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夜宿协格尔  

2013-09-23 12:26:00|  分类: 苏东坡,星空,珠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协格尔在青藏高原实在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不说喜马拉雅山、唐古拉山、冈底斯山,也不说纳木错、羊卓雍湖,还有布达拉宫、大昭寺、扎实什伦布寺、色拉寺、桑耶寺,哪一个的名气都比它大啊;如果说城镇,有拉萨、日喀则、林芝、乃东、贡嘎、泽当,无论规模人口似乎都要远远超过协格尔。协格尔,只不过是定日的一座小镇。

屈指算来,在青藏高原夜宿六个晚上。林芝两宿,是在八一小镇,还不足五万人口,却是林芝的中心城市地区行署所在地,睡梦中常为大峡谷的险峻所惊醒,更为尼洋河与雅江交汇处胜似桃花源一般的奇境所迷醉。日喀则也是两宿,是栖身唤做久木亚美的一家旅店,窗外就有晴空丽日下经幡飘飘的扎什伦布寺的远影,更有札什伦布寺背后高原山脉的缄默沉实,而另一侧,则是年楚河水的浩浩荡荡归入雅江,为这座西藏的第二大城市注入着灵动与活力。雅江东流到山南,经贡嘎,到乃东,又有雅砻河归队,更是势雄壮阔,直奔林芝,又惊人一笔,在天地间神工鬼斧造化出大峡谷的惊人奇境,不仅改写了青藏高原的生态万物,也为堂堂华夏的万千版图涂上了浓重一笔。在拉萨经留一夜,观花走马,是夜宿在拉萨河北岸的拉萨饭店,其西南方向有尼泊尔驻拉萨总领事馆,提醒着人们在喜马拉雅山的另一侧还有这样一个邻国存在,无缘亲临罗布林卡,也无暇瞻望大昭寺,而所谓的去看拉鲁湿地,更是一种奢望了。在布达拉宫盘桓半日,即匆匆西行,赶往日喀则了。

告别扎什伦布寺,离开日喀则,已是午后四点多了。经拉孜到定日,这个据说发现过西藏旧石器时代文明的县域已是繁星满天时分。而拉孜与定日的分界似乎就是海拔5245米的嘉措拉山口,说是出口,倒不如说是一道道苍茫沉郁的山脉最高峰,此峰并不峭拔更不尖耸,是平整如砥的阔大平台,足足有几个足球场那样的空间,但颇具有容乃大高山仰止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快哉此风,更有大海汪洋四顾茫茫的渊深涵纳。索朗扎西说,我们晚上要住的地方叫协格尔镇,这里距定日县城大约还有十公里的路程,离我们要去的珠峰大本营有点远了。

协格尔,说是一座高原小镇,实际上也就临街几幢低矮的房舍而已,大都挂着四川大邑人开店揽客的招牌,几乎看不到一棵高过屋顶的树。匆匆饭罢,来到旅店,而星星似乎就在头顶闪烁灿烂,真有举手可触星伴左右的恍惚错觉。而三五成群的藏人小伙子见有旅人前来,便兴奋地围拢上来,热情过度地兜售着各种化石,很是江湖老道地谈论着价格。有位叫洛桑江村的,看上去是不失淳朴厚道的学生模样者,向我极力游说着一枚海螺化石的难得,稍作攀谈,他会背诵李白杜甫的诗,也能说出星垂平野阔日涌大江流的诗句,还知道冰心老舍郁达夫,这让我很是感慨了一番,便买下了他的石头,而与洛桑江村交易的成功,引来其他藏族小伙子更为热切地推销,还引来彼此相互不乏玩笑的攻伐,而热闹了一番之后,也就星散而去了,唯有路两边的狗不时抬头望望天空密布的繁星点点,百无聊赖地消失在茫茫夜幕之中。

栖身的所在,是还算清洁可人的小屋。实在难以入睡,便在庭院里闲走望天。小时候在中原乡野的仲夏长夜,看星月满天,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而满肚子故事的文杰老伯便会在生产队的晒场上给我们这些纳凉的村童神侃起他所理解的西游记中的故事,更有牛郎织女最终奔走天河望眼欲穿的凄凉,而文杰老伯的妻子也是为他撇下一个女儿之后而又远走高飞了。说起天上的织女牛郎,我们这些懵懂少年怎会知道文杰老伯思念妻子愁绪满腔的萦怀心事啊!可如今漂泊在都市经年,蹉跎半生,总算有了一隅栖身之所,可偷闲仰望星空之时,却悲哀地发现,在都市里仰望星空已成奢望,不要说星星,就是月亮,也似乎都有点久违了。而起初我们对冬天不下雪还不以为意,弹指间,望星空只能是看风筝了。当然,聪明人在大都市的夜空里放风筝,也呈奇巧妙策,也有仿真的星光闪烁,可这毕竟是人工所为,如萤火点点,难有繁星照野的寥廓气象。是什么,让我们难得看到都市的星空啊!如今,置身在海拔5200多米的高原小镇,才能看到亲近如此的繁星满眼如此的近在咫尺彼此比邻甚至是比肩晤谈,这样的机缘,一生能有几次?夜的安宁吞噬了矫揉做作的虚妄,群山默然,偶有犬吠声传来,而捡拾把玩星空之下的每粒碎石,仿佛都有触摸洪荒的迷醉,也许是强硬如刀的风力所致,也许是河水冲刷打磨而成,这些圆润的碎石似还有日晒的余温宛在啊。而天幕繁星的既深遂辽远幽静空旷又近在眼前细密拥挤,使人感受到了高原夜空的热闹,更感受到了喧闹之后的孤清。小屋边低矮的柳丛之上清凉的霜色在朦胧的星光下,婆娑迷离,竟让我想起海德堡的月色如水之下,康德穿过美茵河桥行走在“康德小道”上,吟哦出的被多少人反复引用的名句:有两件事物,越思考就觉得越震憾与敬畏,那便是我头顶上的灿烂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准则!

这样的灿烂星空,似曾相识,是在澳洲布里斯班的黄金海岸领教过大洋之侧的星海苍茫;在从墨尔本南行的塔斯马尼亚海湾静观成千上万仪态万方的企鹅在璀璨星空下的相互扶携踏浪归来那种相濡以沫的温馨相依令人心暖眼热;在纽约布鲁克林大桥体会过哈德逊河上空的星斗灼灼伴随着耀眼大都市的灯火万家;在赫尔辛基的波罗地海的寒冷冬夜亲见过北欧苍穹的月明星稀与海鸥夜飞;而如今,在协格尔这样的高原小镇,一夜栖身,再次如此近距离地见识了流星的闪耀而逝光华黯淡,众星的密如蛛网,布满苍穹,鲜亮耀眼也好,低调敛眉也罢,壮烈也好,黯然也好,大都各安其位,各司其所,也各安其行,在天地的恒常运行中常乐知足,伴月巡天。设若没有如许的星光灿烂,再孤高自许的明月高悬月印万川也会自感无趣不无寂寞吧?

星空之下的高原小镇,如废墟之海上的一叶小舟,而因星光的朦胧扑朔,似乎笼罩着若隐若散的沧桑飘泊,而这样的凄清吹拂,任意纵横,会否带我进入如庄子《逍遥游》般的心游万仞、似苏东坡那样的月白风清?

高原小镇的星空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