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情藏  

2014-11-04 19:42:00|  分类: 情感,翁同书,古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谓收藏?实在是太大的题目。有的收藏,是为了投资,奇货可居,转手万利;有的收藏,是为了炫耀,秘不示人,唯我独有,据为己有的得意,欣欣然;有的收藏,是一种习惯,经手的东西,就难以抛下,类似柳宗元笔下的蝜蝂,日积月累,堆积如山,还美其名曰念旧,不忍舍弃,盆盆罐罐,针头线脑,无不杂然而列,当然也是青山乱叠,千头万绪,到底自己收藏了什么,如同张宗昌到底有多少姨太太一样,全是一本糊涂账;更有一种收藏,似乎是非功利的,更是相信缘分,可遇不可求的,但隐隐之中,却有着一种情感的因素若隐若现,一旦眸然回首,就如同草蛇灰线,脉络清晰,宛如月夜一江碧澄,宛然在目,有羚羊挂角之效,更有令人不必饶舌会心一笑的云淡风轻月印万川。这样的收藏,约略可称之为情藏。

翁同龢是晚清的大书法家,当然也是晚清政局中的一位政治人物。虽然命运的安排,天时的巧凑,翁同龢父子显赫叔侄状元,自己又是天子近臣两代帝师,乍一看真是风光无限春风得意。但实际上,高处不胜寒,又有谁知道翁同龢内心深处何曾有过半点暗自得意沾沾自喜?比他年长近20岁的大哥一直在外奔波为国家效力,父兄近20年未曾见过一面,但翁同书抵京一日,父子聚首不过24小时,翁同书就锒铛入狱,后来虽然经过多方努力,翁同书虽然勉强苟全性命,但流放大西北,最终死在宁夏。翁同书酷爱读书,多有收藏,但撒手人寰,一切顿成过往云烟。但翁同书的藏书手札,到了翁同龢的手中,其意义就非同寻常。他誊录大哥书信,摩挲大哥藏书的册页,多少手足情深的回忆多少长兄如父的感喟萦绕心头,这样的藏书在侧,是一种情感的抚慰,是一种亲情的纽带,是一种支撑自己为这个家族不能有丝毫懈怠要拼尽全力的鞭策。翁同龢自己没有孩子,但他把自己的全部情感都倾注到了皇帝、自己的子侄和书画之上了。翁同龢喜欢收藏沈周的字画,也是缘于沈周与翁同龢都是苏州人,据说两家还有些亲戚关系,这样的情感宛然藕断丝连让翁同龢对沈周的画册更增添了一种文人的眷顾情感的注入。京华虽大,江湖又有多少真情?庙堂巍峨,人前光鲜,不过是昙花一现。长夜耿耿,翘首江南,唯有面对沈周的字画哥哥的书册才能平复自己高处不胜寒的心境,这样的情感隐秘感情寄托,也只有翁同龢自己才能深解其中况味了吧。

鲁迅也是孤单寂寞的,对于自己的藏品,断然是眼中容不得沙子的孤高自许。他收藏古碑帖,珍藏六朝古砖,在漫漫长夜写过与他人厮杀争斗的文章之后,又待许广平先生和稚子周海婴酣然入梦,他一人独坐,抽着纸烟,瞩望着散发着幽光的经历了千年风雨沧桑的古砖一方,抚摸着古砖上的铭文漫漶,想象着这样的古砖也许来自于某个王公显贵的墓穴也许来自于某一段沁透了血雨的古城墙的一隅,如今就这样与自己悄然相对默默无语,似乎成了自己的隔代同调异物的知音了。众所周知,西谛先生也雅好收藏,但主要是收藏古书,甚至为了古书而不惜荡产倾家,但西谛先生因空难而猝然辞世,他的众多收藏好在有人精心整理出来书目,珍藏于国家图书馆,也算是不负郑振铎先生生前的惨淡经营殚精竭虑。但有人说,这些收藏终于到了人民手中,也只能是姑妄听之而已,人民不是抽象的符号,不是遮人耳目的口号,不是大张旗鼓耸动视听的工具,他是一个个具体的血肉丰满的人,是一个个具体而真实有痛苦也有欢乐有梦想也有忧愁的生命。

有一位不无喜爱张扬一生坎坷的前辈,据说收藏了一幅小楷,是一位红得发紫的当代名家书写的杜牧关于李贺的一段话,是杜牧评价这位26岁就早夭的大诗人的文字的,其中有这样的清词丽句:“云烟绵联,不足为其态也;水之迢迢,不足为其情也;春之盎盎,不足为其和也;秋之明洁,不足为其格也;风樯阵马,不足为其勇也;瓦棺篆鼎,不足为其古也;时花美女,不足为其色也;荒国陊殿,梗莽丘垅,不足为其怨恨悲愁也;鲸呿鳌掷,牛鬼蛇神,不足为其虚荒诞幻也。”老前辈小心翼翼在自己书桌上展示给我,摇头晃脑,吟哦有声,仿佛杜牧对李贺的评价如同金石之声穿越千古精魂缕缕附着其身一般,而尤其是收尾的“使贺且未死,少加以理,奴仆命《骚》可也”一句,把《离骚》当作奴仆来使唤,这样的知音评价这样的天不假命的痛惜与哀伤,在这位先生读来仿佛是在诉说着自己饱经忧患屡遭陷害的一生际遇。也就是这样的一幅字,据说是在他身罹重病之时,不得不忍痛含悲,期望出手换来救命钱粮,但书贾乘机勒索,出价极为不堪,老先生斗室彷徨,反复思量徘徊,最终还是不忍出手舍弃,而他的重病居然也就匪夷所思地化险为夷了。老先生为我陈述这样的一段收藏情缘,激动处,不时哽咽,泣下如雨。这样的收藏,也许已经融入了他的生命骨肉之中了,怎一个情字了得?

也有一位书友,自然是知名的书痴,但他却有着与他人不同的收藏理念,他并不信奉书非借不能读也的古训,也并不秘不示人,而是过一段时间就清理自己的书房,把自己不再喜欢或者是已经不再使用的书,搜寻出来,广而告之,让大家前来各取所需,且有清茶一杯伺候左右,这样的风雅态度,千书散尽,不做书奴,真有一种古风宛然的昂扬仪态。更有豪爽的朋友,在自己的书房内堂堂正正地写着:“大胆借书,小心护书,耐心读书,坦然还书”,如此的读书人境界,岂能是张承志所谓那些“资料拜物教”者所能望其项背?

说不尽的收藏,道不尽的故事,但也许有一种收藏,有一段故事,有一段情结,更有一段欲说还休不可道破天机的意绪,姑且称作情藏吧。

  评论这张
 
阅读(8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