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与基尔女士聊天  

2013-09-25 09:05:00|  分类: 安徒生,哥本哈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了一本安徒生的自传,似乎是东方出版社出品的,重得如砖头一般,就去了北欧。一路走来一路读,待终于到了丹麦的哥本哈根,也只是在一条大街的路边有一尊安徒生的铜像,但围观注目留影的人比起哥本哈根海边的美人鱼,那就要清寂多了。安徒生的铜像颇为传神,并不是高踞在轩昂的高台之上,就是蹲在路边侧着独特的头颅微微回首上翘的样子,笑容坦荡而诚恳,憨厚天真得令人心碎,也正是这样的天然意趣璞玉浑金才能写出《卖火柴的小女孩》、《丑小鸭》、《皇帝的新衣》这样久传不衰享誉全球的人间珍品吧?

而安徒生的自传,写了自己少年失怙独闯哥本哈根辞别奥登塞小镇的凄清场景,也写了他在哥本哈根漂泊无依受人资助仰人鼻息不足为外人道的种种感受,更写了自己想冲入文坛而受到的种种冷眼与屈辱,曲折与坎坷,而无心插柳柳成荫,诗歌、剧本,他都在精心耕耘,极为用心,也因剧本上演而赢得一定声名,但与安徒生自己的期许还是有霄壤之差,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安徒生才终于有所领悟,开始倾注心力于童话写作,但安徒生这样的尝试并没有赢得有眼无珠的评论家们的喝彩甚而有人认为安徒生穷途末路江郎才尽才找到这一终南捷径,而他根本没有写童话的天赋,但此时的安徒生对自己的文学道路却有着令人惊讶的清醒与执着,他并没有理会哥本哈根的这些批评家们的指手画脚胡言乱语,但生性敏感而又屡遭情感困扰的安徒生此时此刻还是不无困顿而消沉压抑而哀伤,他的《丑小鸭》不无顾影自怜夫子自道的万千况味,有他已过不惑之年的旷世名作《卖火柴的小女孩》,更是让不管身居何地境遇如何的人只要稍具最为基本的人性读之都要一洒热泪倍感震撼。但对给安徒生身后带来如此巨大声誉的里程碑式作品,安徒生对创作过程似乎不愿多谈,而只是津津乐道于不同版本的印好评如潮的盈,这对于长期处于文坛边缘倍受挤压歧视与冷遇的安徒生来讲,也是自然不过的事情,更何况这样的反热烈也让安徒生的资助人或者说庇护人也多少有了几分识英雄于草莽的成就感,更有了在上流社会夸耀自己如何爱惜人才识拔英才的资本,在他们眼中,安徒生就如同一个个性昭然而又不可捉摸的宠物,安徒生一生都没有摆脱这种被人资助近乎中国古代豪门食客的命运,这也许也是安徒生穷其一生不无遗憾常常忧容满面的原因之一吧?

安徒生一生未婚,更无子女,他生前醉心写作,文海漂泊,痴情守望,因相貌奇特而在年轻时止步于儿女缠绵,终身独居,却招来后人的妄加猜测,甚至还被视作同性恋。安徒生一生旷达了无牵挂却酷爱行走,自北欧到普鲁士、意大利,甚至英伦三岛,也许缘于性格使然,也许更因为来自小语国家渴望认同肯定的急切,他遍访名流,虽然有着渴望交流彼此切磋的正当理由,却也给人不无攀附名人自高身价的口实,他见过歌德、雨果、李斯特、大小仲马、巴尔扎克、门德尔松、格林兄弟、萨克雷、瓦格纳、海涅、易卜生,年过半百之年在更斯的乡间居所长住了五个礼拜,这让更斯甚感烦恼尤为光火,觉得安徒生实在是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也许安徒生过高估计了彼此的友情?也许更斯错误地向安徒生传递了什么信息?自此两人断交,形同陌路。同样伟大的作家,也未必可以维持终生的友谊

安徒生肝病缠身,也许与他没有温暖的家庭生活有关,但所有的家庭生活都是温馨可人的吗?而安徒生辞世之前的声誉已经遍及欧洲甚至横跨大西洋到了北美大陆,多少慕名拜访者也纷至沓来,渴望一睹写出如此童话的天才是怎样的天才异秉?而在纽约的中央公园里,居然也有了安徒生的塑像,这对丹麦来讲,也算是“文化走出去”的一种证明?

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位唤做玛利亚·耶稣·基尔的女士,是一位西班牙人,却即将是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一位西班牙人,却担任着来自丹麦当然也属于世界的安街徒生奖的评委会主席,还真有点国际化的味道了。据说,这一奖项设立于1956年,每两年奖一次,迄今中国作家有孙幼军、金波、秦文君、曹文轩、张之路、刘先平等获得过提名,而据说,此奖项多颁发给了欧美作家,似乎不无地域歧视的抱怨。而翻译水准也是听得有点令人耳朵发茧的理由,可是基尔女士自然不会认同这样的质疑,但也表达了愿意接触中国儿童文学界的愿望,也许正是这样的背景,我们才有了与基尔女士有一面之雅的机缘。

也许是旅途劳顿之故,虽有黄蓓佳等人在场,但基尔女士话语不多,笑得也很矜持,友善从容而不失所谓国际大奖评审主席的威仪。记得谢尔埃斯普马克夫妇也是这样的淡定温文,倾听着别人的滔滔不绝,万之在边上做着地道的翻译。基尔女士不谈安徒生,只能说点与西班牙有关的话题了。提到西班牙的艾塔组织,她说,这一组织已宣布不再使用暴力,但这一组织的成员大多还在监牢里,这也是其家属颇为关注的一个问题。至于是否是一种权宜之计,也只有天晓得了。说到佛郎哥,还有西班牙内战之时的“第五纵队”,基尔女士说,佛郎哥掌权四十多年,是一个铁腕人物,但西班牙不大愿意提及他,更想把他忘掉。说到西班牙与英国关于直布罗驼海峡管辖权的争议,基尔女士说,这的确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三百多年的坚持,反复不懈的努力,从不言放弃自己主张的权利,这样的持久战,能不令人敬佩吗?当然也提到了塞提斯的《堂吉诃德》在中国大陆的影响,西班牙与拉美国家传统而持久的友好关系,甚至拉美文学与西班牙文学的渊源。也说到萨马兰奇,还有巴塞罗那。也许是翻译之故,也许基尔女士仅仅是文学活动的组织者?是一位出色的编辑?她对一些话题,都是一两拔千斤的予以回应,很有点惜墨如金三缄其口的严谨。

一个西班牙人,一个担任着国际安徒生评委会主席的女士,席间,几乎无一语涉及安徒生。也许在下午,基尔女士会对安徒生有专题的演讲?

 

  评论这张
 
阅读(10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