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淮安三日(6)  

2013-05-27 16:26:00|  分类: 谭其骧,山阳,大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高加堰,告别铁水牛,赶到淮安区,也就是曾经叫过楚州区的,原来的小淮安市区,吃午饭,已经下午一点半了,而邹逸麟先生、李孝聪先生夫妇,还有聊城大学的李泉先生,都是上年纪的人了,但考察勘看仍旧是一丝不苟,令人肃然起敬。

为何叫高加堰,居然有人说与宋代名臣高怀德有关,叫高家堰,近乎附会了吧?各种中小湖泊连在一起不是已经到了南宋?大堤拦水一定是在湖泊形成之后吧?淮安为何曾称山阳?山在哪里啊?吃饭时,闲谈,聊到黄吴李邱,聊到朱永嘉、徐景贤,说到当年谭其骧先生为某要员专门注解一些经典文献,高度机密,专机送往北京,大字号本,每次只印17册,上海革委会也不得与闻其事,这些,弹指一挥间,也仅仅是饭后谈资罢了。去看淮安府署,午后慵懒,兴味索然,还是去看旧书店吧。但在淮安区轻悠不少街道,也看不到一家书店,书店如此裹落无迹,真是令人无语啊!突然想起读杜大纪老先生,当年,中学课本上有臧克家的诗歌《春鸟》,写于我的老家叶县寺庄,就在叶县高中西边不远的一个村子,杜大纪先生说,臧克家还有一些诗,写得也很好,如《有的人》、《老马》、《人民是什么?》,还有一首,近乎俗语:“孩子,在土里洗澡;爸爸,在土里流汗;爷爷,在土里葬埋”,这首诗叫《三代》,而印象深的,杜大纪先生还提到了臧克家的一首不太知名的诗《运河》,只记得这样的一些句子了:

我立脚在这古城的一列残堞上,

打量着绀黄的你这一段腰身,

夕阳这时候来得正好,

用一万只柔手揽住了波心。

在这里,

我再没法按住惊奇,

古怪的疑问搅得我心痴!

是谁的手辟开了洪蒙,

把日月星辰点亮在长空?

是怎样一个赢姓的皇帝,

一口气吹起了万里长城?

天女拔一根金钗,

顺手画成了天河;

端阳的五丝沾了雨水,

会变成一条神龙兴波,

这是天上的事,

谁也不敢说,

我曾用了天上的耳朵听过。

怪的是,杨广一个泥土的人,

怎会神心一闪,

闪出了

这人间的一道天河!

 

黄昏的雨,凉宵的风,

风雨也阻不住预定的途程,

来往的风帆这样飘着日夜,

我看见舟子的脸上老拨不开愁容!

运河,你这个一身风霜的老人,

盛衰在你眼底像一阵风,

你知道天阴,知道天晴,

统治者的淫威,

奴隶们的辛苦,你更是分明,

在这黄昏侵临的时候,

立在这一列残堞上

容我问你一句,

我问你,

明天早晨是哪向的风?

还记得有一句“头枕着江南四季的芳春,尾摆着燕地冰天的风云”,觉得很有味道也很壮阔的诗句,臧克家大概也是与皮日休一样,客观看待杨广这个历史人物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