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从《实话实说》到《非诚勿扰》(刘三田)  

2012-06-20 17:35: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先说《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在崔永元之后遇到的最棘手的问题是,主持人换了,节目中的实话该怎么实说?

      《实话实说》面临末位淘汰之险已久,曾经响起一片“倒和”(主持人和晶)声,有人问为什么不换一个主持人,当时的负责人很无奈地反问了一句:在央视现有的主持人里,你还能推荐一个更能够在节目中说人话的主持人吗?这里所谓的“说人话”,无外乎表达了对《实话实说》节目宗旨的悍卫。

      在《实话实说》前面有一串定语: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类谈话节目。要不偏离这串定语,又要实话实说(说人话而非官话)是件不容易的事,更何况崔永元又造了座金字塔耸在那里。

      对于后来的主持人,复制崔永元注定要失败,超越崔永元实在办不到,应该说和晶敢接这单活实为侠女。

      《实话实说》制片人海啸一直向各位策划强调,要根据节目组现状出发,节目要在形式感上先声夺人,以形式带动内容。当时,我对海啸的这一主张十分不解,甚至有些反感。但我知道他一直企图寻找一种节目形态,一种让主持人和嘉宾在交流时可以自由轻松无障碍的固化形态,在他的理想中,当这种节目形态出现时,这个节目将不再依赖于某个主持人的功力,也不再依赖于偶尔出现的杰出嘉宾的魅力。

      但遗憾的是,直到《实话实说》真的被末位淘汰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节目组也没有找到这个理想中的节目形态。寻找这个节目形态的过程有些像《二十二条军规》。

      再说《非诚勿扰》

      最近看了江苏卫视当红节目《非诚勿扰》,突然领会了当初海啸强调的“形态”,简单、程序化、易操作,从一个具体的小的话题切入,却可容纳无限广阔的话题,从而演绎真正的百态人生。这个理想化的节目形态,在《非诚勿扰》中得以体现。

      应该说海啸当初已经敏感到谈话类节目应该有一次对“小崔范式”的突破,这种突破就是下一个好看的谈话节目将属于彻底的真人秀而不再仅仅属于主持人。可惜的是,这个“突破”的大前提一定是市场功能为先导,平民百姓为主体,这两点都只能让其望洋兴叹。央视节目承担着宣传教化任务,节目中出现的人物无论好坏都一定是“典型”人物(这有点像文艺创作,符合延安时期提倡的文艺创作方向)。

      面对目前电视化全民大相亲的时代文本,各位社会观察家们该如何解读这一炫目的文本?

      《非诚勿扰》给出了一个可寻答案的文本,择偶观集中体现了当代青年人的价值观和精神面貌。当代的年青人到底在想什么?共青团组织、学生会及相应的社会组织或机构集体失语,而《非诚勿扰》及其它相关节目却提供了一幅正在打开的反映当代青年人面貌的《清明上河图》。

      把电视舞台还给平民百姓,让主持人关注每一个个体生命的喜怒哀乐,让每一个个体的生命在这个舞台真实地展现自我。《非诚勿扰》似乎很轻易就做到的事,实则是不易而且重要的。来这个舞台的人不是先进人物,不是好人好事,不必能歌善舞、不必会讲心灵鸡汤、不必会拨经摸脉、也不必送上可治百病的绿豆汤,这个节目表现出的坦率、勇气、娱乐精神和求实态度都让我对这个节目肃然起敬。

      时代确实在进步,崔永元时代,全国人民都看着小崔一个人怎么实话实说;《非诚勿扰》时代,全国观众跟随《非诚勿扰》开始了无主题变奏。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