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灵镜胡同话振羽  

2012-09-05 14:33:00|  分类: 吕振羽,吕坚,陈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北京出差,与老领导联系。老领导问:晚上有空否?有一饭局,若方便,可来。我说:好。京华之地,人海茫茫,车多路堵,赶到中关村一所在,适逢细雨飘飘,一阵清爽。上得楼来,看装饰全是三湘风格。张之四壁,有诸多人物影像,均湖南韶阳人氏,如两江总督刘坤一、民国名将廖耀湘,居然还有一人:历史学家吕振羽。

老领导这时才说,今晚召集是吕振羽的哲嗣吕坚先生。吕坚先生原来供职于国家一档馆,已退休。说实在话,早已久仰吕振羽先生大名,其《简明中国通史》、《中国民族简史》,可谓经典名著,是学历史者所必涉猎我读高中时的班主任陈景皓先生,毕业于河南大学历史系,是我们的历史老师,他经常给我提及吕振羽。也大略知道吕振羽先生是老革命老资格当年的“红色教授”,因受刘少奇案牵连,身陷囹圄,郁郁不得志,后虽得到平反,但1980年即撒手人寰,诸多大好光阴白白流逝,这一历史学者而言,真是一大悲剧。席间,向吕坚先生请教,坊间流传,吕振羽先生突遭不测,是因为吕振羽曾任少奇秘书,而在1963年,毛泽东已开始下定决心扳倒刘少奇,吕振羽则是打击刘少奇的先兆,此一说话确否?吕坚先生说,此说也许不是空穴来风,但与事实有出入,有机会,我送你几本书看看,便可了然。

闲谈中自然说到陈伯达等人。吕坚先生说,在中国大学任教时,吕振羽是最年轻的教授,而陈伯达则是讲师。吕振羽虽也有湖南口音,但条理清楚,言辞生动,富有感染力,同学们能听得懂,因而颇受欢迎,而陈伯达则内秀有余,表达不足,加之福建方言太重,讲话别人很难听懂,也多少影响了其教学效果,还有与别人的语言交流。而据吕坚先生讲,吕振羽自苏北根据地奉毛泽东之令伴随刘少奇经七个月长途跋涉到达延安之时,陈伯达已经飞黄腾达,成为炙手可热的毛泽东大秘书了。吕振羽到延安,毛泽东的意思是要抽调“一批高级文化人从事学术研究”,而吕振羽在此期间针对陶希圣代笔的蒋介石《中国之命运》,则写了《国共两党和中国之命运:驳蒋著【中国之命运】》。这个时候,陈伯达见到吕振羽,自然有同为党内大知识分子历史学者的惺惺相惜,但也多少会有此一时彼一时今夕何夕的感慨万端吧。据说,陈伯达这个名字,还是吕振羽为其改的,但陈伯达生前从未说过其名出于吕振羽之手,就如同茅盾春风得意之后,很少甚至忌讳别人说其名字是叶圣陶所改,其内心深处的微妙非当事者难以体会。据吕坚先生说,叶群也曾到其家向吕振羽请教历史问题,而看舒云女士整理的有关资料披露,叶群生前的确向不少历史学家“请教”问题,也许她是出于某种目的的政治作秀?也许是不乏出于虚心求知拓宽视野以适应高层政治生活的功利应急之举?但可叹的是,吕振羽在1963年就基本上失去自由,文革十年更是苦不堪言度日如年,1979年得已平反,而1980年就告别了这个纷扰喧嚣的世界。

壬辰年714日下午,应吕坚先生之约到皇城根南街灵镜胡同附近一个巷子里,到了吕振羽纪念。附近正在大兴土木,据说是为“晋局”“入常”者所准备的。看到一皇城根九号所谓礼王府的院子,大门紧闭,想必又是高官显要居住之地,而吕振羽纪念所在地,据吕坚先生讲,原来是吕振羽用稿费自己购置的四合院,吕振羽生前把它捐献给国家,目前产权属吉林大学,因为吕振羽上个世纪曾担任过吉林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其继任者是后来担任南京大学校长的匡亚明先生。

吕振羽纪念在一单元楼内,字为张爱萍将军所题,大概四层,我们看了三层,资料收集之完备、各种图片之珍贵、吕振羽治史领域之宏阔、夫妇之伉俪情深令人难忘。坐在一楼的小会客室里,与吕坚先生喝茶闲聊,才知道当年吕振羽突遭不测的大致原委。当年,在抗战前夕,共产党有各种渠道与国民党接触。蒋介石集团内之宋子文铁道部次长曾养甫捎话给吕振羽,试探有无渠道接触到中共,如何共同抗日之事,可以商量。时吕振羽尚未入党,但急当时在北方局的周小舟汇报,周小舟经请示刘少奇同意后,立即赴南京,与吕振羽一起与国民党方面接洽。其间,谈谈停停,讨价还价,而吕振羽在19363月被批准入党。国民党方面,此时则改由陈立夫主管此事吕振羽继续配合周小舟与陈立夫谈判,国民党方面,具体出面的人物则是曾养甫。吕振羽当时的合法身份是由翦伯赞牵线,曾养甫聘请其为铁道部专员。也是所谓三联元老之一的谌小琴也参加其事,此接触谈判持续约一年半,后因形势变化,潘汉年也加入了进来,但最终因故中止谈判。当年因此事在极端保密状态下进行,知情人甚少,虽然谈判无果,但吕振羽始终认为,这一年多的接触,至少摸清了国民党的底牌,不仅无过,而且有功于组织。

西方有人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建国后,全国政协成立文史委,整理资料存史人,谌小琴经多方求证,写出这一近乎被湮灭的历史事实,谁知道当年主抓统战工作的周恩来对此事一无所知,结果被反复盘问,兴起大狱,吕振羽被隔离反省交代。当时的政治情形是,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让毛泽东内心颇为火,而林彪此时又投其所好旗帜鲜明地拥护毛泽东,刘少奇党内地位发生动摇,树欲静而风不止,谌小琴这一回忆文章无异于飞蛾赴火自投罗网,正中他人下怀。当年的历史细节又怎能完全说得清爽?待能够自证清白讲得清楚,有多少光阴已经悄然飞逝韶华难再?1961年,应乌兰夫之邀,范文澜、翦伯赞、吕振羽等赴“内蒙访古”,我们所熟知的是选入中学课本的翦伯赞的“内蒙访古”,关于王昭君的感叹关于汉朝和亲政策的肯定,令人难忘,而吕振羽也写了不少诗文,记录内蒙之行的生动情景。据说,1962年冬,当时吕振羽正在外地参加会议,先是在山东曲阜,出席孔子学术讨论会,然后又到家乡湖南长沙,出席王船山逝世270年学术讨论会,在长沙,喜遇老师李达,并答应到武汉大学讲学。而此时,北京急电,吕振羽匆匆返京,车到保定,即被“隔离审查”,从此与世隔绝,达4年之久。据说,1965年,吕振羽夫人江明曾得到通知,吕振羽即将结束审查,获得自由,但天有不测风云,1967年,吕振羽却又被列入“刘少奇专案组”,被正式宣布逮捕,投入秦城监狱,长达8年,吕振羽前后失去自由共计12年。待1980年,吕振羽复出后出席中国史学会代表大会,与侯外庐相遇,都已经病支骨离,无语凝噎。

即使是吕振羽失去自由身边资料相当匮乏的情况下,他还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不凌云之志,写下了几十万字的“读报随笔也就是望门现在看到的《史学散论》。这些论文章,在今天看来,也许不无时代的局限阶段斗争史学的烙印,但吕振羽态度之认真、涉猎之广泛、论辩之激昂令人感佩。他与任继愈商榷中国哲学史的发展规律和研究方法问题、他与冯友兰论辩历史唯物主义与历史唯心主义问题、他就中国史学史的一些问题与白寿彝进行争鸣,而对于中国近代史及中世纪较为冷僻的思想家吕振羽也都投注以热情的目光,如世臣、郑观应、严复,当然还有王充、康有为、梁启超、陈天华等关于农民战争问题、资本主义萌芽问题、买办资本的特性、近代中国的纸币、近代土地契的形式及土地所有制问题,甚至于关于西藏农奴、赫哲族的新闻宣传,也能引发吕振羽如潮水般奔涌的不竭才思而汩汩滔滔,一吐为快。

问到吕振羽纪念室,为何是张爱萍上将所题?吕坚先生说,吕振羽离开延安,到东北工作。战火硝烟中,在哈尔滨还完成了《中国民族简史》,并在大连“大众书店”出版。吕振羽还曾南下数月,后返回大连,接替李一氓担任大连大学校长一职。在大连期间,吕振羽与正在大连疗伤的张爱萍夫妇故友重逢,甚是相得。吕振羽与张爱萍谈古论今,张爱萍夫人李又兰还专门记录下来,留存至今。有这样的烽火交谊,儒将风流的张爱萍赋诗题词,也就不奇怪了。说句题外话,张爱萍将军的儿子张胜写有《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被徐庆全评价为近年来不可多得的人物传记。

吕振羽作为一代史学大家,与他前后的翦伯赞、范文斓、候外庐等史学权威都已先后凋零,历史也掀开了新的一页,但他们当年在那样的弥漫硝烟戎马倥偬之中,能够放下刀枪铺纸提笔,写出洋洋洒洒倚马可待的史学著作来,即使有这样那样的不如人意之处,我们还是多几分善意的敬畏少一点隔岸观火的冷嘲热讽吧!

从吕振羽纪念馆出来,往南行,穿过马路,到一所在,是建兴胡同15号,吕坚先生领我进去,看洋楼一座悄然耸立,院内空寂无人,挺拔白杨蓊郁如盖,假山佐以修竹,清幽客人,阔大的院墙边上有辅助小楼,也许是让当年的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吧?这座宅子,就是当年显赫一世的政治局常委陈伯达的旧居,如今,据说,已经有了新的主人。王谢堂前燕,何必到旧时?曾,陈伯达此人还是书生,文章的确写得好,但后来受人愚弄慌不择路最终在政治上一败涂地身败名裂。吕坚先生说,从这个角度来看,陈伯达一直阻挠吕振羽担任较高的行政职务让其静心做学问,也许不无道理?从此往东,就是福佑大街,红墙森严,又是一番世界。

吕振羽,似乎久违的一代学人,就这样悄然落幕!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