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石坝   

2013-05-05 12:35:00|  分类: 巴拉那,科罗拉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所周知,万里黄河,自三门峡之上,有诸多水电站,大都是根据河水落差,结合两岸地势,拦河筑坝而成,而长江之上,更是先有葛洲坝,后有三峡大坝,终于满足了政治强人高峡出平湖的浪漫愿望。但拦河筑坝,据说还是有不少问题有待探讨,这就有了黄万里的特立独行,更有人说,尼罗河上的阿斯旺大坝,还有要被炸掉的提议,而巴西的伊泰普大坝,耸立在广袤千里的南美洲的巴拉那河上,1974年,巴西携手巴拉圭决定共同修建一座大坝,到1991年5 月工程完工,耗资183亿美金的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终于建成,这一奇迹备受瞩目,美国的胡佛大坝,在科罗拉多河上,建成之初,坝高220多米,据说为世界之最高水坝,似乎也还在有效运转发挥着功效。我要说的不是这些声名远播引人注目的大坝,而是自己村子里的小小石坝。

   在叶县东北乡,三条河交错汇合,是谓汝河、湛河、沙河,三水交融,统称沙河,沿舞阳而东,最终归流淮河。在我的记忆中,三条河流,湛河最为柔顺恬淡,总是不疾不徐,款款而行,两岸的河堤也就风平浪静,似乎都显得有点多余了;而最为暴烈凶猛的则是汝河,秋冬时节,猛一看河水细若游丝,潺潺流淌,当然是沙白水清,静流无声,潺潺而行,宛若处子,但一到盛夏时分,则河水满槽或者半槽,浩浩汤汤,是名副其实的大河滔滔,波翻浪涌;若是阴雨连绵,山洪暴发,则如万马奔腾,浊浪排空,河岸崩坍,声震四野,令人惊骇。水流如此湍急,天时又实在难以捉摸,横冲直闯,河流改道,造成桑田沧海,也就不算稀奇了。据说,我们村庄隔河而望的苗府,几乎是转瞬之间,河道竟然就到了她们的西寨门口,寨口立马成为渡口了,让这个本属襄城县的村寨的大片土地拦腰斩断到了河西了!村民生存,仰仗土地,期望风调雨顺,带来好的收成,敬天法祖,把土地看得特别金贵,他们会给每块修整打理的土地起上名字,呼唤起来,亲如家常,如有一块地,在村东,唤作“二陡沿”,原来这里原来是汝河河道第二个坡岸,如今却是一片沃野平畴,恩养回馈着乡民;村西北有一块浩瀚辽阔的旷野好地,被称作“枯河”,不是枯涸,却原来这里是汝河故道,因为汝河改道,这里虽然还残留着河塘芦苇,灌木丛生,但土壤肥沃,种植什么都是好收成,几乎成为大粮仓了,乡民们说到“枯河”,全无文人墨客所谓苍凉惆怅伤春悲秋的意味,而是满怀感恩自豪上天垂怜的自足。总之,囿于北方的河流如此脾性,防洪就成为沿河而居的村民们天大的事了。如何防洪,当然是修堤筑坝了!

   汝河如今的河道,大体上自然是自西北往东南逶迤而行,但到了冯庄与郝湾之间,却陡然掉头,自北而南,顺流直下,猛扑我村的北寨门,然后又豁然东流,就这样曲折回环,恣肆无忌。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村民们自然要奋起治水,竭力自保,这样的与洪水搏斗较量之中,互有胜负,真有点悲壮扼腕啊!已经无从查考祖先们如何与洪水较量斗法使村庄安澜平和的,但大禹治水,代代流传,疏浚胜于防堵,可安家不易,怎能迎难而退,随便搬庄迁村?于是乎,就在这样的要害险要之处,举全村之力,修筑石坝堤堰。垒筑石坝,深挖河基,自然要选择秋冬的枯水季节,各家派工,分片包干,各负其责,从北首山千辛万苦运来的石料都要经专人验核,不能马虎应付,这样争分夺秒,甚至要挑灯夜战,巨大地条石,当时全凭人力,村人哪来工程器械?就这样苦心孤诣惨淡经营,大坝终于大功告成,村人们似乎放下心来。这个时候,若是在夏夜时分,静坐石坝之上,仰望满天星斗,任凭河水浩荡,听老辈人讲着各种各样谈古论今的“瞎话”,汝河水静谧无声,大家在河里洗衣游泳,树下纳凉,真是惬意安闲的田园生活。但是,石坝毕竟不能一劳永逸,河水的冲刷淘洗实在是太厉害了,也许村人们筑坝的科学知识也有欠缺更缺乏有力的技术指导?几年之后,石坝就被冲毁垮塌了,而村民们也不气馁丧气,继续修筑坝堤,迎难而上。

    我印象中修筑石坝的时候,已经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了,有意思的是,水逼人退,河道日益逼近村庄,令小小年纪的我也感受到了一旦洪水来临的威胁与恐惧,而原来主持修坝筑堤的被称作有见识有眼光的人,摇身一变,都成了“地富反坏右”,在修坝现场,他们不再享受村民的爱戴与尊重,而是成为被批斗的对象,成为在工地之上为大家劳作解闷提神的“玩偶”!这样浩大的场面,插满了红旗,年轻人束着皮带,有的还戴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军帽,手臂上缠着红袖章,都是精神很亢奋的样子,据说是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先要读读报纸上的文章,讲讲阶级斗争新动向,然后就是马金叶等能说会道者喊各种信天游一般的号子,再就是让大地主王志超等人戴上高帽子脸上涂上河泥,自我贬损作践,引来一阵哄笑,应该喊他伯伯也算是亲族近门的女支部书记迈着小脚还会高呼口号,场面煞是壮观!在这样的氛围之中,工程进度很是神速,但面对洪水,这样的赶进度的大坝还是有点弱不禁风,呼啦啦就垮了,当时也没有什么豆腐渣工程的说法,那个时候,村干部即使腐化贪污,也很有限吧?但反复的修坝,却苦了我们这些小小“社员”,修坝的石料是分配给每户人家的,妈妈带着我和哥哥,拉着架子车,到北首山拉石头,早早起来,深夜方归,一路口渴饥饿,难以尽述。就这样如此折腾,反反复复,坝终于还是挺立住了,但河道离村子也近在咫尺了!

   有人说,拦水为坝,顺水为堤;也有人说坝应该两边有水,堤一边有水,坝高堤底,但村人说觉得应水而建虽属护堤,但也可称之为坝。如今,岁月递嬗,上游有了水库,洪灾似乎不再泛滥,石坝之上,石块斑驳,俨然相接,铺排开来,石缝之间,荒草离离,放眼望去,还颇有几分壮观气象在。但是乡村大变,年轻人大多到广东或外地打工去了,河道的水流更小了,倒是河道里的沙滩成了稀罕之物,被有点头脑有点门路的人,开办成沙场,牟利卖钱,河道越发显得千疮百孔惨不忍睹了。但万一洪水来临,村子会安全吗?

  评论这张
 
阅读(18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