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与王蒙聊天  

2012-06-27 12:00:00|  分类: 王蒙,镇南,中国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份的最后一天,乘飞机赴银川参加全国书市。刚坐定,空姐说,有一王部长马上到,正疑惑何方神圣,待抬头瞻望:这不是王蒙先生吗?于是便趋前致意问候,方知王蒙先生自铜陵到徐州转盐城过安,仆仆风,马不停蹄,现在又要飞临银川。据说,安徽文艺出版社要借机推出他的新书《中国天机》,他还是本届全国书市的形象大使,还要出席什么高端访谈纵论阅读与文化传承既未来生活什么的,王蒙先生真是万机日理行色匆匆啊。

散漫杂乱地聊天益无拘无束,海阔天空地话题乱扯点到为止。王蒙说刚到盐城,我还以为他是出席胡乔木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他摇摇头予以否认。由胡乔木跳跃地想到曾一度与王蒙颇为“亲近”的曾镇南,还有他的《王蒙论》,王蒙很惊讶于我还能提到这个人,也说此人文字不错,也很聪明,但风向一变,就对王蒙搞起“小动作”了。王蒙并没有回应曾镇南的种种作为,只是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曾镇南如今似乎很少写文章了,还被女人们耍弄几回,也许受了点刺激,再无操持文墨的心境?又说到当年邓力群嘲笑胡乔木,时作国务院研究室主任的胡乔木看邓小平再度被打倒,认为邓无东山再起的机会,而自己一生忠心追随毛泽东,毛泽东撒手归西,自己到现场凭吊寄托哀思的机会都没有,便五内俱焚,肝肠寸断,辗转反侧痛下决心便向江青写了一封言辞恳切请原谅的信。谁晓得,江青也是自身难保,没有几天就成为俎上鱼肉了。胡乔木致信汪青也就东窗事发大白于天下,邓力群不无讥讽地说:老胡,你反水,也不打个招呼?倒是邓小平洒脱爽朗,不以为,还让人带话给胡乔木不要背包袱,不失大政治家的雅致风度。胡乔木之与邓小平,曾镇南之与王蒙,看以毫无关联的两件事,倒似乎能让人品味出别样的味道来。

说到邓力群,我说看到网上他的近照,仍旧是剑眉倒竖虎目圆睁但不无老年痴呆之状,他的儿子学者邓英淘不假年命归黄泉的噩耗,据说邓力群还被蒙在鼓里。当年,朱厚泽无奈去职,在中宣部气氛肃然的交接大会上,朱厚泽坦言自己在中宣部的工作时间不长有些做法有待历史来作结论,此时此刻,邓力群迅即拿过话筒,昂然插话,斩钉截铁:胡耀邦下台就是结论!一言九鼎不容辩解之状令人凛然心惊,整个会场一片静寂鸦雀无声,其剑拔弩张势同水火之激烈交锋令人瞿然而惊几乎窒息。王蒙点头说,此事属实,听多人说起过,应该不是杜撰造谣。

说到被网络媒体议论纷纷的手抄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一事,王蒙说,这是出版社的一个创意,不无商业动机,当时被分配了一小段,抄写也就抄写了,没有想那么多。至于后来操作者上纲上线肉麻吹捧则有点过了。我说,叶兆言先生说是吃了一个苍蝇,他前几天和您在一起?王蒙说,是在铜陵的一个活动上遇到一起的。我说,王安忆就拒绝了,虽然也有人很热心地找到了她。周国平还专门发了一篇博文,就此事向公众道歉。王蒙先生闻听,呵呵一笑了之。说到王蒙当年的小说,在《读书》上的专栏“欲读书话”,说到他当年访问苏联之后写的《访苏心潮》,议论到他写的关于红楼梦的文章,甚至还有关于李香兰的感慨。王蒙说,那次访问苏联是契年科主政时期,有很多话想说关于李香兰,如此戏剧化的人生,如此令人大跌眼镜的结局,既从一个生命个体折射出中日关系的复杂纠结,也说明一个人在历史狂潮之中的被动和被无奈裹挟。我说,有人说,《青狐》中有女作家张洁的子?王蒙立即警觉地予以否认:小说哪能如此具体写实

众所周知,王蒙先生的夫人今年上半年安然去世。王蒙夫妇共经患难饱尝艰辛,新疆多年,风雨同舟,如今只剩已经78岁的王蒙先生行走江挺立文坛,真是情何以堪!在阔大的全国书展展场内的安徽展台,遇到《中国天机》的责任编辑朱寒冬先生,还有《中国天机》不怎么令人舒服的过于自信甚至不无自负的“广告”用语:我是中国革命、中国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设与发展的追求者、在场者、参与者、体验者、获益者、吃苦者、书写者、求证者与作证者。我喜欢追忆、咀嚼与研讨中国的政治,我有责任说出真相,我必须泄露一些“天机”,而不能听信各式的信口雌黄。

银川归来,找来《中国天机》拜读,想看看王蒙究竟道破了什么天机?洋洋洒洒近40万字的很难归类的叙述,有天马行空的上下古今,有信手拈来的文坛秘辛,有欲该还休的人情世故,有政治生涯的挂一漏万,文字随性率真一泻千里但也不无干涩生硬毫无张力的疲惫,思维跳跃腾看似游刃有余实则难掩戴镣铐跳舞的尴尬,对往昔岁月不无留恋不无批判也不无沾沾自喜诸如毛泽东对自己的欣赏,很容易让人想起金圣叹对顺治皇帝的感激涕零念兹在兹。书中提及的人物如周扬、胡乔木、林默、刘白羽、艾青、马烽、冯牧、康濯、白烨、刘绍棠,却如今都已经成了“俱往矣”的雨打风吹去。王蒙也讲“革命与胜利,新中国的诞生”,也说“斗争运动跃进的马不停蹄”,也议论“意识形态的加温结果是文革浩劫”,却欢呼“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开始了”,也不乏真诚地道尽自己的“欢喜忧患”以及对“未来”的憧憬,但除了王蒙的夫子自道,我们想问:这就是王蒙认为的天机对并不久远的历史的回顾探询,对纷纭现实的热切关照,不要说王年一、高华、林蕴晖,对政治体制改革,不要说应克复、郭道晖,即使任何一篇《炎黄春秋》上的文字,也比王蒙先生郑重其事落落大方啊!

做过江青秘书的阎长贵并不戚本禹那样的冥预不化,他的《问史求真集》,他的关于究竟谁打倒陶铸的考证,字字有来历,句句显胆识识,真是难得一见的好文章,郭道晖关于“文革元素”在当下的阴魂不散,即时看法不合时宜但论及曹操却无一句虚言的朱永嘉,文字也是惨淡经营反复琢磨,饱经风霜见多识广如王蒙先生也连篇累牍说了如许文字,口若悬河,话语滔滔,两相比较,真是高下立见啊!

不能否认,王蒙的练达聪慧睿智达观,入党65年,当过文化部长与全国政协文史委主任,中央委员与全国政协常委,被错划为“右派”打入另册达二十余年,在农村参加体力劳动前后共十一年,在当今中国文坛,斑斓芜杂丰富多彩如王蒙者,实无人能出其,不管李国等人是否服气。王蒙在书中也调侃了魏巍与《中流》的“可爱”,也说到了许立群的自杀,也说到了“一个又一个男女作家在自己的回忆文章中称自己的父母具有贵族气质,表示自己出身贵族,但仍然掩盖不住身上的流里流气”,是否会让人想到曾几何时颇为走红的“往事并不如烟”?

小说家身份已经渐行渐远的王蒙还在顽强地写着小说,最新一期的新华文摘上还在转载他的中篇小说《悬疑的荒芜》,他自我欺很高的《季节》系列,实际上全文读过的作者少之又少,但提倡作家学者化的王蒙,作为学者、思想者的发声还是颇分量地受到了人们的关注、议论,虽然在银川悦海饭店阔大浩淼的对话现场,王蒙依旧从容不迫气定神闲依旧成竹在胸妙语连珠,但他一声“贤亮老弟”的感喟,还是让人体会到英雄迟暮时光不在的落寞与苍凉与人闲谈,说到作家老村提到王蒙的涕泪交流,说到王蒙当年奚落的“小马驹”王彬彬如今文章的星斗焕然,说到王蒙当年《坚硬的稀粥》的风波荡漾,说到王蒙提到的所谓“陀爷”关于诺贝尔文学奖的风凉废话,说到胡适当年的急公好义体协后进,真是不知道今夕何夕啊!

春来无限沧桑感,愁向山人画里看。王蒙,毕竟快要80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