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癸巳书单待商量   

2013-12-20 12:02:00|  分类: 党的历史,书单,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年岁将尽。回顾一年书海飘零,真是惶惑多于清醒,困顿强于宁静。且不管纸质书何时消亡,电子书即将风靡,而身处中国本土,最为亟需和亟待解决的则是在全球化背景之下万千公众对常识的渴望对理性的呼唤对历史的审视对最为本真的人性的自省。书海茫茫,横无际涯,从中选取十本书,实在是挂一漏万,贻笑大方,也仅仅是非常狭隘的一得之见,且待商量,就教于大方之家了。

    《看见》。这是一本名气大得惊人但也不乏争议的书,作者是央视的名记者主持人柴静。柴静并非科班出身,也不是什么名校毕业,一个黄土高原的弱女子到湖南读了一所几乎籍籍无名的学校,后来到一家电台兼职,但就是这样一位小女子,因缘际会,到了央视这个驳杂的大江湖,媒体的江湖,在这样的平台之上,她凭借着站位的优势,还有自己的聪明、勤勉、刻苦,不断磨砺自己丰富自己,关注现实,用心体察,并不满足于画面语言的稍纵即逝,而是依据大量的采访手记,重新梳理整合,把自己所经历的新闻事件、新闻人物,重新以新的面目,奉献给社会。并不排除此书的名人效应,也无法回避她背后团队所付出的艰辛,但文字却的的确确是柴静的,作为几十万媒体从业者中的一员,她不是最勇敢的,也不是最深刻的,更不是最为令人满意和钦敬的,但她以自己的文字,为这样繁复复杂的时代做出了一个小小的注脚,至少她是认真的,当然也有初衷的真诚吧?

    《邓小平时代》。这是一本期待已久也充满着不同声音的书,但这本书能够在大陆较为顺利的出版发行,且删改的文字与港台版相比,也就几万字而已,实在应该向那些为此书付出默默劳动的人致敬。令人沮丧的是,作者仍旧是外国人,此书的翻译者冯克利先生不无辛酸地说,什么时候,中国政治人物有点像模像样的传记不再为外国作家所垄断我也不要费尽心力地去翻译啊!冯克利在傅高义演讲现场此话一出,满座默然。傅高义先生是继费正清之后在美国最为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他本来是研究日本的,但在自己七十多岁的时候,突发奇想要研究邓小平。这位老先生汉语讲得相当流利,而他为了撰写邓小平的一生,采访了大量人物,走访了许多地方,采访的人物之中,有崇敬邓小平的,有非议邓小平的,但傅高义都进行了自己的处理和分析,对在邓小平一生中有着重要影响的人物,傅高义也有自己独到的判断。但傅高义并不是详细展示一个历史人物的一生,而是主要截取他一生中最为华彩的篇章,这就是改革开放年代的邓小平,他称之为邓小平时代。

   《国步艰难》。如何看待1949年之后中国道路的发展路径?如何评价1978年之后的改革开放的中国?大致的前后三十年是一种什么样的内在逻辑和历史关联?许多自尊自爱的学者都在进行着自己的思考和研究。国防大学的肖冬连先生的《国步艰难》,选取的是中国社会主义路径的五次选择为研究对象,他从实行新民主主义、仿效苏联模式、追寻赶超之路、发动继续革命、转向改革开放等五次选择,实际上是简要而准确地梳理了中国大致64年来的历史轨迹,值得称道的是,肖冬连先生不是用极为沉闷的公文语言来书写历史,而是根据自己的研究判断,征引大量方方面面的文献资料,但又不是主题先行,以论带史。看似极为棘手的难题,肖冬连先生也不是一味回避,而是勇于面对,袒露自己的立场观察。这应该是继林蕴晖、王年一等人之后的令人信服的此领域的研究专家了吧?他有一本《求索中国:文革前十年史》,也是一本值得称道的厚实之作。

   《正值神州有事时》。今年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就目前而言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来看,影响最大的人物,无疑是毛泽东与邓小平,而毛泽东作为第一代领导核心,其作为、风格、处事原则、人生点滴都是后人所津津乐道的话题。顾保孜不是学者,而是纪实文学作家,但她借助于已有的研究成果,结合曾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新华社的摄影记者,生动丰富地展示了毛泽东的种种不太为人所知甚至是被人所忽略的诸多细节,一一展现,惟妙惟肖,应该算是同类作品中较好的一部作品。顾保孜是军旅作家,她的《毛泽东最后七年风雨路》是她与杜修贤合作的成果,而此书则是她与钱嗣杰合作的结晶,展示的毛泽东是文革前后的种种思虑作为,似乎更为引发读者的兴趣。

   《苏北少年“堂吉诃德”》。中国作家的被分类似乎很天经地义但也很莫名其妙,有的称之为儿童文学作家,有的称之为报告文学作家,有的称之为现实主义作家,有的是诗人,有的是散文家,各有壁垒,各有圈圈,大有你瞧我不顺眼我瞧你别扭的架势,井水不犯河水,甚至还有点不相往来的味道在。难道说卡尔维诺写了《意大利童话》就成了儿童文学作家?安徒生的伟大仅仅是他的童话?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毕飞宇似乎是成功的严肃文学的作家了,有他的《平原》、《推拿》,当然还有早期的《玉米》、《青衣》在,但毕飞宇却写出了一本近似儿童文学的《苏北少年堂吉诃德》,写自己的少年旧事、成长经历、父母双亲、少年玩伴、成长环境,但在这样的平实而真诚的叙述之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人成长的嬗变点滴、人情世故、时代沧桑,甚至还有更为隐秘的家族伤痛。谁能知道,就连毕飞宇的名字之中看似简单的一个人的符号却浓缩着打上时代烙印的某种沉重的耻辱,还有伤怀?

    《共同的底线》。这是秦晖先生的一部随笔集。秦晖先生在价值取向和审美趣味大多数人都有所了解,秦晖先生在当下思想界的影响也自不待言。但在如今众所纷纭无主题变奏的时代,秦晖先生提出共同的底线这一问题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针对性。左右也好,政治经济也罢,不管什么主义,何种文化,总要遵循一条底线。秦晖在书中就吉登斯的《第三条道路》、塔吉耶夫的《种族主义的起源》、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甚至还有郎咸平、崔之元、王小波等,都有自己的观察和判断。进入秦晖先生视野的都是很宏大的叙事,诸如自由、乌托邦与强制、现代思想、制度创新、权力与责任等,秦晖先生不仅研究东欧与苏联,他在多年前居然有一本《曼德拉传》,如今,经过重新梳理与增删,《南非的启示》,因为曼德拉这位传奇的世界伟人的去世而再度被人关注,但我们感兴趣的并不仅仅是曼德拉的一生经历,而是新南非近二十年来的发展道路所给予我们的种种启示,不是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吗?

    《世界史》。中国人睁眼看世界的历史并不太长,我们经常所提及的是晚清时期的林则徐、魏源、徐继畲等人,当然后来曾国藩、李鸿章,当然也包括恭亲王奕䜣等人大力推动学习西方变法自强,郭嵩焘、容闳等人更是亲赴欧美,实地考察,但时至今日,虽然说已经成为地球村了,但中国大规模改革开放也不过只有不到四十年的时间,如何形成一个完整的观察世界文明的框架而不是囿于一己之见井底之蛙避免夜郎自大?多看点世界史似乎是祛除虚妄自大的一种办法。我所说的这本《世界史》是威廉麦克尼尔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期撰著的书,但经过时代的不断变迁,他有不断加以修订完善,但他的基本观念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坚持认为世界史只有文明间的互动才有意义,文明之间就是冲击反冲击征服反征服,从彼此隔离孤立到动态交互,类似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把全球囊括胸中,进行一番梳理解说,非一般人所能为,这本书自面世以来一直受到关注,被称之为虽然内容包罗万象但文字却简明流畅。作者是加拿大人,他父亲也是历史学家,他当过兵,后来是芝加哥大学的历史学教授,收到汤因比《历史研究》的启发写了这本书,但麦克尼尔的世界史只写到1945年二战结束。

   《生命最后的读书会》。这是一本相当独特的书。起初看到这个书名,我甚至有几分排斥,实在不太愿意直面如此残酷的场景:母亲已经身患绝症,却要以读书来忘却苦痛打发在人世间的最后时光,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于定力啊!作者的母亲是一位伟大的知识女性,她喜欢读书,热心公益,学习过舞蹈,对自己的子女教育也很上心,他的儿子是一位出版人,曾经出版过《长尾理论》、《你在天堂遇到的五个人》等,母子二人所读的书并不是什么深奥艰涩的经典名著,但两人阅读之后,彼此交流心得感受,还进行争论讨论,他们读《灿烂千阳》、《追风筝的人》、《圣殿春秋》、《飘》、《战争风云》、《哗变》、《霍比特人》,甚至还有《魔戒》、《纳尼亚传奇》、《魔山》、《法兰西组曲》、爱丽丝门罗的《太多的幸福》,书的范围广泛而又驳杂,但也不仅仅局限于书,他们也讨论戏剧、电影,在彼此这样的交流家常之中,家人围坐灯火可亲的温暖氛围令人心伤欲碎而又并不过于恐惧沮丧。书的作者叫威尔施瓦尔贝。

    《绝望锻炼了我:朴槿惠自传》。如今的世界政坛之上,女性领导人已经并不少见。美国的希拉里曾经距离白宫只有一步之遥,但这位学法律出身的前总统夫人在国务卿的位置上照样是风生水起可圈可点。德国的女首相曾经是物理学博士,也是来自所谓东德的曾经的叛逆女性,但她的主政的德国,几乎成为欧洲的心脏。不说东南亚的英拉、科拉松阿基诺、阿罗约、梅加瓦蒂,当然还有昂山素季,就说韩国的朴槿惠,她出身与这样的政治世家,但在她父亲遇刺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善心欲绝精神崩溃,而是追问三八线有事否?在自己所经历的种种磨难与绝望之中,这位看上去如此柔弱的女子承担了一切,她自称自己喜欢中国哲学,喜欢冯友兰的书。同样在政治的漩涡中沉浮,朴槿惠的修养与风度,不管与何人相比,都令人心生敬意。

   《闲来笔潭》。政治人物退出前台之后,撰写回忆录,研究若干问题,似乎已经成为常态。当年,邓小平曾经坦言自己不写回忆录,既没有时间,也不大喜欢说自己。但中国的回忆录之多,恐怕与中国的博士数量,都应该算是世界之最吧?这样众多的所谓回忆录、讲话汇编之中,当然也有很受追捧的,如李瑞环的书,还有就是钱其琛的《外交十记》,而吴官正的这本《闲来笔潭》可谓后来居上。吴官正曾经的职守给人以正襟危坐严肃庄重之感,但他退下来之后回首自己的一生功过得失种种心得感受,令人耳目一新之感。他讲自己名字的由来,说人在位置与不在位置的差别,世风、官场、人情、百态,在看似不善言谈之中都是心如明镜。这位来自江西的农家孩子,考上清华大学,被分配到湖北一家工厂,历史的际遇,自己的勤勉,使他在政坛崭露头角,而吴官正对自己的仕途生涯却有达观通透的看法,他甚至还写小说,还画画,近几期的《南方周末》这张被北大某教授不断诟病的报纸上,接连刊载了吴官正的画作,当然还有隽永深刻不无寓意的简短文字。一个曾经的政治局常委,如此展示自己的情怀敞开自己的心扉,在中国,实在是别开生面。

  

 

 

 

  评论这张
 
阅读(12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