部团保卫遵义会议能够顺利地召开,建立了历史的功勋。长征路上的这几件事情,反映了陈赓作战勇敢坚决,对党绝对忠诚,始终坚持在毛泽东的领导下贯彻正确的路线,坚决执行党的决定。

(摘自《陈赓传》,作者:《陈赓传》编写组,出版:当代中国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1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