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雨读札记之十一:想起安徒生  

2014-11-26 17:19:00|  分类: 安徒生,父亲,汝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坦白地说,我对于所谓的儿童文学这样的分类,实在是有点一头雾水,不以为然。在我少儿时代那样的环境,不可能看到卡尔维诺的《意大利童话》,不可能看到法国人写的《动物私密物语》,我们对于三国故事、水浒故事,甚至红楼梦的只言片语,也是来自于民间的口头讲述,哪有条件看到文本的“四大名著”?即使被阉割“白话”得不忍卒读的所谓“少儿版”、“简写版”也难得一见啊,但是《安徒生童话和故事选》是一个例外。

     父亲因为有事要去许昌大姑家商量,哥哥和我争闹着要去这座在我们心目中的大城市看看,还一路跟到了地处襄城丁营的火车小站,但主要还是经济上的拮据,我们哥俩个竞争的结果是都不能去了,看着我们失望难过的样子,父亲答应给我们买一本新书回来。弟兄俩个懊丧之余总算有了可以期待的些许安慰,也就怏怏不乐地从小站返家了,返家途中涉水漟过汝河,已经是深秋时节了,我用脚一试河水,冰凉沁骨,最终是哥哥把我背过对岸的。实际上,父亲当天就从许昌返回了,到家已经是深夜了,妈妈赶快点灯,到灶火里给父亲弄饭。我们也都醒了,父亲就把《安徒生童话和故事选》拿给我们,哥哥谦让,让我先看,就着煤油灯,我真是如饥似渴,就一个晚上囫囵吞枣把书看完了。读《卖火柴的小女孩》,看《海的女儿》,但印象最深让我最为难过的则是《柳树下的梦》。多年来,我就把这棵柳树从丹麦移到了家乡汝河边上,而多年后父亲写的长篇小说也叫《烟柳逝水》。  多年后,我从北欧的瑞典渡海到了丹麦的哥本哈根,看到街头上孤独寂寞的安徒生的铜像,又想起叶君健翻译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在1979年4月已经是第7次印刷的这本定价1.40元的书,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父亲为了给我们弟兄买这本书,没有了买车票的钱,徒步走了上百公里,才回家的,如今的人们怎能理解当年为了一本书,她的背后还有着这样的心酸故事啊!

    诞生于209年前的安徒生,一生未婚,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70年,他14岁从奥登塞只身一人来到哥本哈根,本来是希望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或者歌唱家,却阴差阳错成了童话作家。他在近180年前就出版了名为《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集,其中包括了《小克劳斯和大克劳斯》、《打火匣》、《豌豆上的公主》和《小益达的花儿》等童话,这些如珍珠一样的篇什,虽然来自于民间文学,但又有着独特的创造,别具一格,想象美丽,文体活泼,涵义隽永,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

安徒生说:“我用我的一切感情和思想来写童话,但是同时我也没有忘记成年人。当我在为孩子们写一篇故事的时候,我永远记住他们的父亲和母亲也会在旁边听,因此我也得给他们写一点东西,让他们想想。”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装》、《牧猪人》、《夜莺》,还有他定义的“新童话”,如《依卜和小克丽斯玎》、《老单身汉的睡帽》、《沙丘的故事》等,这些小手艺人、渔人、小店伙计、船夫等底层民众曾经憧憬幸福的生活,但往往却在孤独寂寞失望中结束一生,读来令人惆怅心碎。当然,安徒生的《海的女儿》、《野天鹅》、《冰姑娘》、《丑小鸭》、《光荣的荆棘路》、《老头子做的事总是对的》、《园丁和主人》,这些故事,在那样的岁月对我的温润滋养,真是没齿难忘。

安徒生因其童话作品而成为世界文苑中当之无愧的一个巨人。

 

  评论这张
 
阅读(7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