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湖北有一胡发云   

2013-04-22 09:53:00|  分类: 楚军,鄂军,九头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北文坛,地处九省通衢之地,脉接荆楚文化血脉,是当之无愧的一方重镇。看到一篇文章,不说湖北作家群,而是称之为“楚军”,也算能够自圆其说,但一般称呼一个省域内的作家,都是以这个省市的简称名之,比如最早有人说陕军,也就是一个称呼,还引来无聊肤浅的人争夺什么谁是第一个说出来的,贻笑大方,令人不齿;也有人随之这样称呼所谓“豫军”、“湘军”的,也就是一个形象的说法简单地归类而已,谈不上有什么独到高明之处,但湖北不称鄂军,而称之为楚军,似乎也有点什么微妙的小聪明在吧?当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弄了一套丛书,名之为“九头鸟丛书”,不躲不避,坦然以“九头鸟”自命,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胆怯的,但曾几何时,自以为高明的文人学者却开始鼓噪湖北的简称为“鄂”不吉利,太难听,不如改为“楚”风雅大度朗朗上口,也容易为人所接受,此论一出,议论纷然,有说好的,但也有说无事生非好事添事的,更有人认为是无聊甚至是数典忘祖的,原以为这阵风已经过去了,没有想到,一家大报,刊发文章,评说湖北作家,不说是鄂军,而称之为楚军,莫非是为了暗度陈仓,先在外围进行消解试探?鄂军也好,楚军也罢,评点不少作家,大致还算公允,但姚鄂梅在南京多年,如今定居上海,从名字上看,算是湖北人,但与湖北又有多少关系?姚雪垠是河南人,但他长期工作生活在湖北,是否也算是河南作家?这倒罢了,说过池莉方方,还有刘醒龙邓一光,还有一位熊召政吧?被土家野夫写过一篇文章“江湖恩怨二十年”的茅盾奖得主,但就在这样的评述中,只字不提胡发云,倒是有点奇怪了,在这样的疑惑中,读到了胡发云刚刚出版的长篇小说《迷冬》。

   面对历史,固然可以采取多种态度。政治家当然是力求宜粗不宜细,不要纠缠旧账,团结一致往前看。但作为学者作家,应该是不断拷问,追寻答案。这中间,有不断求索,真诚反省的;有大而化之,束之高阁的;有自我粉饰,各取所需的;更有圈为禁地,自说自话,不容他人染指的。湖北有一胡发云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不仅仅是文革十年,即使是开国以来的一个多甲子的历史,甚而远至近百年的历史,都被一些人蛮横地处处设置禁区,不容许认真地讨论探究,这样地一叶障目强横狂妄,导致或外地和尚好念经,或网络热议满天飞,或似是而非一团麻,流失的不仅仅是话语权,更是已经稀释得相当可怜的话语权。面对十年文革,乖巧的作家自然可以视而不见避重就轻,但是有勇气有使命感的作家还是要迎难而上不惮繁难,姑且不论其推出的文本质量如何,这种勇于面对本身,写什么,真是成了一个问题。这样的题材,六十岁左右的作家,如果不着一字,是否是一种遗憾?张承志作为“红卫兵”这一名称的创始人之一,自然有他的反省,也以他的文字昭示世人;曾经鬼迷三道于气功的柯云路,回头是岸,写出了《芙蓉国》,直面文革,还是多少带有图解的味道;而胡发云,则是以武汉三镇为切入点,以文革中的一支文艺团体为载体,力求以全面客观写实的史诗性风格全面勾勒反思文革。这一小说,看其规模框架,似乎是三卷本的气势恢宏,目前,尚很难说最终形成的文本有着怎样的文学意义,但至少从《迷冬》这一部仅仅写了文革之初的两年岁月已初现端倪,这是一部值得期待的相当自信的鸿篇巨制。

  《迷冬》一改对文革的公共性语言和政治性判断,她尽可能地回归复原到历史现场,以人物的所思所感展示一代人的青春狂欢与炼狱锻造,这样的思考深度观察视角已远非梁晓声当年《一个红卫兵的自白》那样朴素直观挂一漏万,胡发云笔下的叙述性人物多多与夏小布也参加大串联也迷狂狂热,但这些人物已经不是脸谱化的似乎被定型的红卫兵形象,还有胡发云着力勾画的乱世领袖人物洋子,甚至造反司令张林,当然还有政治经验丰富的以老兵自居的宫克,还有钱家兄弟、秦珊珊、黄为仪,更有多多的家世渊源,鲜活具体,栩栩如生,既有时代难以泯灭的特点,又有人生共同的激情浪漫热血澎湃,这些年轻青春的生命,不管家庭如何,大都一腔热血,向往着美好的前程,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事变,积极投身,义无反顾。但在运动的波橘云诡中,慢慢开始困顿迷茫,自我成长,在这样的在青春沼泽地的挣扎中,面临着对领袖的忠诚膜拜、对家庭的重新审视乃至决裂、对友情、亲情的撕毁与背叛,大浪淘沙,无一幸免。

  胡发云笔下的人物,大多都是文艺青年,敏感多情,小资斑斓,这样的人物,在狂飙突进的历史漩涡中,更具有典型意义,他们对诗词歌赋迷醉玩味,他们对苏联文学钟情陶醉,他们对音乐,不管是西洋的,还是苏俄的,乃至是民族的,都有超出常人的体会,在那样的时代,毛泽东的诗词既是一种政治的护身符,也是一种彼此交流不可或缺的体面掩护。正是在这样的遮蔽之下,独立寒秋文艺宣传队应运而生,通过这个文艺宣传队中的骨干人员的载沉载浮,胡发云把文革中的中学生群体打捞出来,呈现在世人面前。小说仅仅写到了1966年到1967年,是文革最为狂热也最为迷茫的时期,当时的武汉,我们知道的只是震惊全国的七二零事件,但这样的对重大事件的叙述,却往往掩盖了或者说忽略了重大的民间立场,种种人物是非都被虚化了。据许多过来人说,文革之始,几乎很少有人怀疑最高领袖,大都是无条件地服从盲从,真正开始怀疑或者说动摇是在九一三事件之后,但也有先知先觉者,陈丕显的儿子陈小津的《我的文革经历》就写到了“红二代”的“率先”觉悟,但从胡发云的小说中,我们也看到了饱经沧桑忧患者的慧眼,更有在这样的重新洗牌中,分一本羹的蠢蠢欲动,历史本来就不是单线条的非黑即白啊!

  小说态度相当冷静客观,用笔极为讲究,对历史人物的褒贬也都尽量避免情绪化地评判,甚至连王力的名字都避免提及,这样的良苦用心惨淡经营,想必一定会被人体察。小说的语言雅致简洁,充满激情与张力,看得出来,作者自视甚高,尤其对音乐有着深刻的造诣。

  与胡发云没有交往,多年前,看他的《如焉》,留下极深地的印象,武汉还有这样一位风格卓然的作家,他今年也已经过了花甲之年吧?只是看到他在北京探访一位老人的视频,身材魁梧,装束潇然,他用低沉充满磁性的嗓音为这位老者低吟,似乎是俄罗斯歌曲吧?这样的行事方式,久违而别致,但也令人肃然起敬。

   小说为何叫《迷冬》?是迷恋迷失于最高领袖的一曲挽歌吗?是为流逝的十年青春迷狂而缅想伤怀吗?小说才刚刚开场,精彩还在期待中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4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