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剃头匠  

2013-02-08 14:15:00|  分类: 剃头匠,大为,弟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庄上有一外来户,姓陈,大人小孩都喊他陈豹,寄住在一队,主要是负责为大家剃头,文雅一点的说法,叫理发。弟弟顽皮乖巧,聪明伶俐,很是讨人喜欢。弟弟头发稍微长一点,陈豹就会喊他去理发,但是,陈豹并不负责我们队的理发,究竟是何原因,就不清楚了,负责给我们理发的是柏宁冈那边的,大概一个季度来一次吧,姓马,还经常带一个徒弟,腿有点残疾,是个瘸子,姓马的师傅很凶,也很势利。印象深的,我们排队等候,可一有大人带孩子来,就加塞,享受一点特权,似乎占了多大便宜,是很荣耀的事情;如果是有点头脸的人来了,诸如村支书、生产队长、会计、民兵营长之类,姓马的就会点头哈腰,特别殷勤,剪发、洗头都特别细致入微,刮胡子的时候,蹑手蹑脚,左右转动,仰脸低眉,极尽百态。如果是一般人,就马虎多了,嘴里还不干不净地说着粗话,极不情愿的样子,至于小孩子,就更是潦草了,用推子推头发的时候,漫不经心,粗枝大叶,经常会夹着头发,小孩子即使疼得厉害,也就忍受了。当然,也有奋起反抗的,哥哥有一次,遭受如此遭遇,便激烈反抗,大声申辩,令这位马师傅大为惊骇,等轮到我开始剃头的时候,姓马的就客气多了。看我得意地样子,哥哥很是不服气,哼,还不是我斗争的结果!

    有人说,大清入关之前,汉人是不剃头的。我一直疑惑,不剃头,都长发披肩,胡子拉碴?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云云,如果这样,人还怎么做事情啊?关云长的美髯飘飘,也是需要条件的啊!一直不喜欢道教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看他们留着山羊胡,头发盘在头上,看着就别扭,至少不卫生吧?博学的人说,游走在民间的剃头匠,最早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与皇宫大内有关的人,有的还是“血滴子”呢。这些人,最初的名义是为大家剃发,所谓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两者必居其一,杀气腾腾,生杀予夺,很有几分后台很硬的张扬跋扈啊。剃头的看到不顺眼的,甚至是受人指使,挟嫌报复的,就以抗拒剃发的名义,堂而皇之把人头割下来了。这些剃头挑子,据说,也是有讲究的,挑子一端,有一个圆笼,装着烧水的炉子,还空着一个地方,说是专门放人头的,圆笼旁边立一旗杆,原初是有什么尚方宝剑圣上旨意的意思,后来就演化为随随便便的旗子了,如今遍布城乡的理发厅门前,都有一个转动的似乎很怪异的装置,就是这样来的,算是剃头的店招吧?这些人,散布在城乡,构成一张巨大的网络,是否真的如中情局克格勃一样担负着什么使命,也就真的难说了!难怪我们村的姓马的剃头师傅如此狗眼看人低一脸横肉,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背景啊。剃头匠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剃头是手艺活,“虽属雕虫小技,却是顶上功夫”。马师傅虽然脾气古怪,但据说手艺还是不错的,梳、编、剃、刮、捏、拿、捶、按、掏、剪、剔、染、接、活、舒、补,这其中包括梳发、剃头、刮脸、掏耳、清眼、染发、按摩、正骨等,可讲究了!这些手艺,马师傅一般不大用,也就是遇到很特别的人物,才露一手,不如大队支部书记王朝兰的老爹王福堂,还有就是诊所的来卿等,一般人,哼,休想!在农村剃头,秋冬农闲时节,多在生产队养牛养马的房子里,这些饲养牲畜的地方,有一特殊的叫法,叫牛屋,也往往是冬季生产队开会议事的地方,有点乡村议会场所的味道。春夏时节,就简单多了,在老井边上的树荫下,在池塘边上的凉亭里甚至是大柿树下,剃头挑子一放,炉子烧起来,凳子随便一放,一个铁制的洗脸盆,不知道用了多久的剃头布往大家身上一围,就开始开工干活了。遇到小孩子,毛师傅估计也就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头发就理好了。满脖子的头发茬,他也不管不顾,我们就跳到池塘里,自己去清洗了事。这马师傅,真是拿小孩不当干部啊!

   陈豹、马师傅对他们的工具都很钟爱,严加保护,不容他们染指。他们的推子,剃刀,还有镊子、剪子,都是花样繁多,分门别类,存放得错落有致,尤其是他们手中的镊子,类似于剪刀,但似乎又有所不同,挥动潇洒,玲珑有声,声音特别悦耳,还有剃刀,刀刃薄如蝉翼,在人的下吧下挥动翻腾,被刮者仰头比闭目,怡然自得,马师傅则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只听到丝丝响动,余音袅袅,摄人心魄,这碗饭,还真不好端啊。剃头匠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有人说,马师傅是陈豹的徒弟,没有得到证实,不敢乱说,但很明显,陈豹的人缘要比马师傅好多了。陈豹孤身一人,有人说襄县的,也有人说是舞阳的,他喜欢抽烟,也爱喝酒,几杯酒后,就会哼唱几句“磨砺以须,问天下头颅几许;及锋而试,看老夫手段如何”,一步三摇着往一个寡妇的院落走去,身后月色晃动,一路清霜。

  后来,分责任田了,就很少看到剃头师傅了。陈豹,还有马师傅,都好吧?

  评论这张
 
阅读(8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