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祈愿黎汝清  

2014-05-20 18:04:00|  分类: 黎汝清,陈树湘,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马铃薯兄弟去看望老作家黎汝清,知道他患上阿尔茨海默症已经4年多了。如今的黎汝清对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真如刘剑波的小说《消失》中所言说的那样,只能是无望地等待生命终点的来临。岁月匆匆,人生暮年,怎么会如此结局?曾经多么健谈多么爽朗的一个写作者,面对这样的病症,他自己是无所谓痛苦了,但给尚存记忆的人,又是怎样的一份残酷与无奈啊!

   还是在乡下的时候,村子里的一位勉强上过初中的邻居,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居然买来上下两本的《万山红遍》,我百般恳求,总算取得同意,借我一读。在当时无书可读的年月,真有点饥不择食的意味在,我囫囵吞枣马不停蹄,硬是把这样的长篇小说给读完了,其他印象都模糊了,但对郝大成,还有一个叫周威的人物,印象深刻,什么四屏山之类的,也是模模糊糊,还真以为有这样的山啊!20世纪80年代末期了,到南京读书,才知道《万山红遍》的作者还写过《海岛女民兵》,拍成的电影叫《海霞》,也才知道南京军区还有一个写出了《海盗》的小说家,而黎汝清这个名字,是否与我村子边上的汝河有关啊?他又在写什么样的作品啊?当时,哪有现在网络如此发达,资讯可以随便百度搜索,但是系主任江德兴先生原本是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他是后来到复旦读的研究生,才改修哲学的,向他提起黎汝清。江先生说,这个人写了一本《皖南事变》,引起不大不小的风波,但我们系没有这本书,我到哲科系给你借来,你可以翻翻。结果,江先生不仅找来了《皖南事变》,还有《湘江之战》,我如获至宝,带到文昌桥宿舍,如饥似渴似懂非懂地看起来,黎汝清在《湘江之战》中塑造了一个红军将领陈树湘,里面也提到了林彪,要知道那个时候,对长征途中的如此惨败的案例还是非常讳莫如深地啊!《皖南事变》中,黎汝清对项英的资格、对延安的某种地处情绪、所谓的三山计划,更有对叶挺养狗、拿着文明棍、众多子女、不断地辞职等大量的披露,当然还有对饶漱石的正面描写,这才让我们知道皖南事变却原来是如此的复杂和多面啊!

   但黎汝清作为一位军旅作家,写出这样的作品,有无压力啊?记得他在《皖南事变》的后记里提到了在安徽休养的老红军闲极无聊耕地种菜为地界纠纷居然大打出手头破血流的事情,黎汝清是以这个案例想说明,中国的军队构成主题是农民,农民意识之浓烈出乎人的想象。看过这两部小说之后,很想见见黎汝清先生。是学弟李树喜热心联系,终于约定在一个落叶满地阴雨绵绵的傍晚时分,我们骑着自行车到中山北路一个看似民国时期的什么院落里,到了黎汝清先生的家。面对稚气未脱冒冒失失的大学生,黎汝清并没有所谓大作家的派头,他反复陈述自己的作品既是小说,也是纪实,任何说法都有依据,并不是所谓的向壁虚构小说家言,他也直言自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当时在军内威风八面者说:查查这个作家是什么背景?怎么总是写我军历史上的败仗?这样总是写“华容道”“失街亭”怎么鼓舞士气?黎汝清说,他本来的计划是要写战争悲剧三部曲,还有更为惨烈的西路军,本来就叫“西路军悲歌”之类的,但是出版机构说太刺激了,恐怕通不过,才改为《碧血黄沙》,黎汝清说,我专门去了河西走廊,到了许多惨不忍睹的战场遗址,也看了大量的文电资料,这个事情,徐向前不愿意提,李先念不愿意提,但这样的历史,怎么漠视啊?当时似乎有一篇《祁连山的雪》之类的,黎汝清说,太简单了!要全方位全景式的来写,也要为马家军多费些笔墨,我还读了大量的边塞诗,力争写出一种悲壮的美!当时的黎汝清,银发满头,但中气很足,信心满满,很有一种军旅作家的豪气!

   黎汝清应该算是老八路,山东博兴人,现在算来,见他的时候,已经是26年前的旧时月色了,他刚过花甲之年,一点没有颓唐服老的迹象。此后多年,诸事繁杂,很少再听到黎汝清先生的消息,也看到他写的故园三部曲之类的,但阅读这些作品的兴致已经没有了!

    黎汝清先生这样的失忆如孩童,对自己的过往一无所知,据说,这样的失忆会越来越严重,但会有奇迹出现吗?张艺谋根据严歌苓《陆犯焉识》改编的电影《归来》,我们看到冯婉瑜是所谓的心因性失忆,但到电影结尾,冯婉瑜也没有认出陆焉识来,张艺谋毕竟是中国本土的电影导演,他没有也不敢像澳大利亚作家丹尼尔欧马里的《失忆者》那样天马行空,汪洋恣肆,但即使这样的陪着小心,还是被一些恶狗指责“政治导向”有问题?黎汝清写《湘江之战》和《皖南事变》的时候,“导向”这个词汇似乎还没有大行其道啊!

   黎汝清先生送我们出门的时候,反复说,他的战争悲剧三部曲的排序应该是《湘江之战》、《碧血黄沙》、《皖南事变》,但最早出版的则是《皖南事变》。

     黎汝清,怎么就失去记忆了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