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为好书找读者 为读者找好书  

2012-08-15 16:26: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样的众声喧哗的时代,任何关于出版业的言说,都显得虚妄而可笑。所谓看透世事的人则成为今朝有酒今日醉的混世魔王无所不用其极地比照官场作态而我行我素及时行乐沉迷于末世的狂欢;所谓聪明伶俐胆怯如“蓬间雀”者则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悄悄然寻妥了退路;更有所谓飞蛾赴火者以盲目的热情无望的挣扎仍旧对纸质阅读心存幻想仍旧无力无助也无奈地在这样的夕阳产业中守护着书香的余晖。任何一个行当,从来都不缺乏自以为是的预言家旁观者,还有以“智叟”自命的如阎学通张召忠罗援之流的敢言者纸上谈兵者,更何况这样的立异标新故作惊人之语,还往往会赢得廉价的喝彩和如潮的掌声。感谢自媒体时代的眷顾让公众得以经常很简单便捷地能够回望历史检讨当下,诸如我们看某一政治组织九大、十大召开时的狂热场面,还有天安门广场红卫兵游行的壮观空前气势如虹,比之于当今的某个邻国,真是惊人的相似,简直如同“克隆”一般。据说,当年说相声的候宝林不是问,为什么宣称最唯物的国家都要保留领袖人物的“遗体”啊?

回到阅读,据权威人士不无洋洋自得的昂然宣告,中国大陆的580家出版社年出版图书已达37万种,稳稳居于世界第一,这样的数字猛一看来真是够振奋人心的,不是伦敦奥运会上的屈居美国之后的第二,而是货真价实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但令人感到困惑和不解的是,许多人,并不是少数人却经常抱怨好书难找力作太少。一边厢,图书品种满坑满谷汗牛充栋;这边厢,却抱怨无书可读,文化沙漠,“供品”太多,真正的商品太少,简直是寥若晨星。而实际上,在资讯如此丰富甚至过于繁盛的当下,除了有所谓的准生证的出版机构外,更有大量的附着其上的被誉之为“生力军”的民营书业,为这样市场广阔的国度提供着精神食粮奉献着聪明才智,北京一民营书业老板在去年自己的诺大的工作室里,不无自得地说,我们要为这个党经常考虑一些大事儿,于是就有了《大国崛起》、《大国航母》、《金砖四国》等与央视联手的大策划,还有《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言辞间,颇有春秋时期曹刿论战的气魄!

但如何让好书找到读者,读者找到好收,出版业的从业者,大学、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新闻媒体的编辑记者,还有每个毛孔都散发着功利与算计的各色江湖“掮客”,出于各种目的,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地探讨着架设怎样的“津梁”来沟通彼此从中渔利,也顺便有益于世道人心,而不是推销文化上的“三聚菁胺”。试举几例,以博一笑。央视这样的超级媒体,尽享垄断体制的红利狂潮,又通吃商业广告的黄金滚滚,在网媒没有崛起之前,简直到了蔑视一切视纸媒若无物的境地,经常会有以某某机关报甚或国家通讯社的同行对这样的媒体“利维坦”,不敢怒而敢言,不断地挟枪弄棒彼此擦枪走火,但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央视有朱军如此瞧不起邱启明这样的“劳务派遣工”的“好员工”,但也有崔永元、柴静这样清醒的祈求保全人格的出污泥而不染者。就是这样的媒体“江湖”,也曾设计推出了《读书》的栏目,但始终是不温不火,甚至早早就无疾而终了,有时候看李潘在那里正襟危坐煞有介事地评价某本书的长短得失,真为她感到难过和尴尬:这样的女子,做点什么不好?非要硬着头皮谈什么读书?与其相对照的则是凤凰卫视光着大脑袋戴着宽边眼镜的梁文道,这位本是窦文涛“铿锵三人行”的侃爷,很偶然的机会却有了“开卷八分钟”这样的栏目,悄然走红,风行大陆,由媒体而出版,数本“读书随笔”被大陆多家出版社追捧着出版,全不顾有多少重复,有多少新货。央视“读书”的沉寂,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的走红,到底说明了什么?也许又有高深的学者教授要从体制上找原因,从宽松度上寻答案,这样的解读,实在是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业内的不少媒体,也有关于读书的,其间的去脉来龙,凡从业者大多略知一二,不说也罢。倒是三联书店的《读书》杂志,坚持至今,从最初的倡扬“读书无禁区”,到后来的董秀玉决策让汪晖主持笔政,一改沈昌文的通俗易懂晓畅如话,走向艰涩难懂枯燥无味一途,甚至弄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所谓“新左派”妙文,引来多人摇头,风水流转,迨至樊希安时代的汪晖黯然“别离”,樊希安几次登门相顾而无一面之唔,几十年风风雨雨,《读书》还是为公众推荐了不少好书,而且推荐的并非都是三联版的图书,这是无论如何不能抹杀的。

似乎该说到一些纸媒的“书评”版了。我无力于也无意于菲薄这些编辑们的惨淡经营劳神费力,三联创建80年纪念活动,看着最为舒服的还是《新京报》的“书评周刊”,“爱生活,好读书,求新知”,看似老生常谈,却删繁就简,别开生面,令人眼睛一亮。并不是新京报的《书评周刊》推介的每本书都实至名归让人欣喜,但大体上还是拒绝着商业与市场的无孔不入,排斥着密不透风风的各种人情相托,有自己的原则与立场在。而与其遥相呼应的则是南方都市报的“阅读周刊”,这样的南北呼应,双峰并峙,似乎在昭示着纸媒仍旧有自己的空间。

纸媒也好,电视也罢,面对自媒体时代的网络狂欢,得意春风,似乎都有了英雄迟暮明日黄花的落寞。凤凰竞购过云楼秘藏,迅速演化为一场公共文化事件,而事件的发酵走向,各路媒体可谓各呈异彩各有千秋,但在关键时刻,平心而论,网媒还是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一番微访谈,近百条微博被迅猛地病毒一样的扩散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让凤凰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让所有的“招呼”“消声”顿然间都成为徒劳无聊枉费心机的一种自说自话。难怪《环球时报》的胡锡进说,自媒体时代带来的不仅仅是执政环境的变化,更是影响舆论争夺人心的赛跑。还如此这般江河依旧等因奉此刻舟求剑下去,只能是相当危险的自寻死路坐以待毙。不管是新浪、搜狐,还是当当、卓越,甚至京东,它们不是书生气十足地满足于荐书,而是做起了大买卖,网购的风生水起,网上阅读的方兴未艾,这样的一网打尽,遍地开花,让多少的千方百计挖空心思挖东墙补西墙都成为枉费心机的一厢情愿水月镜花。

面对媒体繁荣甚至过剩的大环境,面对各种声音的鱼龙混杂。各种媒体,利用自身优势,也都不是推出书单榜单。这样的榜单,固然是见仁见智,各有千秋。不管怎样,都是为营造书香社会倡导社会读书尽自己的一份努力。是非经过不知难。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不惴浅陋,以凤凰传媒网为载体,还有凤凰读书报,凤凰资讯报,开展了凤凰好书评选活动,迄至目前,活动已组织了三次,拜托叶兆言、秋禾、汪政、止水、鲁敏、梁晴、贾梦玮、张宗刚、何平等专家,从每次的百余种图书中,经专家评比出十本好书、十本提名,每次20种,目前共评出了60多种图书分别为凤凰2011年度十本好书、2012年凤凰之春、凤凰之夏好书评选,目的是让这些图书从凤凰传媒的每年万余种图书中能够脱颖而出,至少引起一部分读者的关注。评选规则简单透明,力避繁琐,在凤凰传媒各家出版机构的自荐基础之上,在凤凰传媒网上让公众公开投票,以做参考。投票见仁见智,大体反映出图书的市场与爱丽。在此基础上的专家评比,以书论高下说短长,适当平衡,但绝对不削足适履平分秋色。经过评比,王小平的《我的兄弟王小波》、邓之诚《文史札记》、刘剑波的《姥娘》、汪介之的《伏尔加河的呻吟》、格非的《山河入梦》、何兆武的《自由是一种状态》、潘兴的《常识》、刘心武的《人生有信》、吴念真的《这些人、那些事》、哈金的《南京安魂曲与》、范小青的《香火》,还有《大衰退》、《资本主义的新精神》、《奇风岁月》、《如何读,为什么读》等书赫然入榜,令人欣喜。

这样的评选,有其自身优势,依托于市场前沿的出版机构,但也有其先天不足,往往给人以自卖自夸之嫌。假以时日,也许,依托凤凰传媒网这样的小小平台,我们还会尝试着放开更广阔的视野,动员更广泛的力量,以更为包容的心胸,不仅仅是着眼于凤凰传媒的图书,真正做到为读者找好书,为好书找读者。

路正长,我们将奋力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