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民国宁波私家藏书  

2012-06-09 22:38: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时期宁波私家藏书在保护和传播典籍,培养人才,服务公众,传承文明等方面,有着十分重大的影响,对藏书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一、呕心沥血,保存典籍

宁波私家藏书兴起后,经过不少藏书家的努力,许多古代典籍得以长期流传,现存大量的宋元刻本,就是历经众多藏书家传递保存下来的,民国宁波藏书家在此方面的努力及成就,远超前代。

首先,通过收购流散之书以保护典籍。民国宁波藏书家呕心沥血,觅访流散之书,收购孤本和善本。例如朱鼎煦(字酇卿,原籍浙江萧山),据民国《鄞县通志》记载朱酇卿:“好典籍,遇故家藏书散出,不惜兼金,易而得之。常熟毛氏汲古阁,歙鲍氏知不足斋,余姚卢氏抱经堂,萧山王氏十万卷楼、陈氏湖海楼,山阴沈氏鸣野山房,鄞范氏天一阁、卢氏抱经堂,慈溪叶氏退一居,诸家流散,如水赴壑,集于朱氏。”他“尝邂逅得宋《五代史记》,把玩考校,喜而不寐。书友示以顾千里手校《仪礼》,典衣买之,故人号为书痴” 。1939年2月至1940年9月间,朱鼎煦参与 “重修天一阁委员会”,大量收购流散的“天一阁”原藏书,补入相同版本的书籍。经过努力,有5种明刻本得以回归,分别是《地理参赞玄机仙婆集》3卷、《郡书备考》4卷、《王氏家藏集》58卷、《明儒论宗》2卷、《涌幢小品》7卷。其中《王氏家藏集》钤有“天一阁”朱文长方印、“东明山人”朱文长方印,《明儒论宗》钤有“范氏子受”朱文长方印。

对于乡帮文献,民国宁波藏书家更是竭尽所能、全力搜访。冯贞群(字孟颛,号伏跗居士)“伏跗室”,是民国时期宁波著名私家藏书楼。民国初期,藏书多流失,冯贞群极力搜藏家乡文献,得董沛“六一山房”,赵氏“种芸仙馆”,徐时栋“烟屿楼”等故家散出的藏书总量达12万卷,所藏乡先贤著作达五六十种。

其次,通过“抢救”,使古籍免遭兵火。李庆城是民国时期浙东著名藏书家,其藏书楼为“萱阴楼”。抗日战争爆发后,李庆城全家迁往上海,藏书函托其兄李庆坤随效实中学避地鄞西凤岙。全部藏书装箱水运,庋藏于凤岙一所钱庄楼房,妥善保管。1942年,李庆城再托人将外迁之书迁回宁波“萱荫楼”,几经风险,幸无损失。1950年,李庆城将“萱荫楼”藏书全部捐献,其中不少是宋元椠本、抄本以及明、清椠珍本,如明代历朝帝皇实录明椠本,包括世所仅见的《建文实录》的明抄本及明嘉靖钞本《苏氏<易传>》、明刻本《明史概》以及姚燮大梅山馆旧藏《粢花斋四种曲》等数百种善本,现收藏于浙江图书馆。

张寿镛,字詠霓,鄞县(今宁波市鄞州区)人,曾任私立光华大学校长,著名藏书家。抗战时期,他与暨南大学校长何炳松、教授郑振铎3人接受国民政府有关方面委托,抢救沦陷区古籍。从1940年初到1941年底,共搜购古籍15000部左右,以后中央图书馆所藏善本书,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典籍是张寿镛等3人当年冒着生命危险所抢救出来的。

再次,通过借抄和辑佚来保护典籍。为丰富私家藏书,宁波藏书家经常到私家藏书楼或公共图书馆借抄稀有之本。张寿镛就先后自北平图书馆借抄17种、自刘氏“嘉业堂”借抄15种等。秦润卿,慈溪孝中镇(今宁波市江北区慈城)人,近代著名金融家、藏书家,他的“抹云楼”就藏有《赵大憨公全集》(《赵文华全集》)等手抄本。正是通过借抄,使得一些稀有之本得以珍藏。

此外,张寿镛还亲自辑佚书7种33卷,包括唐代贺知章《秘监集》4卷,虞世南《秘监遗书》4卷,孙郃《拾遗文纂》1卷、《外纪》1卷,宋代丰稷《清敏公遗书》7卷,舒亶《嫩堂诗文存》3卷、《补遗》1卷、附录1卷,沈焕《定川遗书》2卷、附录4卷,陈良谟《忠贞公遗集》3卷、附录2卷。民国《鄞县通志》记载说:“寿镛为编《四明丛书》,辑其乡先生佚书得七种,先后刊入丛书。” 经过张寿镛辑佚,一些典籍重新辑出,保存至今。

二、编撰刊刻,传播典籍

私家藏书刻印书籍是宁波的特色和传统。明代范钦、清代郑性,既是藏书巨擘,又是出版大户。民国时期宁波藏书家也热衷于书籍的编撰和刊刻,其中最典型的是曹炳章、张寿镛等。据民国《鄞县通志》载,鄞县曹妙乡曹隘人曹炳章,钻研隋巢元方《诸病源侯论》及明清百家医学,“尽购医书”计5000种,编有《集古阁藏书简目》10卷。1935年,曹炳章应上海大东书局之聘,将历年搜集批校及自撰诸书编成《中国医学大成》丛书,计365种,2100多卷。1936年4月,又将其分为13类,辑为1000册分期出版(后因抗战事起,实际出125种)。

宁波藏书家还通过编纂丛书传播典籍。宁波是文献之邦,历代著述丰盛,但由于各种因素,不少著作未能问世,流传不广。比如,清初张煌言、钱肃乐、李邺嗣因抗清,诗文不能出版;慈溪魏耕因“通海”案被清廷杀害,其著作《息贤堂诗》有反清倾向,也被查禁。骆兆平说:“宁波哲儒辈起,遗著不下千百种,然而佚者过半,未刊者甚多,虽刊而稀见传本者亦不少。” 1930年起,张寿镛对所藏地方文献进行《四明丛书》的编印工作,单就《四明丛书》8集、178种、1000余卷的规模,在浙江郡邑丛书中,不但名列前茅,也比全国大多数的各省丛书可观。

三、藏以致用,造就人才

颇具眼光的藏书家,特别注意对典籍的利用,通过藏书资源进行学术研究、著书立说。得益于私家藏书,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成为思想家、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

黄云眉(字子亭,号半坡,余姚人)之所以成为近代著名史学家,主要是从私家藏书中汲取养料。黄云眉藏书楼为“二云楼”,以余姚先贤邵晋涵(字二云)命名。他利用藏书对中国古代史、文学史、音韵训古、版本目录学进行深入研究,尤精明史,通过广借诸藏书家善本和利用家藏图书资源,对明史进行校勘和考证,著有《明史考证》(八册,约200万字),为国内外学术界所推崇。另著有《古今伪书考补证》、《韩愈柳宗元文学评价》、《李卓吾事实辩证》、《史学骠稿订存》、《史学杂稿续存》、《鲒埼亭文集选注》等多种著作,并有《明实录分类索引》等手稿遗世。。

陈登原,余姚周巷(今慈溪市周巷)人,原名登云,字伯瀛,近代著名史学家、藏书家。他一生著述宏富,其中《国史旧闻》,全书74卷,894个专题,近200万字,是一部具有通史性质的资料摘编。此外,他还著有《中国田制丛考》、《中国土地制度》、《中国文化史》上下册等18部著作,均以资料丰富、立论恰当见长,是这一领域的经典之作。陈登原之所以成为著名史学家,亦与其藏书密切相关。

镇海昄里塘(今属宁波市江北区甬江街道)人唐弢,是鲁迅研究学科的奠基人之一。他曾在鲁迅逝世10周年时,编成并出版了15万字的《鲁迅全集补遗》, 1951年又完成35万言的《鲁迅全集补遗续编》,一生出版了《鲁迅的故事》、《鲁迅的美学思想》、《鲁迅杂文的艺术特征》等20多部著作。他的渊博学识和丰厚论著与其藏书紧密相关。他曾说:“我有目的地买书,开始于1942年,那时住在徐家汇,日本侵略上海,一天几次警报,家家烧书、撕书,成批地当作废纸卖书。目睹文化浩劫,实在心痛得很,于是发了狠:别人卖书,我偏买书” 。终其一生,他计有藏书共计平装23000余册,线装2000余册,期刊1888种。其中签名本600余册,手工刻本1500余册,珍稀本600余册。他一生始终和书相纠结:捡书、买书、读书、写书。丰富的典籍,造就了我国近现代富有影响的文学家唐弢。

四、典籍捐公,服务民众

进入现代,众多的私人藏书家爱国为公、服务民众的意识更强,他们以私藏捐奉国有,汇聚于各级各地公共图书馆、学校图书馆等国有图书收藏机构,以自己慷慨无私的壮举,对文脉传承作出了贡献。

早在民国期间,宁波私家藏书已有捐公的事例。1934年,考虑到慈溪图书馆缺失,文化设施落后,旅沪巨商秦润卿决定把“抹云楼”洋房以及藏书、器具全部赠与家乡,并捐助天一保险公司股份5000元,以每年所得股息作为费用,聘请地方绅士5人、旅沪绅商3人和家属3人合组“抹云楼图书保管委员会”,呈请政府备案,并声明身后主权归公。1947年起抹云楼图书公开阅览。

新中国建立后,有更多宁波私家藏书捐给公家。捐献私藏的民国宁波藏书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以下人物:

李庆城“萱荫楼”藏书3万册,1950年,均无偿捐献给国家,分藏于北京图书馆善本部和浙江图书馆。

秦润卿“抹云楼”,收醉经阁藏书及其他图书计40000卷,于1952年捐赠给浙江省人民政府。其中古籍32996册,现代书籍3335册,各种杂志3324册,碑帖字画2571件。捐交完毕,秦润卿致函在浙江省文管会任职的好友陈训慈说:“润卿积年心愿偿于一旦,快感类似,缅怀委员会诸公列年备护之谊”。

冯贞群在晚年也决心把藏书捐给政府。他说:“珍椠善本,国之宝也,借吾而聚,及吾身而归之政府,固吾素志愿。”1962年4月,冯贞群病故。在弥留之际,嘱咐其家人将伏跗室藏书、财产全部无偿捐献给国家。总计藏书3367种,3734部,31045册,109746卷,其中善本426种,另有碑帖533种。

朱鼎煦“别宥斋”藏书10万余卷,又书画文物千余种,也如数捐赠天一阁。他说:“予以善本遗之某,某决不能读,则有若无也。予下世后,某或货于人,未必得善价;即得善价矣,仅仅多挥霍数日耳。”“汝曹知我一生嗜书如命,吾旦暮人也,终当谢也。身后汝曹当为我善此书,其为我捐赠天一阁,并存不朽,吾愿足矣。”

1979年10月,孙氏家属捐赠孙家溎“蜗寄庐”藏书10万卷和字画1700余件全部捐给天一阁。

1992年2月,唐弢去世后,他的夫人沈絜云及其子女将唐弢藏书完整地捐给中国现代文学馆,计各类书刊达30000册。

此外,曹炳章、杨容林、张季言、徐余藻、张琴等民国宁波藏书家,都曾以不同形式,将所藏书籍分别捐献给华东军政府委员会卫生部、天一阁、宁波市图书馆等单位。

私家藏书楼的历史使命因现代图书馆的崛起而结束,而其生命则融入了现代图书馆得以延绵永续,进一步发挥着传承文明的作用。

(刊登于《浙江档案》2012年第五期,作者为中共宁波市委党校冯晓霞)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