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母校碎玉  

2012-08-27 12:17:0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行在豫皖黄淮海大平原上,万里平畴,葱茏翠绿,一个个村庄,静卧在原野之上,在绿树掩映之下,静谧安详,凡常恬淡,突然想起写《中国在梁庄》的梁鸿曾经说过:村庄,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民族的子宫,它的温暖,它的营养度,它的整体机能的健康,决定着一个孩子将来身体的健康度、情感的丰富度与智慧的高度。三十多年前,一群平民子弟,就是在莽莽中原的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三县交界的小小村落,背着行囊,到乡政府所在地的镇上,后来又到县城中学,读书求学,奢求改变命运,转眼间,三十多年云烟悄然而逝,岁月的沧桑,令人不忍回视。

    在母校的校园里流连徘徊,坐在读高一时的教室里,那是母校当年惟一的一座教学楼,一(一)班就在教学楼的西北角的最上层,在这里,纠结着英语从初中到高中的不适应,紧张着教数学的张烁华老师的严厉目光,更迷乱着心恋的姑娘而不敢不能表露任何蛛丝马迹。整个校园里弥漫着的就是高考的紧张甚至是窒息的气氛,虽然也有难以掩盖的毕竟青春年少的难得顽皮和片刻放纵,但这样的时光毕竟太少,诸如,看一部小说,看一场电影,甚至到几里之外的县城洗一次澡,都觉得是一场不可饶恕的罪过。语文老师张崇信先生不无心疼的说:这样的精神状态,怎么能够写好作文?高三的教室里,已经成为年级教学组了,遇到一位姓庄的老师,他说,他叫庄四方,来自新疆南疆阿克苏,河南师范大学毕业,还有一位英语老师,似乎叫刘嘉琦,原来就是叶县高中毕业的学生。看到临近的教室,学生都在静静的自习,我悄悄坐在我原来的座位上,脑海中全是当年的细节场景,看着这些青春洋溢稚嫩期盼的面庞,想着当年的老师同学,真有时光倒流的恍惚。如今,张烁华老师、张崇信老师、高彦鹏老师都已经故去了,班主任也是历史老师陈景皓先生、地理老师毛新彬先生都还身体硬朗,话语清晰,老校长尹建堂先生,已经步履蹒跚,说话颤抖了,看到学生归来,老校长像看到子女归家一样,老泪纵横,话语哽咽,他的女儿尹慧敏高一时,和我一个班,如今一切都好吧?

   高中几年,就数学而言,对我帮助最大的是张金岭老师。他当时,风华正茂,年轻气盛,待人诚挚,刚从河大数学系毕业,又回到母校教书,也许有许多不情愿,也许还有更大的期待?他考陈省身的研究生,每次专业成绩都是第一,唯独英语难以过关,后来,他调到平顶山一中了,在王钧大老校长麾下,也许心情会舒畅许多?仍旧是低缓的声音,仍旧是善意的微笑,仍旧是不太擅长的辞令,但双手相握,已是泪眼朦胧,我问他的爱人:盘嫂都好?他说,都好,你小侄女丹丹已经工作了。

   师生相聚,有的从北京赶来,有的从深圳赶来,有的竟然长夜驱驰,从鄂尔多斯驾车归来,参加短暂相聚,暌违依旧,面目似乎依稀,但名字已经很难叫出来了。保安的田春耕同学,还有一位席春菲同学,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席春菲应该是和席根伯伯一个村子的?25年,30年,人生有多少25年?又有多少30年?陈景皓老师当年带我们填写志愿的时候,那种耗时费心,那种从容不迫,那种反复思量,真是令人感慨,如今,他和也教过我父亲的刘素英老师,相互扶持,身体健硕,只是听力已经很差了。他们的女儿陈笑丛,如今在天津陪女儿读书,她和我们也是同学,非常贤惠文静的一个女孩。

   母校,是我们青春的驿站,是我们人生的转折点,是我们步入社会的阶梯,是我们永远难以忘怀的精神皈依的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