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雨读札记之十三:巴金的《随想录》   

2014-11-28 18:59:00|  分类: 文化,巴金,随想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大都惯常于名单学排座次,诸如提起现代作家,就是鲁郭茅巴老曹。岁月无情,时间严酷,这样的座次,在不少人看来,也已经是老古董了吧。但在这六人当中,鲁迅早在1936年就匆匆辞世了,而享寿最为悠久的就是巴金先生了。在我的印象中,课文中选入巴金的作品并不是很多,不要说与鲁迅郭沫若相比,就是与老舍、朱自清、冰心等人比较,也似乎不怎么引人注目。老舍的《济南的冬天》、《骆驼祥子》、《茶馆》或者是全文,或者是节选,在教材中赫然在目;朱自清的《春》、《荷塘月色》、《背影》简直是人人皆知;冰心的《小桔灯》也是素负盛名,但是巴金选入中小学课本中的篇什是什么啊?是《鸟的天堂》?还是《海上的日出》?是《灯》?还是《繁星》?真是有点模糊不清了。但巴金这个独特的名字,还是令人印象深刻,还是在小镇上跟着父亲读小学的时候,才知道巴金本来姓李,四川人,之所以叫巴金,是因为仰慕两个外国人巴枯宁与克鲁鲍特金缘故,为自己取名巴金的。

到了县城读高中,经常听父亲与杜大纪先生在一起备课聊天,会提到一些知名作家,诸如写《春鸟》的藏克家在学校西边的寺庄住过,写《天山景物记》的碧野在叶县汤恩伯的部队办过报纸,写《女兵日记》的谢冰莹当时也是这家报馆的编辑云云,而说到巴金,消息灵通的杜大纪先生则说,巴金先生仍然主持大型文学刊物《收获》,主要是他女儿在负责编务,他还在香港报刊开有专栏,自我解剖很严格,文章老辣,提出解放前还出了鲁迅郭沫若茅盾等人,如今却没有出什么人之类的话,很让有些人不高兴,云云。那个时候升学压力之大近乎泰山盖顶,哪有功夫读闲书?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期,来到南京玄武湖边上的一所学校读书,也才有机会开始近乎疯狂地读书啊!依稀记得,是在25年前的秋冬时节,落叶满地,百无聊赖,经常从文昌桥宿舍区的北边的角门出来,就是兰园菜市场,气味难闻,污水遍地,而在这个菜市场边上居然有一家小书店,也就几十平米的空间,我经常到这里“蹭书”看,往往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吧?一直到营业员催促关门,才依依难舍,怅然而去。也是在这家书店,看到了三联书店第二次印刷的巴金的《随想录》,厚厚一大册,近50万字的样子,但文章都不是很长,却娓娓道来,别有意味,尤其是关于一些人物、一些话题的看法,很给人以启迪。《随想录》共分为五辑,分别是《随想录》、《探索集》、《真话集》、《病中集》、《无题集》,那个时候,精力充沛,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看到巴金对日本电影《望乡》在中国放映的大力支持,看他对“样板戏”的反感,对“长官意志”的厌恶,对当时轰动上海的所谓“衙内”的奚落,对制订“文艺法”的呼吁,对建立“文革博物馆”的期盼,甚至对他家里养的一条狗“包弟”的忏悔,都是很容易让人产生共鸣的好文章啊。巴金追怀故人,没有雕琢,质朴无华,他怀念鲁迅、靳以、冯雪峰、叶圣陶、老舍、茅盾等人都是这样的风格,真实可信,令人钦服。巴金的这些随笔固然没有鲁迅杂文那样的犀利如匕首投枪,但也是如响鼓重锤一针见血啊!巴金追怀故人涉及到一些人物都很含蓄,如说到沈从文建国后撰写《中国服饰史》与他夫人合用一张书桌,只是说“一位老作家”,说到徐景贤在上海当年的威风八面,也只是说“徐某某”,说到闻捷与戴厚英的恋情,也只是说一位“老诗人”与一位“女造反派”的恋爱。

浪漫多情而又有着忧郁气质的巴金喜欢做梦,也喜欢说梦。1928年,蒋介石开始真正主政大陆。有媒体发出了对未来的憧憬,胡适写了一篇《新年的好梦》,提出了一些愿景,诸如祈盼实现和平、铁路收归国有、鸦片得以永绝、言论可以自由,等等,鲁迅则加以挖苦,写了一篇《听说梦》。安徒生曾有名篇《柳树下的梦》,做梦的克努得最终也只能是一枕梦黄粱而已。巴金特别喜欢做梦,也特别耽于梦想,他写过诸多文字都与梦有关,如《长崎的梦》、《说梦》等,而在这一篇《说梦》中,巴金写到“最近一次是一九七八年八月,我在北京开会,住在京西宾馆,半夜里又梦见同鬼怪相斗,摔在铺了地毯的地板上,声音不大,同房的人不曾给惊醒,我爬起来回到床上又睡着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巴金为何在京西宾馆这样的地方做噩梦?而且要与鬼怪相搏?他想起了张春桥的可怖?姚文元的“金棍子”?还是徐景贤的训斥?但巴金解剖自己,没有丝毫的推诿含糊,参与批判他人,他自陈是“跟着投石头”,奉命写文章批柯灵,心中不安,和妻子萧珊又登门表示歉意。巴金在《悼方之同志》一文中,细述江苏“探求者”这一公案,提到了文革后方之主持《青春》杂志一事,而这家杂志的编辑部,就在兰园啊,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痛下决心,花去9.60元,买下了这本范用先生亲自装帧设计的“厚书”。

今年是巴金先生110周年诞辰,想起了《随想录》这本书,想起了他一直倡导的“说真话”和“把心交给读者”,但这样的看似常识性的问题,在某一个历史阶段,居然成为很大的问题,也是莫大的悲哀吧。旧话重提,希望大家能够再看看这本旧书,算是一种不成样子的缅怀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8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