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偶识《庋榢偶识》  

2013-07-29 17:43:00|  分类: 王伯祥,庋榢偶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常会在叶兆言先生的文字中看到关于王伯祥先生的只言片语,大体知道王伯祥先生是有学问的人,大编辑,北大名教授,与叶圣陶等交往颇多,王伯祥先生算是跨世纪的也算高寿的大学者了,但对其学问,实在是所知甚少,就如同季羡林先生,也就是读过他的若干散文而已,他的真正的学问,实在是很难窥其堂奥啊。南京盛夏,酷热难当,饭后在秦淮河边散步,忽然想起,很久没有去过春秋书店了,如今不断传来实体书店关门歇业的消息,而春秋书店在北京东路上的分店,据说已经转向了,河西的这家还存在否?匆匆而来,一看,书店还在,灯火仍亮,似乎有了一点点庆幸的凄凉。

   在店里闲逛,看到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中华书局版,定价480元,很好的品相,还是觉得价昂,而王伯祥的《庋榢偶识》就便宜多了,便匆匆买下了。此前,看过孙犁先生的“书衣文录”,也就是题写在图书天头地角的文字,率性而为,自由散漫,但真切自然,直抒胸臆,很令人喜欢,而王伯祥先生是教授学者,不同于作家文字,但还是直言不讳,实事求是,读起来很是过瘾。王伯祥先生说《两般秋雨庵随笔》,“梁晋竹随笔,予年十六七即受读之。旧有线装油光纸排印本。涂乙淋漓,可徵笃嗜焉。一二八难作,沦为寒烟;八一三事起,终日在福州路衍福楼(开明书店发行所之过街楼,予与调孚諸同人处此,戏署此名)饱听飞机大炮爆击声,一事莫能为,无聊甚。因就左邻新文化社购此籍温旧梦。乱中失之,乱中得之,亦可念也。遂书諸端,庚寅四月二十七夜醉后雨窗记”,寥寥数语,有情景,有况味,有感慨,令人回味耐嚼。关于《买愁集》,对于这本清初钱尚豪辑录的大致分为想书、恨书、哀书、悟书四类的书,王伯祥批评道“此翻印杂志公司珍本文学丛书本,近来厥风弥扇,先后争效,有但求成本轻减,印装不复具型者(竟以定价一折三扣求售,时谓之一折书)。广益初托大达公司之名,以相掩饰,旋乃公然为之。然取舍之间,视同类诸家犹差占胜云。丙子中秋前夕,容翁记于沙泾寓庐之西窗”,广益书局以大达公司的名义,瞒天过海,后来看风平浪静,就公然自立门户,王伯祥刻划其拉大旗谋虎皮之情态,跃然纸上。还是一本《埋忧集》,广益书局托名大达翻印之,充一折七扣书,“近日此风竞扇,恶札满市,广益尤此中铮铮者,故尚堪一把卷耳”,不知道广益书局的主持者,看到王伯祥的批评,会是怎样的反应?对于新文化书社出品的王渔洋的《香祖笔记》,王伯祥批评道“讹字叠出,行款复沓,诚不堪一读矣”。对赵恒夫的《寄园寄所寄》,王伯祥说“久闻其名,迄未一见”,“丙子八月,偶阅广益书局一折书目,忽睹此名,陡触昔怀,遂斥法币三角购致之,随手披览,亦甚可喜。虽讹字不免,卷第妄并,然视中西书局之类则大贤矣,乐而识之,示不泯一善焉”,如获至宝喜不自胜之状溢于言表。就龙榆生的《唐宋名家词选》,王伯祥评论道,“榆生此选全依彊村之说,末附元遗山词,尤见托迹先朝之微意。衡以当世坛玷之律,实不胜背时之憾。顾词宗规范,无以越此,言情倚声,举难乖违,则甄择之功,已足见多。矧附辑事评,弥见精勤乎。”评价还是相当中肯切实的,对自己的儿子王湜华在地摊上买来的《古诗源》,王伯祥评述道,“湜儿自入京华,初亲书卷,颇知喜爱,每课暇,辄涉足冷摊,见有旧轶(?),购致以归,亦不辨何时刻本与完缺否也,此即其抱残而归之书,覆刻后印,又复漫漶不全,实无可珍,予嘉其向学之愿,为过而存之。”父子相互砥砺学问,谆谆教诲之态,读来温馨可人,令人神往。偶识《庋榢偶识》 - 雷雨 - 清凉秦淮雷语声

   王伯祥本来有《龚定庵全集》,“旧有薛本,毁于倭燹”,但一看到世界书局在1935年出版的本子,还是尽快买了一册,但“求化太速,亥彘(?)棘目,甚有以阮君为院君者,致巍巍太傅遽疑重帷主母者,是亦笑柄矣。”《郑板桥全集》,王伯祥说,“予购此自怡,兼为諸儿作习字仿本。郑书固险怪,予固取其端楷之《板桥诗钞》也。乃儿性顽劣,互为嬉具,遂致点污,左侧墨沉,即阿同所染,记此,或为它日諸儿鉴省之资乎。”真是一个爱书惜书的可爱的老头儿!王伯祥听人说,袁枚浮浅无足观,但看过《随园诗话》后,则说“袁简斋诗坛宗工,此《诗话》流布至广,童年习闻,亦尝翻阅及之,当时不能了了,印象遂尔不深。比就外傅,申于师友之说,以为袁氏浮浅不足观,竟忽焉置之数十年。病废以还,端居无俚,辄取以遣日,乃知名下无虚,小仓山毕竟无让岱、恒也。爱不能释,一气读完,人言难信,事必躬亲,云云,良然。”王伯祥对随园主人相见恨晚之感,坦言受人影响,几乎与袁枚失之交臂的遗憾,真切,感人,磊落,坦荡。对《折肱录》的作者周济,王伯祥评价甚高,“止庵字保绪,一字介存,又号未斋,少为经世之学,豪纵喜谈兵,晚乃折节治词,潜心著述。所著有《说文字系》、《韵原》、《介存斋诗》、《味儁斋诗》、《史义》、《论词杂著》等,所选《宋四家词》《鞅掌词坛》,郁为词宗,最后著《晋略》六十卷。一发其平生抱负与史识,至今士林称之,顾未知其画学亦大有深造者。倭踞沪时,予违难无缪(?),偶见友人处有此录,谈画娓娓,鞭辟入里,诚非三折肱于斯道者必不能道此。”激赏之情,难以自禁。对于阿英,王伯祥也表达了缘锵一面的遗憾,阿英的《晚清小说史》,也是名著之一种了,多年前,为吴泰昌一本书写书评,提到吴泰昌先生是阿英的女婿,云云,吴泰昌先生专门打电话给我,最好不要提,要说也是前女婿啊!王伯祥在自己八十四岁高龄的时候,也就是1974年,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阿英此书于清季社会背景、思想情况、文坛风气、作品流派、艺术高下均有深刻理会,以是有伦有脊,断制谨严,与一般坊行之从文学史到文学史,从小说史到小说史诸作,不可同日而语也。予夙性寡交,除至捻(?)极习诸友外,殊少往还,在上海、在北京,西谛、圣陶、静庐诸君皆与阿英有雅素,而予竟未尝一把晤,今读其书,颇悔未识其人,一挹风采,洵有人琴具杳之感矣。”一年后,王伯祥先生也去世了!

  【《庋榢偶识》  王伯祥著  中华书局2008年2月第一版  定价28.0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0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