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字里行间”堪消磨  

2012-07-25 13:34: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是2007年,蔡玉洗先生邀约几位朋友闲聚清凉山,遇到南大教授余斌先生,他送我一本自己新出版的随笔集《字里行间》。翻阅一二,禁不住地喜欢,散谈从的文字,说张爱玲、谈周作人,还有胡适、钱穆、邵洵美,也说风月,也侃饮食,还有电影,颇有知堂的散淡冲和,但一直想写点什么,却琐事丛杂,也就搁下了。前几天,到北京参加一家所谓“字里行间”书店的开业,才恍然又想起有这样一本书,再次翻检,五年光阴已悄然流逝,而实体书店却在数字化与网络化的双重冲击之下,接连倒闭关张,一片风声鹤吠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在这样的愁云惨雾萧条凄凉之中,却有以“字里行间”相标榜的实体书店在京华黄金宝地连续开业迎来送往,倒让人在惊讶疑惑之余,也不禁捏了一把汗:能够持久吗?

“字里行间”的店铺,在偌大的北京,已经开了六家,分别唤做“三元桥店、慈云寺店、万寿路店、中央美术学院店、阿里巴巴店、德胜门店”,我逢开业的则是位于北京孔子学院总部一楼的胜门店,店铺面积足足有500平方米之多,这对于民营书店而言,已经是很有魄力的手笔了。时至今日,岁月蹉跎已两鬓苍然,却无缘领略台湾诚品书店的神奇,但置身纽约五大道巴诺书店,虽然气氛温馨,书架缥湘,但传统书店的没落迟暮气象还是难以掩映地扑面而来。去万圣书园,置身满满当当的书林之中,总给人以逼仄压抑凌乱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虽然也搞了一个简餐饮茶的所在,附于一隅,但还总有油水分离之感,而三联书店的门市部、乃至南京的先锋书店,似乎很人文,很高端,也努力地点缀一些文化用品之类,但还是难以脱离传统书店的路子,经营状况究竟如何?没有听三联的翟德芳老总细谈,不过他晒出的全年40万利润的帐单,还是让人有举步维艰不胜郗嘘之叹,而惨淡经营的先锋书店钱晓华,谈起经营,总是闪烁其词,顾左右而言他,但他的先锋书店却还是仍旧一年又一年地坚持着,也未见有难以为继不堪重负的唉声叹气。而当初“光合作用”、第三极的雪崩式土崩瓦解也并没有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也许还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各人有各人的活法?

扯了这么多,要说到“字里行间”了。打造“字里行间”这样的品牌,让人觉得似乎平淡无奇,但细细琢磨,却雅致风流意蕴非常,甚至可以说是气象万千云蒸霞蔚了。那天开业,算得上真正的高朋满座胜友云集,除了一些省部级官员的莅临捧场热情鼓励外,梁晓声、张抗抗、李敬泽、白烨、李银河、叶廷芳、柳鸣九、何西来等来雅集道贺,当然还有止庵、解玺璋、肖三郎等人。在这样的场合致辞言说,所谓官话套话废话自然不会受到欢迎。而在如此的以人为主以书为辅处处突出人的舒适与随意,彼此交流的既开放又私密的环境中,似乎暂时摒弃了官场的沉闷刻板职场的激烈压抑其它娱乐休闲场所的喧嚣与狂噪,而让人悄悄地沉静下来,谛听书页里字里行间的绵绵深意款款低语。这里真正形成了读书休闲令人流连忘返的水泥森林中的绿洲一处。

刘易斯·福德说,城市的灵魂在于对话。也许正是缘于渴望对话交流的强烈愿望,一个民营老板的书店开业,会有如许人等蜂拥而至甚或不邀而来。也许大家都太寂寞压抑了,都太需要分享别人的倾诉或者太需要别人听取自己的“宏见卓识”了。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北京需要沙龙式的交流舞台,德国人阿克斯,这位前歌德学院的院长,也是《画刊》主编靳卫红的丈夫如是说,这位高大魁梧汉语流利得让汉人都惭愧的德国人,以自己的真诚风趣简洁得体的致辞赢得了在场多人由衷的认同目光。大评论李敬泽以慢条斯理舒缓有致诗意盎然的关于“字里行间”的丰富联想,落脚于“字里行间”与凤凰传媒的结合,也涉及到了过云楼秘藏“回归江南”的众望所归,让人感叹,在北京这个大码头大江湖行走招摇,还真需要点真才实学才行。张抗抗这位属虎的出生于杭州的女作家,似乎已全无江南女性的羞怯含蓄,也许是知青岁月的坚实磨砺,也许是功成名就后的自信豁达,也许是久居京华见多了各种大人物的定神闲,在这样的场合,她坦言自己作为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对提案的迟迟没有回复的不满,直言实体书店面对困境应该得到政府资助扶持的理所当然,义愤于网络销售对作家权益的侵犯,困惑国有新书不准打折的“严刑峻法”,而中国有关部门却为何置若罔闻无所作为。感性的张抗抗也谈到了京城的大雨过后凤凰栖落,也谈到了对“字里行间”的美好期许,犀利处咄咄逼人,真不愧是属虎的脾性,温婉时流目顾盼,颇显母性的慈祥暖意,我给她说到了阎连科坦言自己的写作受到过她的深刻影响,张抗抗说,连科总是这样说。随和的张抗抗则在其新书《君子不独乐》上给我签字留念。认认真真,绝无衍之不耐烦之状。“字里行间”堪消磨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在现场,交谈最多则是梁晓声了。梁晓声这位敢于直言的作家因正在热播的电视连续剧《知青》而再次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而梁晓声则毫不回避地予以回应,痛陈对文革的厌恶对毛泽东客观全面的观察,而针对自己参与抄写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事件,则深刻反省自己难以推却的“乡愿”心态。向梁晓声提到他的《雪城》、《年轮》、《今夜有暴风雪》、《一个红卫兵的自白》、《从北大荒到复旦》,也提到他写的关于闻一多的传记《缪斯之子》,说到闻一多这位基督徒何以最为成为民主斗士?而梁晓声的演讲则言简意赅极富批判精神,他提到了屠格涅夫提到了陀斯妥耶夫斯基,提到了在当下培育新人的迫切与必要。他提出了塑造正常的人性健全的人格独立的思想的重要,听上去他的嘴唇似乎在抖动,严肃认真,恳切真诚,而言辞的铿锵坦无私无畏让人肃然起敬,曾经血心胸万夫的梁晓声也过了花甲之年了,现在是北京语言大学的教授,刚刚被任命为国务院参事。梁晓声在书上签名之时,一再说,称对方为兄,是始自也孔子,以示尊重。叶廷芳先生虽然独臂,但精神矍铄,他与法国文学专家的柳鸣九,现当代文学评论家何西来三人结伴而行,一代学者的桑榆晚景心态平和之状让人顿生敬意,他们耐心地倾听别人的演讲,毫无不以为然的九斤老太的愤然作色,也许他们感叹流光荏苒时代无情他们从无意气风发直言无忌的片刻放纵;也许他们已乐天知命无欲无求繁华落尽之后坦然安然为后来者鼓掌喝彩。犹豫着是拿《一爷之孙》还是《后村的女人们》让李银河女士签名,最后还是选择了《社会学精要》,李银河落寞而坐,恬淡闲适,猛回头,她已经悄然离去了。也许,这就是沙龙的妙处,可以静静的来,也可以悄悄的去,不要在意谁会不高兴,也不要有什么额外的负担,在这样的自由的空间里,人的精神得到尽可能的放松。

召集了这么多人在京华一个小小角落聚首畅谈,所为何人?贺鹏飞也。贺鹏飞是何人哉?贺雄飞之弟也。贺雄飞来自于内蒙古的鄂尔多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草原部落”为丛书名,推出了诸如朱勤《书斋里的革命》、摩罗的《耻辱者手记》、余杰《铁屋里的呐喊》等系列图书,称誉思想,后出江湖,据说,专门研究犹太文化去了。其弟贺鹏飞,敦实厚道,15岁步哥哥后尘闯荡京城,先做厨师,后做搬运工,又做仓库管理员,后在其兄长指引下,涉足书业,自下游而上游,在市场打拼滚打逐步站稳脚步赢得口碑,而如今已经两年在京华连开六家“字里行间”连锁新型书店,年出版图书600种左右而令人侧目。评论家白烨感慨道,一个低调谦和的从不以有文化自命的人却默默地干着文化的大事业!

开业过后,自然免不了觥筹交错开怀畅怀。在人定湖边的一家会所里,忙前忙后的贺鹏飞招来了几位来自蒙古草原的艺术家表演助兴,悠扬而不失苍凉沉郁的马头琴声蒙古汉子不事雕琢但声音浑得可以穿透坚实城墙的低沉嗓音落落大方高亢嘹亮散发着浓郁的草原气息的纯净歌声,让人有忘却喧嚣的沉醉流连,这也许在传递着贺鹏飞的成长之路,还有“字里行间”的漫漫长路。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