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淮安三日(5)  

2013-05-27 16:16:00|  分类: 镇水铁犀,张煦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清口,又去看了顺黄坝,地处玉坝村,玉实为御,康熙曾莅临此地。也看了几座石碑,大都是新造的,也不注明时间,有点混淆视听鱼目混珠的嫌疑,实在令人费解。但碑文一看就是“乾隆体”,还有一废址,据说是原来的河神庙旧址,边上正在建造一碑亭,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石碑也许是真身吧?仿造的石碑旁有树、桃树,青涩的果子宛然在目,应该到了秋季就会是红黄一片了吧?

离开顺黄坝,去看铁水牛,据说也在洪泽湖大堤上,大堤蜿蜒,浓荫覆盖,堤外有堤,其间河水宽阔,波平如境,据淮安运河中心的 刘志平女士说,这是二运河,从洪泽湖中导引而出。

大堤之上,有一亭子,甚是简陋,亭上四面有一楹联,题写着“日丽天蓝丰登人和”和“风轻水暖两淮熟 云舒地润天下足”的楹联,铁水牛,实际上是镇水铁犀,它安卧在亭子内,总算是可以聊避风雨了。

镇水铁犀悠然安卧昂首屈膝翘角,不过只有一只角了,有点慈眉善目忍辱负重憨态可掬的厚道敦实,“魁形巨首,垂耳抢角”,但隐约仍有望茫茫湖水欲吞万顷波涛的壮志雄心在,而右边背上的铭文已很难辨认,据说是“康熙辛已午日铸监造官王国用”,据知情者说,铁牛长1.73米,宽0.83米,高0.81米,伏卧在宽0.83米、厚0.07米的铁板底座上,铁牛与底座连为一体,重约2400公斤,看上去,铁水牛似乎是负重归来暂歇肩但仍有点兴奋雀跃不想安歇的样子。据说有铭文曰:“维金克木蛟龙藏,维土制水鬼蛇降。铸犀作镇奠淮扬,永除昏垫报吾皇”,但这段颂扬肉麻的文字我没有看到,也许在其它铁牛身上?当年的河道总督张鹏翮可是一共铸造了九尊镇水铁犀啊,但也有人说是铸造了16头的,也真够有气魄的,更有人说共有九牛二虎一只鸡,鸡当然是巡查堤防守夜鸣警之意,立志北伐闻鸡起舞的祖逖不是在永嘉之乱后也担任过豫州刺史镇守淮阴?

镇水铁犀展望着的,正是掩没在杂草丛生中的护堤石墙。这些石墙,条石整肃,严丝合缝,蜿蜒漫长,堪称质量上乘。在河网密布的旷野平畴间,这些大批量石料从何而来?是动用人力畜力吧?那个时候,又没有什么重型机械?据说石墙始自万历八年,由潘季驯、尹瑾倡议操作,石工从原土坝“列字号”起,至“水字号”止,中间共用30个字,一字100丈,共计3000丈,而进入清康、雍、乾时,又不断加固延伸,到乾隆十六年,终于形成北起码头镇南至蒋坝镇长约67公里的“水上长城”?这一水上石坝,潘季驯、靳辅承先启后,亲临视察,自不待言,康熙、乾隆祖孙两人也是多次亲临现场指授方略,封建帝王也并不都是荒淫无道吟风弄月大兴文字狱,搞空头政治啊!咸丰五年,黄河北徙,高加堰顿失“蓄清刷黄”之功效,漕运总督吴棠挖取条石挪作它用,好在并没有彻底毁尽。如今,“金堤千载镇洪河”的石坝,我们看到的算是一种侥幸残留吧?看来,吴棠的“拆迁办”似乎还不够威猛凶悍啊!吴棠这个据说攀上了慈禧太后路子的地方官,官运亨通,据高阳先生的考证,也是歪打正着,站位讨巧的缘故,从七品知县扶摇直上,直至河运总督。

深夜闷热,乱看闲书,看到张煦侯《淮阴风土记》有一段文字,说到顺黄坝,抄录如下:

“去陶家闸而行,过黄河,益南登顺黄坝上,车望马头镇,万瓦沉沉,午烟直上,杨柳风来,隐闻百夫牵船之声……瞥见有二三片石,卓立东北,摄衣往观,乃见碑四,其高皆丈许,有一碑倦而覆也。野人告余,此地为河神庙废基,庙为乾隆四十二年敕建,诸碑皆砌于殿壁,岁久庙圮,乡民争取零砖断甓以去,惟碑得留。余就读其文,一为陶庄河神庙碑记,一为河复记,余皆御制诗,并乾隆所撰也。碑阴尽敕清文,蠕蠕然不可辨识。逆臆所云,必亦与汉文大旨无爽。诸碑大都追次本末,明引河之议出自宸衷”,云云,这个张煦候是什么人啊?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