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戏台  

2013-01-28 21:15:00|  分类: 戏台,过年了,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叶县东北乡,民间的娱乐方式,在没有电视机之前,多是看戏。

   唱戏的村子,往往是比较大的村子,人口上千人的,还有就是村子比较富足殷实的。人口较少的村子,即使富裕,似乎也有很少唱戏的。印象中,郝湾、尹湾、小杜庄、晾湿店、纸坊王、蔺庄等村子,绝少唱戏,并不是因为请不起戏团,大概是因为村子小,人力孤单,撑不起场面吧?那个时候,唱戏的锣鼓一敲,往往是农闲时节,会有不少游手好闲之徒,惹是生非,寻衅闹事,村子太小,镇不住这些害人精,所谓压不住茬吧?还是低调一点吧,乡里乡亲的,伤了和气,都不美气啊。还有一层原因吧,唱戏,总应该有个戏台吧?如果锣鼓一响,戏台子都是简陋寒酸得见不得人,幕布就更谈不上了,所谓的道具家伙什也都是缺胳膊少腿的,还不丢人现眼?再说了,一场戏,就得招待亲戚,哪有那么多白面馍招待?都是老亲旧眷的,在你家门口看戏,连一顿饭都不管?真是小气抠门,一毛不拔的吝啬鬼。

   这样说来,大的村子,未必富足,但戏台总是有的,面子总是要的,戏,往往就在初五与十五之间摆开了架势,而且,往往是几个大的村子们,几乎同时开场,似乎就有点打擂台的味道了,好像就像如今的中央电视台与地方台,不也在春节期间,各显神通,推出娱乐节目,吸引眼球,当然广告也就蜂拥而至了。乡村里,少了广告,但因为人的聚集,做各种小买卖的便呼朋引伴,络绎不绝地来了。我们村子里唱戏,大多在西头,我一直以为,也许因为村子里管事的人,都是西头的吧?什么戏台啊,简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就在村子西南角四队饲养牛的空地上,也算是广场吧!戏台并不是固定的,稍微高一点的地方,竖起来几根柱子,扯上幕布,台子下面,低洼的地方,也就坐满了、占足了看戏的人。锣鼓咚咚锵的一响,晓她姥娘就带着自己家的外甥女们,嘁嘁喳喳,前呼后拥地来了,老太太喜欢的是《南阳关》、《寇准背靴》,老太太原来可是大户人家,每每说起自己家原来的戏台,美轮美奂,简直是唐明皇的长生殿啊!也许是受了鲁迅笔下《社戏》的影响,一直觉得自己村子里的戏台实在是太寒酸了,鲁迅所在的江南看社戏,摇着船,借着月光,听潺潺的水声,实在厌烦戏台上的打头和吵闹,返乡的旅程,也很有诗意啊!假如还有自己暗中喜欢的姑娘,不就更令人心旷神怡了?

   机会终于来了,听到消息说,河东柏宁冈也在唱戏,人家的戏,不仅唱腔好,听说戏台也是一流的,幕布不需要人工拉动,自己就会滚动啊,还有吸引人的,幕布上的图案,都是很生动的人物啊,根本不重复,这样的啧啧称赞,简直就令人神往了。叔叔有一辆破自行车,叮叮当当乱响,就带着我过了汝河,奔柏宁冈而来。戏台搭在冈的半腰,场面自然是开阔多了,搭起来的高台虽然不像如今电视台大型露天晚会那么装腔作势,也没有留着长发穿着满身都是口袋的不伦不类的衣服的所谓现场导演在那里煞有介事地指挥吆喝,让大家识相地挥舞荧光棒,但在这样的旷野之中,天高地阔,唱腔嘹亮,或悲悲切切,或哀婉低回,真是一种很奇妙的享受。我发现,大家之所以如此痴迷陶醉全神贯注,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个戏台的高音喇叭效果好,这样的背靠高坡,俯瞰众多戏迷,两边又有栅栏遮挡,不正是天地间的音乐大厅?戏唱的是《卷席筒》吧?海连池的唱腔,恨恨地渗入人的骨髓,让多少人世酸楚苦中作乐都化在那缠绵幽深一波三折的独特唱腔里。散场的时候,居然看到晓也在看戏,她是和她舅舅一起来的。戏结束了,便结伴下冈,已经是星光闪烁,暮色四合了。

  看过故宫的戏台,据说是慈禧太后看戏的地方,还是觉得戏台太小,有点为皇家唱堂会的感觉;也见过嘉峪关内的戏台,这样的戏台,主要是戍守边关的将士服务的吧?总有点荒凉萧索之感,缺少一点草根的家常味;也看过奥地利的金色大厅的舞台,悉尼歌剧院的舞台,气派豪华,洋派十足,但印象最深的戏台,还是洛冈街的戏台。它也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戏台吧。洛冈街是方圆村子中最大的村落之一,村子在洛冈的西南坡,本来是很大的冈,据说,曾经是树木森森,很壮阔的样子,我一直认为它是伏牛山的余脉,与北边的首山遥遥相望,很有点互为琦角的味道。当时的主政者,不知道是县级还是公社级的,模仿某一位领导人,不解放台湾我就死不瞑目,他也站在洛冈之上,很有气魄地说,不把洛冈平整了,我死不瞑目。于是,洛冈遭殃了,树木被罚,庙社被拆,好端端的土冈被开挖糟蹋得面目全非了。在洛冈街的正中央,也算是最为显赫最为光鲜的地方,耸立的是完全可以称得上巍峨肃穆的戏台,它与周围不怎么讲究的房舍形成了很大的反差,戏台四四方方,演员换装的地方也很是体面,不像其他村子里的戏台,临时搭建,看上去就有点寒碜草率,戏台之上的“出将”“入相”都是颇为考究的楷书匾额,透出几分清秀。戏台的顶盖也是重檐歇山顶,青灰筒瓦,飞檐走兽,斗角勾心,墙上壁画,也都是严谨细致,不差分毫,演绎的是祖传多少代的民间故事据说。劳苦了一年的乡亲们,坐着站着在戏台之下,看戏台上的人来人往哭哭笑笑,你一言我一语的评论者,当然是根据的是自己的朴素的简单明了的是非观,痛骂着老庞文,为杨家将鸣冤叫屈,一旦黑包拯出场,就是山呼海啸般地鼓掌。洛冈街的戏台,带我去的最多的,是村子里的银邦大,实际上,他比我父亲还大,应该喊他伯伯,但他一直希望娶个媳妇成个家,所以不让我喊他伯伯,而是喊他银邦大,他为了显得自己富裕,总是推着一辆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带着我,骑过小石桥,到洛冈街看戏。多少年,没有见到他了,他还经常去看戏吗?借助这样的戏台,乡亲们在沉重的劳作之余,表达着自己的审美,宣泄着自己的情感,寄托着自己对这样的人世间的残存的渺茫的希冀。

   有人说,六七步九州四海,三五人万马千军,更有人说,戏台小社会,人间大观园,没有戏台,“不惟戏无以演,神无以奉,为一村之羞也”,在这样的戏台之上,我们看到的是世像百态,我们感受的是中华文明的绵延声息。

  马上又要过年了,仿佛又听到了戏台之上的锣鼓声,唱的什么啊?难道还是大家百听不厌的《铡美案》?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