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李长声说日本  

2013-03-13 12:1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长声说日本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著名旅日作家李长声近期出版了新书《哈,日本》,国人对日本的了解,大多还停留在黄遵宪、周作人、戴季陶等人的著作。长声先生虽然名气不如上述几位,但是在很多领域,他对于日本的理解和见识有过之而无不及。本期网上大讲堂,将邀请李长声从日本人的民族精神、文化现象、历史渊源、社会百态、衣食住行、文学艺术六个方面,为网友开启对日本文化的“入门课”。
    
    精彩语录
   
    李长声:最近看了一本书里提到日本人欺软怕硬,其实这个观点我一直不同意。为什么?因为日本历史上经常是不知天高地厚,因为它在历史上,隋代就要跟隋炀帝平起平坐,比如偷袭珍珠港,这时美国也比它强大很多。不是欺软怕硬,如果有这个想法,我们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恐怕还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翻版。
   
    李长声:说日本人欺软怕硬是错觉

    主持人:各位亲爱的新浪网友大好,欢迎收看新浪“网上大讲堂”,我是尹俊。今天要跟广大的网友来谈一谈异国的文化,特别是异国的风土人情。今天给大家请到的这位嘉宾是著名的旅日作家李长声李老师,欢迎李老师。

    李长声:大家好。

    主持人:李老师是向国人最早介绍日本文化、日本风土人情的作家,我们通过您的很多作品、很多文章,包括专栏文章,对日本这个社会,包括日本人的生活状况有了一个比较细微的认识。所以,今天我们很荣幸请到李老师,跟我们再来谈谈,因为您现在在日本生活,谈谈您所见到的日本文化也好或者是日本当前的状况。我们知道您最近又出了一本跟日本有关的作品,刚刚出版。

    李长声:带过来了,《哈,日本》。中间有一个逗号。

    主持人:我知道“哈日”这个词,“哈日”是对日本文化比较喜欢的这群人,这种状态叫哈日。您的《哈,日本》这个作品里大概写了什么?或者为什么这么来起一本书的名字?

    李长声:这本书里面的东西比较杂,大致这么多年来在日本看到的、想到的和自己的一点感受写下来。我之所以叫《哈,日本》,我是想把自己定位在哈日和学者之间,给自己这么定个位。也不是完全“哈日”,又够不上学者,向学者学习,读点学者的书,尽量帮助一些“哈日”的朋友从“哈日”到“知日”,有这么一个过程。所以,就叫《哈,日本》。

    主持人:这本书的侧重点跟您以往写的内容的侧重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

    李长声:可能因为时间比较久,观察也会越来越深入,有一些想法也会有一些变化。特别是我有时有一个看法,我们中国人在观察日本上,这么多年来,特别是从清末以来,比如说黄遵宪一直到周作人,大家都有一个看法,中国人不屑于了解日本。我觉得现在中国的一些学者在谈到日本的时候,也还是有这种态度。我最近读过两位学者写的书,都是很好的学者,他们的书很畅销,卖得很好,但是他们偶然谈到日本,因为他不是专门研究日本的,但偶然谈到日本的时候,里面脱离了严谨的态度,好像日本的事情可以随便说,随便敲打。

    比如说最近看了一本书里提到日本人欺软怕硬,其实这个观点我一直不同意。为什么?因为日本历史上经常是不知天高地厚,因为它在历史上,隋代就要跟隋炀帝平起平坐,比如偷袭珍珠港,这时美国也比它强大很多。不是欺软怕硬,如果有这个想法,我们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恐怕还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翻版。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日本中国通很多,但是在中国日本通太少了。

    李长声:有时是一个心态问题,比如谈美国把它打败了,日本人对美国服服帖帖,这种说法也都不准确。我在日本这么多年,跟日本国人交往,其实他们很恨美国人,美国人丢了两颗原子弹,现在虽然还跟他好,但这是卧薪尝胆。

    主持人:用了一个词“卧薪尝胆”,当年被美国欺负了,过了半个世纪还记得。

    李长声:早晚会复仇。

    主持人:您认为复仇有可能。

    李长声:完全有可能。

    主持人:大家都没去过日本,我们可能从国内的媒体或者是自己有限的渠道了解的日本是不一样的。我有一个朋友他从日本留学回来,他所介绍的日本我完全无法想象,我从他那里了解到原来日本跟我所了解的不一样。所以您这本书可能也能起到这样一个作用。

    李长声:但愿。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对日本的文化界、出版界有所了解,我们发现一个现象,中国要提到日本作家太多了,稍微大一点的书店就会辟一个专区叫“日本文学专区”,日本之前比较有名的作家也好或者是现在正红的作家也好,他们的作品能够在出版一年之内或者一年之后就摆上中国读者或者中国书店的书架,而且卖得很好,像村上春树、川端康成等等,以及我今年也采访过其他日本作家,甚至可以来中国宣传自己新出的书。这样一个情况,同时我们也发现中国其实不乏好的文学作品,但是中国的书籍被翻成日文,或者是在日本跟他们见面的机会比较少。这就出现了一种出版不对等的现象。像这样的一个情况您是怎么样来看待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或者是如何形成?

    李长声:现在看书店翻译的日本书比较多,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说明我们的出版很发达,搞得很不错。但是我自己觉得,多少翻译得有点乱,混在一起,既有很跟日本同步的,刚出不久就翻译过来,但也有很多在日本比较过时的书,混在一起。过去听有人讲中国比日本落后20年,但是结果一看那个书,真落后20年,因为那是20年前的书,在日本已经早就过时了,有时有这种感觉。

    再就是现在出日本比较新的书,有一种乱抓的现象。因为文学判断,还要经过评论家的判断,马上抓来就未必准。但是中国文学在日本被翻译的比较少,这个问题是中国文学本身的问题。人家想不想翻译是你自己的问题,如果你的文学好到了人家必须翻译,不得不翻译,甚至要盗版,那就不错了。

    主持人:您是觉得中国文坛现在没有太有分量的值得别人拿去翻译的作品?

    李长声:我觉得是日本人这么觉得,所以不翻译。

    主持人:我们自己也觉得。这两年作家很多,畅销书很多,但是真正有价值、有分量的少。

    李长声:对。不敢评论,在日本不大翻译这确实是一个事实。

    主持人:这是一个原因所在。所以,中国是不是可以从日本出版或者是文化的运作方面学到他们的经验或者是运作方式?

    李长声:对,因为有时中国有些说法“文学或者出版走向世界”,这不是你说走出来就走出来,你自己要把它推向世界,你的东西要好。比如日本漫画现在走向世界、走遍世界,也不是它很主动走的,都是大家硬把它拉到世界上,特别是亚洲的很多国家特别喜欢漫画,其实还是看自己东西的质量。

    主持人:质量很重要。

    李长声:你(的质量)好人家自然会翻译、出版。

    主持人:所以我们还是要有好的运作机制,把好的东西呈现出来。今年我们知道是日本的国民读书年,我们所说的书可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文字的出版物,很厚的大部头,现在很多书都已经变成电子出版物,电子化了,所以出版业现在逐渐利用起来这个多媒体的载体了,比如说手机小说、电子书,下载在iPad里的这种电子书,是不是对文化产业会带来一定的影响?

    李长声:影响应该是比较大的。我觉得电子出版、电子书早晚有一天会取代传统书本的主体地位。日本举办这次“2010年读书年”,这个活动也有它的问题,我觉得是两点:第一点,这个活动等于是为了挽救传统出版,是针对电子网络出版这方面去的。他觉得网络在冲击传统出版。其实他们没有点顺应潮流,有这个问题;第二点,他针对的是活字阅读,主要提倡活字阅读,提倡读书本、读活字,这个活字是针对漫画去的,因为漫画活字里文字很少,所以提倡一个活字,就是说大家要读书,不要老看漫画。但是这个问题是出版自己造成的,这些漫画都是传统出版自己出版的,还有这个问题。所以,读书年这两个问题没有明确的解决,只是提倡读书。因为一年已经看下来了,活动已经结束了,好像是学校晨读都搞得比较好,但是效果不大。

    主持人:不管是推广也好,可能还跟过去差不多是吧,只是多了一种阅读的方式,这是对日本来说。

   李长声:对,多了阅读方式,读书是要有概念转变,特别书到底是什么意义?特别现在电子书也是书,大家都在阅读,只要是阅读,具体阅读的一种物质状态是纸本书还是电子书,这一点有点没辨清。提倡阅读到底怎么个提倡法,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李长声说日本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精彩语录

    日本为什么有这么好的文化传统,跟我们的文化为什么有区别?很大的不同点在于日本的文化自古有漫画的性质。如果从美术来说,太古的不说,只说日本一百多年前的浮世绘,大家也都知道浮世绘。其实浮世绘也有一个叫法,叫“笑绘”,本身就是说它已经含有漫画的性质。它的文化传统就是有漫画的性质。而且我觉得这个传统,当一个民族文化接收外在文化的时候往往会产生这种现象,因为它在接受过程中很可能给它漫画化。

    李长声:日本文化自古就有漫画的性质

    主持人:没错,刚才我们聊的是今天访谈的第一部分,我们聊聊日本的出版文化,包括日本的文学现状。毫无疑问的一点,我们知道基本上日本比较知名的作家或者学者,写书的人,他在国内都会有粉丝,而且很多知名的日本作家在国内的粉丝,我感觉不比日本少,这是我的一个直觉。接下来我们换下一个话题,聊聊日本的平民生活。

    日本普通人是怎么生活的。这可能需要亲身在这个国家生活过,有近距离了解,因为我们知道日本民族很含蓄,必须需要很长时间跟他们接触,才能真正认识到这些人的内心或者外在的情况。所以,我们今天聊聊暧昧的岛国。

    我们说到日本的国民行会用“暧昧”这个词。先说说日本的漫画,其实中国人,包括我们这一代成人都在看日本的漫画,小时候就看《机器猫》,看“一休哥”,“一休哥”可能是我父母年轻的时候都可能看到,我小时候就看《机器猫》,现在我们大了看《蜡笔小新》,现在我们人到中年还有“日和搞笑漫画”,也做成动画的形式。

    日本的漫画包括卡通人物陪伴了我们这么多年,而且这个产业好像一直很发达。所以,我们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个漫画产业,当然是相关的产业,在日本如此的发达,而跟日本文化同根的中国却没有起来。

    李长声:从日本整个出版来看,先说一点出版,因为日本的出版到1996年达到最高峰。从1996年以后就开始走下坡路,现在一直在走下坡路。从它的销售额来看,它已经不到2兆日元了,已经完全下来了。这里边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杂志,一部分是图书。大头是杂,小部分是图书,比如说一兆多是杂志收入,不到一兆,8000多万亿应该是图书收入。但是日本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把漫画算在杂志里,所以杂志显得这一头特别大。但是漫画的营业额也是不断下跌。

    日本为什么有这么好的文化传统,跟我们的文化为什么有区别?很大的不同点在于日本的文化自古有漫画的性质。如果从美术来说,太古的不说,只说日本一百多年前的浮世绘,大家也都知道浮世绘。其实浮世绘也有一个叫法,叫“笑绘”,本身就是说它已经含有漫画的性质。它的文化传统就是有漫画的性质。

    而且我觉得这个传统,当一个民族文化接收外在文化的时候往往会产生这种现象,因为它在接受过程中很可能给它漫画化。比如我们接受一个什么主义,这个主义一旦跟现实结合有特色的时候,这个特色往往具有漫画的性质,可能走样,可能变成机会主义,就含有漫画性质。

    再有,日本漫画之所以发达,是战后日本很穷,穷得一塌糊涂,这时漫画是电影的瓜菜带,它代替电影,那时发展小儿书,就像我小时候小儿书也很发达。

    主持人:很多,现在都成古董了。

    李长声:那时我们也看小儿书,《三国》、《水浒》、《西游记》,大一点才看书。紧接着到了60年代、70年代,日本也有政治运动,也有学生运动,但是它那时候学生运动的口号是“一手拿着漫画,一手拿着政治性比较强的杂志”。就没有把漫画扔掉。因为日本那时一手搞革命,同时披头士、超短裙都是那时进入日本。

    主持人:相比较而言因为中国这50、60年没有给漫画一个很好的成长环境,包括老一辈的人可能都上山下乡去了,甚至饿着肚子,没有机会去看漫画。

    李长声:后来文化大革命都看不见了。

    主持人:看漫画是吃饱了以后才会有的一个娱乐活动,当你的吃饭成一定问题的时候可能不会想那么多。所以,可能连环画、小儿书开始出现的时候已经是70年代之后了,但它也昙花一现,很快被日本的漫画,被一休哥、机器猫、圣斗士全抢走了,于是国内的连环画,现在只有去潘家园的古书市场才能找着,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李长声:而且漫画这个词取代了连环画,这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失败。因为漫画这个词按道理跟连环画是不同的,而且日本的漫画,正好分着漫画和连环画两种,里边也有故事漫画或者叫剧画,统称为漫画,这是中国文化的失败,至少应该挺住,连环画这个词被取代了。

    主持人:据说日本首相都看连环画,在中国小孩看连环画都被家长骂,尽看没用的东西,学坏了怎么办,不同的观念,不同的成长环境。

    李长声:日本反对漫画的人也很多,不认为是什么高档的东西。因为首相看漫画是为了竞选。

    主持人:拉近和百姓的关系,看漫画。

    李长声:人家好投他的票。

    精彩语录

    江户就是现在的东京,那时叫江户,江户当年据说有百万人口,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那时城市里男多女少。为什么男的多呢?因为各地的诸侯,他们叫大名,都要到将军所在的江户搞一个“驻京办事处”,都要带着很多武士去,这些武士都是单身汉,都是抛家舍业的要跟到那里。所以,江户这个城市里男的特别多,这时发达的是两个,一个是妓女特别发达,再一个是女性的地位就高了,找不到老婆,所以日本传统女人一直掌握经济,看着她很贤惠,日本人上班族的钱都在女人手里掌握。

   李长声:日本的主妇权利很大,一直掌握经济

    主持人:其实我发现日本的“暧昧”,很多东西值得我们玩味。说完漫画,我们说日本文化的下一个关键词,叫主妇。中国人有一句不太好听的俗话,但是可能网友都知道,人生的几大幸福,比如说第一大幸福是娶个日本老婆,娶个日本老婆中国男人觉得值得,一辈子的幸福;然后住英国的房子,结实;雇一个中国的厨子。这是人生的三大享受。

   其实我感觉日本女性在国人的眼中是温柔的代表,觉得日本的主妇是集大家眼中的勤劳贤惠或者是女人很多优秀的地方于一体的,包括我在微博里有一个在日本的华人,中国人去日本生活,他每天就在写我今天做了一条鱼,我今天给家里人做了一瓶清酒,我今天在后园里种了一盆花,就写很优雅的主妇的生活。所以,在日本,一个真正的主妇生活是什么?日本女性最引以为傲的是什么?真实的日本女人真的像国人想象的那样吗?

    李长声:因为我们家没有日本主妇,谈起来有点难。这种印象是正常的,但是这种印象来自两点,第一点是来自于传统的印象。而且这种传统印象是和我们现在的印象相比,中国现在几乎没有主妇。

    主持人:中国是两口子共同工作,双方都是家庭收入的来源。

    李长声:也是这么一个比较。再一个,很多印象是来自于影视,未必是现实的。其实日本妇女温柔也好,贤惠也好,其实是一种生活习惯和教养。比如说我们古代也讲究什么贤妻良母,有这种教养。但是后来我们变成“半边天”之后,大家都上班以后,可能性质各方面都会有所改变的。因为大部分日本妇女,一旦结婚之后还是不上班的,不上班,她的主要工作自然就变成相夫教子,肯定要变。

    而且日本的女性,从教养,从她形成一种生活习惯来看非常贤惠温柔,但实际上日本的主妇权利很大,因为这是从江户时代就形成,江户就是现在的东京,那时叫江户,江户当年据说有百万人口,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那时城市里男多女少。为什么男的多呢?因为各地的诸侯,他们叫大名,都要到将军所在的江户搞一个“驻京办事处”,都要带着很多武士去,这些武士都是单身汉,都是抛家舍业的要跟到那里。所以,江户这个城市里男的特别多,这时发达的是两个,一个是妓女特别发达,再一个是女性的地位就高了,找不到老婆,所以日本传统女人一直掌握经济,看着她很贤惠,日本人上班族的钱都在女人手里掌握。

    主持人:女人虽然不工作,但是是家里的“财政部长”。

    李长声:这几年日本出现一个问题,就是退休后离婚的问题,丈夫退休之后,觉得孩子大了,丈夫退休了,这时觉得天天跟丈夫在一起,一辈子伺候他已经厌烦了,要离婚,说明从温柔一下子就变了。

    主持人:和中国不一样,中国的女人最怕老公跟自己离婚,在日本是男人最怕跟老婆离婚。从小被妈妈伺候惯了,结婚之后被老婆伺候,很怕跟老婆离婚,离婚以后一部分支柱就没了。

    李长声:饭也不会做。

    主持人:所以日本男性对女性太依赖了,中国女性可能在情感上对男性太依赖了,在中国就看到老公哪怕有外遇,老婆还要苦苦把老公追回来,等回来。

    李长声:所以有一个盲点在里面。假如中国男性觉得日本女性温柔,想找一个日本妻子。日本女人觉得中国男人顾家,想找个中国丈夫,这两个凑一起就麻烦了。

    主持人:书上说作为一个男人,日本老婆把你照顾得很好,但是一旦你失业或者没有办法提供一个比较好的家庭生活环境,这个女性很有可能会离开你,她是有福可以同享,但是有难不一定跟你同当的文化,当然这是书上说的,不知道对不对。

    李长声:整个我总觉得日本的文化有一个东西,整个是敬业精神,做主妇也兢兢业业。

    主持人:要把老婆当好。但是我有权利不想当。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我们说日本主妇的话题就探讨到这儿,大家感兴趣的话不妨在李老师的书里翻翻有没有记录。

    李长声:很少很少。

    主持人:下一次可以写。下一步我们聊聊日本的“裸体文化”,我提到日本“裸体文化”,脑子里首先想到的是日本的温泉,我听说日本的温泉里是男性和女性可以特别自然的赤裸相见,就在温泉里洗,可能那个人跟你关系不是特别熟,甚至不是你的家人,哪怕是同事之类,是不怕的,他们觉得这个很自然。包括我们看到日本有所谓的祭祀活动,裸祭,在这种活动上我们会看到很多日本人在裸体。这种裸体文化在日本,包括相扑,我也感觉就跟没穿差不多。“裸体文化”在日本怎么形成?它是怎么回事?

    李长声:我觉得它的“裸体文化”主要是传统,日本文化我觉得有一个特点,它有一定的原始性。比如说日本人都特别爱看《三国》,我们的三国时代文化已经很发达了,那时日本刚刚走出原始社会,具有原始性,同时中国的先进文化一下子进来了,所以既把原始性的东西保存下来又接受了中国的文化。所以,他的祭祀,祭祀有两大特点,一个是原始性,一个是农村性。比如在城市里很多活动都是带农村性。比如日本那么发达的一个国家,其实在城市里农村色彩特别浓,不像中国,中国反倒把农村色彩抹得很干净。这些祭祀活动,因为比较原始,所以就所谓裸。

    再就是日本的服饰问题,比如他不认为像相扑穿的东西怎么难看,很自然。而且裸的时候穿的衣服,他也认为很自然。但是实际上日本也有问题,比如有一个庙,他也是有裸祭。但是有很多裸露狂都跑到那儿参加,现在那个庙也不允许裸了。它也有它的现实问题。

    比如说它的男女会浴问题,这也是日本的传统习惯。中国古代文化男女七岁不同席,坐在一个席子上都不可以。但是日本比如我家旁边的公共浴池,有点娱乐性,像澡堂,规定不许带11岁的异性去,各地规定不一样。

    主持人:孩子11岁就别带过来了。

    李长声:不是,在中国肯定不行。

    主持人:11岁太大了。

    李长声:是传统习惯。

    李长声:讲到一个民族的性格,任何民族性格都是一个多面体,都是具有双重性格,像具有革命的两手和反革命的两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都是一种两面性。日本的两面性表现得比较明显,亮在明处。它的两面性最大的特点,我觉得就是因为它的原始性和先进性。本国固有文化的原始性加上中国传来文化的先进性。从古代就形成了它的文化具有双重性   

    李长声:日本国民性格两面性表现明显

    主持人:跟日本文化根源有关,日本文化是一个迅速的,最早是被中华文化再一个比较原始的状态下导入进去,所以自己消化很多东西留下来,包括随后资本主义的文化,也是从西方迅速导入进来,他自己可能没有完全消化下来,跟我们长期的积淀还不太一样。时间关系,我们最后简单聊聊日本的国民性格。日本的国民性格,大家概括的是菊与刀,菊花象征日本温柔的一面,委婉比较暧昧的一面。大家可能注意到一手拿着菊花,一手拿着刀。这是一种传统的感受,当今的日本年轻人还继承这种菊与刀的性格吗?

    李长声:讲到一个民族的性格,任何民族性格都是一个多面体,都是具有双重性格,像具有革命的两手和反革命的两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都是一种两面性。日本的两面性表现得比较明显,亮在明处。它的两面性最大的特点,我觉得就是因为它的原始性和先进性。本国固有文化的原始性加上中国传来文化的先进性。从古代就形成了它的文化具有双重性;

    再一个,日本的双重性,因为是拿来文化比较多,双重性比较暴露在明处,比较公开。不像中国也具有双重性,我们讲的是满嘴的仁义道德,但是满肚子男盗女娼,有一半是藏起来的。它的菊与刀,我们理解的概念,中国人多少有点望文生义,这本书并没有特别强调菊与刀,这个比喻是我们自己比喻成既有温柔文化那方面,也有凶残的那方面。

    主持人:日本当今的青年还继承这种文化吗?或者他们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又变成另外一种别的呈现方式了?

    李长声:如果分析日本文化,现在只表现菊的一面,因为现在是和平年代,很难表现刀的一面。

    主持人:据说中国人愤青多,日本人愤青少。最后一点,日本人的道歉,日本人太多礼仪了,礼多得不行,吃饭之前都要说我要开动了。日本人爱道歉,但是我们看到爱道歉有两种,一种是凡事特别爱道歉,很多事都要道歉。

    昨天我一个日本留学的朋友,他说他在日本的电车里给一个老太太让座,这一路老太太不停给他鞠躬、鞠躬、鞠躬,他后悔给那个老太太让座了,他后来觉得我受不起了,我干吗给他让这个座。我刚好想到日本的多礼。

    当然我们是讨论道歉,道歉也是礼仪的一部分,日本人道歉的两重性,一方面日本人特别爱道歉。有一部分人压根儿不想负责任,到底我们怎么看日本人的道歉,怎么判断他是真心还是出于礼貌,不了解,中国人看不透,光知道他在道歉,但是他心里在想什么我们猜不透。作为今天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概括简单说。

    李长声:我也猜不透,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日本不是礼多,而是中国礼少。因为中国很多的传统礼貌都没有了,过去中国的礼也非常多。

    主持人:“破四旧”给破掉了。

    李长声:没有了,就显得日本礼特别多。其实过去劳礼也都非常多。当我们没有的,看日本的礼就多了。道歉真心假心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是真道歉,有的是假道歉,都是存在的。比如我在日本也看到这种现象,我们的一团中国人访问,上电梯的时候互相谦让,你先上,你先上,后边的人都在等着上电梯,他在那儿没完没了的礼让。

    主持人:像中国人吃饭,你上座,你上座。

    李长声:日本人看我们——你们礼比我们还多,你们怎么这么多礼,耽误事,这时日本人肯定不要谦让,肯定点头哈腰赶快进去,中国人就没完没了。

    主持人:中国人结帐,我来,我来,都在掏钱。

    李长声:中国人礼也很多,要看怎么看。

    主持人:日本人道歉看不出来。

    李长声:有真心有假心。比如他说对不起对不起之类,这就是他的习惯,也不能去追究什么真心。比如他就是这种习惯。中国人比如不喜欢说“对不起”,结果之后两个人打起来了,他没有这个习惯。

    主持人:中国人觉得别人给你鞠个躬受不起,礼太多了,可能日本人鞠躬太习惯了。中国人点个头,微个笑,日本人说吃了吗,就鞠个躬,我猜这样。

    李长声:我回到国内尽量注意别点头,别多说对不起,别客气。因为那时他就会觉得你都是日本的事,因为在日本大家都这样,在回国我不得不注意,免得人家说我是“日本事”。

    主持人:时间的关系,今天跟李老师只能聊到这儿,其实李老师笔下介绍很多日本的文化,包括您的专栏也好,或者您出的著作也好,大家如果对日本文化比较感兴趣,其实我挺感兴趣,因为朋友介绍了很多日本文化的一面,我只对文化感兴趣,政治不想谈。可以看看李老师的新书《哈,日本》,包括李老师的专栏,在网上也能看到你的作品。

    李长声:应该能看到,这本书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我写的比说的好。

    主持人:好,我们今天网上大讲堂就聊到这儿,谢谢李老师给我们介绍日本文化,谢谢大家收看,再见!

    李长声: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13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