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老井   

2013-02-01 10:41:00|  分类: 老井,每个,乡亲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莽莽苍苍的中原旷野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大小村落。这些村落,有大有小,有富有贫,或沿河而卧,或依山靠冈,或默处旷野,星罗棋布,错落有致,但这些村落,在遥望之时,树木森森,似有烟云缭绕,但在村子里,往往也有乡村小学,也就几间教室而已,供养村子里的子弟读书;还有乡间诊所,乡亲们有个头疼发热,这里那里不舒坦,就到诊所来,图的就近方便;像样子的村子,还会有建筑讲究的祠堂、庙宇、戏台,这就要看村子里的实力了,并不是每个村子都有的,但有一样,则是每个村子必有,啥?老井!村子小的,也许就一口井,村子大的,往往会有两个、甚至三五个呢。

   我们的村子,应该算是很大的村庄了吧?至少有上千人啊,五个生产队,后来又分化成十个生产组,这要在欧美,应该算是很有规模的乡镇了,1911年的时候,据说哈尔滨还不到十万人啊,而且中国人还不到五分之一,大多是俄罗斯人、波兰人。印象中,村西、村南、村北,都有一口老井,而最为熟悉的则是村东的这口井。这口老井,隔着几户人家,在我家的西边偏南一点,服务着周围的村民们。老井,开凿于何时,已经不可考了。听爷爷说,人老几辈子都有这老井了。老井的选址,还有组成,还是有点讲究的。据说,凿井的地方,都要找风水先生反复查勘,才能定夺。有人说,如果选址失当,不仅水源枯竭,水质苦涩,甚至还会带来祸害,会影响人丁是否兴旺,是出奸臣贼子还是栋梁忠良呢。地址选定,还要选一个黄道吉日,鞭炮齐鸣,祭告上天乃至列祖列宗,就开始人工开挖,待到深挖不止,井水喷涌,再暂时遮掩,等所有工序完成后,再让井水蓄满,慢慢澄清,才可饮用。沿井壁围筑砖石,是为了防止泥土剥落,影响井水清洁,这样精巧谋划,还是要费不少功夫啊!待井壁圈好,讲究一点的,还有沿着井口四周,平整出轩敞的平台来,要远远高于平地之上,防止雨水倒流井中,砖石铺地,辅助于石凳石椅,便于来打水的人顺序而为,有个歇脚的地方,这样的所在,据说就叫井床。记得小时候,在井床上玩耍,尤其是月色皎洁之时,俯身往井里探望,还是有点幽深神秘,有岩石围筑,层层叠叠,缝隙间长满了各种葱绿的植物,在清澈的井水上投射着迷离朦胧的影子。乡亲们来打水的时候,井绳晃悠,水桶沿着井壁顺溜而下,打水人再用力摆动,水桶晃悠几下,便沉入水面,被人提起,便满载而归了,如果口渴,不用什么茶缸水瓢,蹲下身子,就着水桶,一饮而尽,甘冽清甜之气,令人全身舒坦,神清气爽。

    井床开阔,周围树荫遮挡,又被村子里三狗、焕顶等人经常清扫得干干净净,生产队开会,农闲时瞎子艺人说河南坠子,甚至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有人端着饭碗,在这里聚集交流,互相抬杠,享受着最为底层的苍生百姓的些许欢乐。这里就往往成了村人们交流闲扯侃大山的好去处,简直就是民间的“新华社”了。诊所里的来卿, 辈分虽低,但是医术高明,待人随和,见多识广,大家都爱听他的“瞎话”,似乎是林彪摔死很久了吧?大家都在议论叶群如何不好,嘴有点歪,外号叫“侧瓢”的,很气愤地说:林彪跑的时候,听说还偷了马克思和列宁的大衣,真不是东西!来卿说,胡说什么,林彪是元帅,啥东西缺?披着什么外衣,是一种形象的说法而已!众人都看着来卿,有点奉若神明的样子呢!不太安分的发成哥经常偷偷摸摸做点小生意,先是到汝河东襄城的小集上,后来还去舞阳的北舞渡,许平铁路上的丁营火车站倒卖点农货之类的东西,还去过襄城县城、漯河、临颍等大地方,回到村里,会经常说点外面的精彩,说到他看的日本的电影《望乡》,还有印度的电影《流浪者之歌》,不停地啧啧着嘴巴,很是神往艳羡的啊。

  好像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的有一天,是一个傍晚时分,已经是倦鸟归巢炊烟四起的时候了,父亲到老井来挑水,结果就被“上边的人”带走了。说是要去参加什么学习班?上边的人被村支书带领着,据说是观察等待了好一段时间,趁老井边上没有人,就把父亲弄走了,连家都不让回。甄团婶看到这一切,就赶紧去喊妈妈,妈妈赶到老井,只看见挑水的勾担还在,水桶里的井水还在微微的晃动呢。妈妈到家里赶紧找了些换洗的衣服,还有几张烙馍,一口气追到小石桥,才把东西送到父亲手上。妈妈多年后,经常说到,在老井的井台之上,躺在地上的挑水的勾担,还有两个静默无声的两个水桶。等父亲从“学习班”回来,爷爷就有点糊涂了,时好时坏。

   后来,到镇上读书,看了郑义的小说《老井》,也看了张艺谋主演的电影《老井》,有一点莫可明说的苦涩。但当我读到莫言的小说《红高粱家族》中,“我”被姐姐带着,还有“弟弟”,为了躲避日本人,躲藏在一个枯井里,所发生的“ 弟弟”饥饿恐惧而死,姐姐从原来紧紧抱着“弟弟”到“弟弟”死了之后的恐惧惊慌,像刀子一样直逼人心最为柔弱之处,读到这了,想起村子里的老井,忍不住涕泪交流,痛哭失声。

   爷爷说,当初老井之上,还有辘轳把,是为了老年人或者妇女到老井挑水用的,后来,不知道被什么人破坏了,爷爷还很是气恼了一阵子,感叹人心不古。后来,大多人家都有了轧井,老井也就渐渐被冷落了。如今,许多人都出去打工了,老井还在吗?

   刚刚去世的于是之说,自己这条鱼,遇到的都是开水的时候,山河万里,平生未展,看似诙谐,似有多少遗憾和不甘,又有谁人能知?昨晚,做了一个梦,自己成了老井中的鱼儿,怎么也走不出来了。一阵惊慌,梦中醒来,再难入眠,“山川不改旧时,邱陇多为陈迹。感今怀古,抚存悼亡,不觉涕之无从也”。

   老井,你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