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凝望栖霞  

2013-04-01 13:22:00|  分类: 独身,栖霞,尧化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处,一阵狂热骚动迷茫之后,整个校园陷入了空前的空虚沉闷与寂寥。有门路的,张罗着出国远遁;脑子活络的,想尽一切办法调转方向,说话方式的转变,大庭广众之下,言辞的激越慷慨,眼泪的哭天抹地,近乎鲁迅所谓连婊子都不如吧?很让人想起一段轶事,说是一名著名诗人,看过白桦的《太阳与人》,紧握着白桦的手,无语凝咽,溢美之词,令白桦都觉得不好意思,但陡然间,风云突变,还是这位著名诗人,大骂白桦这一作品恶毒丑陋污蔑组织,“我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恨不得一头撞到屏幕上去”,赢得一阵掌声,在这样的氛围中,大家各奔前程,星散四方。某一天,陈文远告诉我说,他的单位落实了,到一家建筑公司去,就在尧化门?属于栖霞区。尧化门?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和尧舜禹的尧有什么关联?陈文远嘿嘿一笑,我哪里知道?我去查查。后来,大跃分到了金陵石化公司,在当时,算是很不错的去处了他所在的厂部也在尧化门;五台刘似乎就在栖霞山下面的一家公司锻炼,还在每日一封书信地与苏州姑娘情意绵绵;大学同窗,竟有三人在栖霞区开始了步入社会的第一段人生旅程,因此之故,我们这些单身而又孤单的异乡人,便要相互走动,彼此慰藉,去栖霞,到尧化门的机会就多了起来。

   那个时候,有的是旺盛的精力和难以遏制的激情,虽然囊中羞涩,但在一起喝啤酒,当然也喝很便宜的白酒,如分金亭之类的。如果是周末,从虹桥,坐公交车,到南京火车站,晃一晃记者证,乘上五台刘告诉我的所谓通勤车,晃晃悠悠,似乎有点奔往大上海的恍惚,当年民国的时候,陈独秀,还有胡兰成张爱玲等人,也都是这样往返于沪宁道上的吧?他们或者西来南京,打打纸牌,吊吊膀子,消磨日光,或者东返沪上,看看苏州河上的月份牌,听听外滩上软得令人沉醉的轻音乐,文明棍,黑礼帽,抢眼的旗袍,猩红的口唇,我们这些只是指望多收三五斗的下等人,也只有到尧化门喝同学的啤酒了。到了尧化门,五台刘就会推着自行车在小站上很急切地等候着,回合之后,不用寒暄,就坐在自行车后座,五台刘一阵狂奔,穿越尧化门,往栖霞山赶来。这个时候,会想起来,读大学的时候,大概是晚秋吧?同学们一起到这里来秋游,枫叶如丹,灿若烟霞,寺庙庄严,山石崚嶒,更有大大小小的佛窟,昭示着栖霞寺的古远,那个时候,虽然也有为未来前程的暗淡不明不时担心,但何曾有深陷茫茫人海的如此无助与焦灼?在路边的小馆子里点几碟土菜,用水壶打来的啤酒汩汩滔滔地倒在杯子里,谈论着单位的事情,交流着分散各处同学们的消息,愤愤不平地指点着纷纭的时事,慢慢就有了几分醉意,也许最为清醒的还是陈文远吧?大家踩着月光,就到附近的一个工厂,是炼油厂,居然有一个人工改造的小公园,有点花坛,有个小湖,而栖霞山似乎成了黛色一片了。

   轮到大跃做东,也会如法炮制,所不同的是,不再到栖霞山脚下了,而是到燕子矶去。经过迈皋桥,下了公交车,还要徒步走一段似乎很泥泞路,到了燕子矶公园门口,缓步而行,到了江边,看着很威武的石碑,满脑子是古代诗人的句子,很有点忘却烦忧暂别喧嚣的难得清闲了,看江水滔滔,无语东流,没有帆影,只是黑乎乎的机动船在懒洋洋地漂流,江水何谈清澈?浑浊凝重,很不情愿的样子,在这样的江风浩荡之中,达摩的一苇渡江真真就是一种浪漫的想象了吧?公园很小,没有闲坐江畔静思无语的心境,便匆匆而去,去看什么洞,似乎有好几处啊,算是老南京的邵雪松还会说,这里曾经是什么泥马渡康王的所在,幕府山是因为东晋王导设幕府于此而得名,山石为白色,又称白石山,南京称白下,就是白石山下的意思,也不知道真假,姑妄听之吧。几人闲坐,也就在燕子矶边似乎很破败的小馆子,老板娘倒是热情厚道,并没有因为我们点菜简单而拉下脸来给人难堪,有一种鱼,说是江鱼,鲜美可口,鱼刺也很识趣,剔起来,并不特别麻烦,还真是有点好吃啊!

   这样的轮流喝酒彼此聚首日子并不是很久,却因为一次飞来横祸而戛然而止。是一个周末,我已经准备结婚,在蓝旗街南边的光华门附近找了很破旧的一间房子栖身,本来让陈文远来帮忙清扫,结果五台刘听说了,很热心地让他的在南京航天大学基建处的老乡来粉刷,这样一来,我就没有让陈文远过来。陈文远的同事,家在六合,他就跟着同事去了,谁能料到,他和同事饭后,到附近的河里游泳,却溺水而亡!这一令人猝不及防的实践令同学们痛不欲生肝肠寸断!

   心细的文远,后来告诉我,尧化门原来叫“姚坊门”,南京“外郭十八门”中的尧化门,在明朝时称“姚坊门”,是因修筑该城门时,以邻靠附近的姚坊山而得名。“姚坊门”为何改称“尧化门”呢?据说,清末,英国人来姚坊门修建京沪铁路,把此地名发音成了“尧化门”。薛光称,19世纪40年代后,英国等外国舰船在江苏海域进行了点位实测调查,使用英文拼写中文发音的地名,这种拼写方法被称为威妥玛式拼音。威妥玛式拼音是这样一道流程:中文地名—英文地名(中译英)—中文地名(英译中),造成了很多地名用字读音的失真和错乱。

   一个法国作家说,萤火虫是栖落在草叶上的一缕月光,文远,这位来自安徽天长的同学,难道是栖落在栖霞的一抹霞光吗?如此短暂,还没有品尝人生的丝毫美好,就这样陨落?是大跃还是五台刘在步出六合殡仪馆后,在南京火车站分手,五台刘要去姑苏,他们说,文远真苦,更苦的是他的爹娘!

   料理完陈文远的后事之后,我自此,独身一人,再无去过栖霞!清明要到了,文远,你在那边一切都好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