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大柿树  

2013-02-25 17:04:00|  分类: 柿树,条件,生机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乡的原野之上,因为土地金贵,各种树木就只能找边边角角的空间生存。好在也都不是什么娇嫩的树种,只要有了最为基本的条件,她们就能蓬蓬勃勃旺盛茂密地生长起来,最为常见的自然是柳树、白杨、榆树、桐树,当然还有一些果树,诸如梨树、杏树、桃树、枣树等,一到春天,就花枝繁茂,生机盎然,整个村落都被点缀得如同一个大花园一般,处处洋溢着安详恬然的意绪,很有点避开喧嚣静守一方田园的味道,但我经常萦怀难忘的却是我家门口的那棵大柿树。大柿树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中原的村落,看似静卧在旷野平畴之上,不显山露水,都是一副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气定神闲,但是,你如果有兴趣深入进去,住上个月儿四十一年半载,你就会多少明白,小小村落,看似普通平凡的衣食男女,也许诞育过了不得的人物,造就过惊动方圆百里的英雄,即使村落里的家长里短,看似鸡毛蒜皮,可也是生动活波的大舞台,也有惊心动魄的大政治啊,要不胡耀邦每到一个地方都要看县志,察既往,走村串户,这并不仅仅是在作秀显摆,而是深谙为政之道的一种风范。只要看看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细细体会孙少安孙少平兄弟艰辛备尝的苦难历程,你也许就不会再居高临下地随便轻蔑小看一个村落了吧?你如果沿着横贯村落的蜿蜒长街一路自西往东缓步走来,经过几个庄严古朴堪称巍峨的门楼,还有有大有小水波不兴偶有鹅鸭悠闲浮动的池塘,北方人很豪迈也很通俗地唤作大坑,再看到已经有点倾颓但威势仍在的斑驳寨墙,那是当年的村民们奋起自卫抗击蹚将土匪留存下来的英勇但也惨烈的见证,出了寨门,一路东行,若是在盛夏时节,你就会看到阔达浩淼的大柿树,安详静默地矗立在十字路口的东北角上,蓊郁繁茂肥硕的叶片因为枝干的张扬跋扈而微微向西南风向倾斜地延伸看来,整个老树的枝干虽不挺拔,但却壮实恣肆四外扩张,东西南北挺立昂首,根本没有收缩阵地固守一隅的丝毫打算,这样的枝繁叶茂竟势奔走,最终的结果造成了周围再无树木生长,岂止是大树下面不长草,任何东西都很难生长啊。这样的遮云蔽日,浓荫匝地,似乎顺理成章毫无争议地成为村民们歇凉议事遮风挡雨的云罗伞盖了。

   我天生愚笨,手脚很不麻利,登高爬树,和哥哥弟弟相比,都差距很大,再高的树木,他们往往都能够攀缘而上,猱进鸷击,令人心生羡慕。不要说白杨、桐树,我难以攀爬,就是看似低矮简单枝干柔顺的村东桃园里的桃树,我也上不去,虽经哥哥弟弟一再帮忙协助给予极大协助,还总是以失败而告终,令人气馁气短懊恼不已。但是,大柿树是一个例外。也许大柿树在是太古老了,她的主干当然几个人都难以合抱,但年轮太久,斑驳陆离,树身之上坑坑洼洼,完全可以拾级而上了。大柿树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树干伸展,也是扎实缓慢,层层递进,绝少大开大合突飞猛进,都是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硬实功夫,这样的推进方法,让笨拙胆小的我也可以小心翼翼地攀附而上,领略到一览众山小的风光无限。那个年代,在旷野之上,除了大地主家的房屋是楼房之外,哪里能够见到什么高楼?大柿树之上的枝干盘旋虬枝,天造地设,有的地方可以靠倚可以坐卧,甚至可以几人联排,发现这样的别有洞天的妙处,那种欣喜雀跃的心情,实在不是都市里的孩子吃到肯德基的喜悦所能形容。在这样的铺天盖地的层层叠叠的浓荫之中,一位少年隐身其中,仰望远方,俯瞰大地,那是一种怎样奇妙的人生体验啊!往北边眺望,可以看到汝河水缓缓流淌,更能看到北边的村落,分辨着苗府、冯庄、横梁渡、祝冯、胡冈、孙庄,孙庄,是哥哥订娃娃村的村落吗?一阵浓烟飘散,隐隐约约的汽笛长鸣声传来,正是从丁营往平顶山方向的火车隆隆驰过,桥就横卧在汝河之上,那座桥,村民们都叫做大洋桥吧?火车飞驰,消失在远方落日的余晖里,望着天边橘红色的晚霞,小小少年也许体会到了某种惆怅和失落吧?在大柿树上,往东南瞭望,有尹湾、姜渡口、炼石店,还有襄县的小集、舞阳县的北舞渡,正是三县交界的地方啊,三条河,汝河、湛河、沙河,就这样交汇在了一起,这样的会师,没有互争高下谁为正统的纷争,没有犹豫不决别别扭扭地私下分赃,更没有互不服气掉头而走的分裂,相互寒暄拥抱,似乎很是亲热的样子,然后就马不停滴一路东流了!望着这样的三水并流,小小少年郎会凝神注目,静望无语。大柿树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秋冬时节的大柿树,脱下了春夏的盛装,挂满了红莹莹黄橙橙的柿子,如同红灯笼一般,看似丰收喜气令人欣慰,但在我看来,却有点被盘剥搜刮的凄凉,甚至是残酷。没有了树叶的遮盖,苍老的大柿树,耸立在那里,空阔寥落,春夏时节的鸟儿栖落其中,哪能看得见一丝一毫?但是,在这个季节,老鸹、麻雀、吃杯茶,甚至不三不四的鸟儿都来了,嘁嘁喳喳,你争我夺,有的柿子,高挂在枝条之上,人也很难够着,这样的果实,被称作“饿老叼”,大概是指很难被摘取吧。大柿树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如此丰盈的果实,似乎与大柿树无关,她默默地矗立在那里,听任别人的摘取,甚至是柿子自己很诚恳自愿地掉落,任人捡取甚至踩踏,也许她们指望的来年春天的重生?这样的季节,如过在启明星正在闪烁的时候,悄然爬到大柿树之上,静静等待,会看到一轮红日从柏宁冈上冉冉升起来,各种色彩的变幻,会令人产生震颤与眩晕。谁说只有海上的日出或者黄山的日出才壮丽炫目?站在大柿树之上看平原日出,也同样令人心旷神怡遐思绵绵啊!

   还是难忘这棵大柿树的夏季,躲在这样的阴凉里,看了多少令人心醉神迷的小说啊!

  春天来了,家门口的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大柿树,又要发芽吐绿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