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哈代的诗  

2014-06-12 09:44:00|  分类: 情感,哈代,原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阳往西边落

我跟着他赛跑

看谁先赶下地

到地里去躲好

那时他赶上我前

但胜利还是我的

因为他 还得出现

我从此躲在地底

                                                                                            ---《一个厌世人的墓志铭》

在清朝时过一座教堂 再过去望见海滨的黄沙  

正午过一次烟黑的村庄  

下午过一座森林 黑橡与赤杨

最后瞥见了在月台上的她:

她不曾见我  

这光艳的妙影  

我自问:你敢在此下车   为她?

但我坐在车厢里踌躇未定  

车轮已经离站开行     顽冥!

假如你曾经下车   为她!  

                                                                                                       -《在火车中一次心软》

“我打死的那个人”*


要是我与他在这儿           
老饭店里碰头,       
彼此还不是朋友,            
一同喝茶,一同吃酒,

但是碰巧彼此当兵,      
他对着我瞄准,        
我对着他放枪,——      
我结果了他的性命。  

我打死他为的是            
为他是我的敌人,     
对呀:我的敌人他当然是:
那还有什么疑问?

又是他为什么当兵;
还不是与我一样倒运,
无非是为活不了命,
当兵,做炮火的冤魂。

说是:这打仗真古怪!
你打死他,一样一个人,
要是在饭店里碰着他,
也许对喝老酒三斤。

——————
*原诗题下注明:From《Time's Laughingstocks》。即:摘自《时代的笑柄》。

在一家饭店里*


“可是听着,你不走的话,这孩子生来,
算是你丈夫又多添了一个,也就完了,
要是我们一走,这吃人的世界就有了机会,
这西边儿热嘲,东边儿冷笑可受不了;
再说这一块肉将来长大时也就够受罪,
所以我看这偷走的意思还得仔细的想一回。”
“嗳可是你哪懂得做女人的地位,我爱,
真叫难:整天整晚的叫你不得安宁,
我就怕事情一露亮儿就毁。我怎么
能耽,这每晚还得搂着他,抱着
他,称他的心!管得这孩子将来的
命运,造孽也是活该,走我们的吧,
谁叫这生米煮成了熟饭,咳!”

她的名字*


在一本诗人的书叶上
我画着她芳名的字形;
她象是光艳的思想的部分,
曾经灵感那歌吟者的欢欣。

如今我又翻着那张书叶,
诗歌里依旧闪耀着光彩,
但她的名字的鲜艳,
却已随着过去的时光消淡。

                  十六日早二时

——————
*原诗英文标题:《Her lnitials》。

分离*


急雨打着窗,震响的门枢,
大风呼呼的,狂扫过青草地。
在这里的我,在那里的你,
中间隔离着途程百里!

假使我们的离异,我爱,
只是这深夜的风与雨。
只是这间隔着的百余里,
我心中许还有微笑的生机。

但在你我间的那个离异,我爱,
不比那可以消歇的风雨,
更比那不尽的光阴:窈远无期!

——————
*原诗英文标题:《The Division》。

伤痕*


我爬上了山顶,
回望西天的光景,
太阳在云彩里
宛似一个血殷的伤痕;

宛似我自身的伤痕,
知道的没有一个人,
因为我不曾袒露隐秘,
谁知这伤痕透过我的心!

——————
*原诗英文标题:《The Wound》。

窥镜*


我向着镜里端详,思忖,
镜里反映出我消瘦的身影。
我说:“但愿仰上帝的慈恩,
使我的心,变成一般的瘦损!”

因为枯萎了的心,不再感受
人们渐次疏淡我的寒冰,
我自此可以化石似的镇定,
孤独地,静待最后的安宁。

但不仁善的,磨难我的光阴,
消耗了我的身,却留着我的心:
鼓动着午潮般的脉搏与血运,
在昏夜里狂撼我消瘦了的身影。

                      十六日早晨九时

——————
*原诗英文标题:《I Look into My Glass》。

公园里的座椅*


褪色了,斑驳了,这园里的座椅,
原先站得稳稳的,现在陷落在土里;
早晚就会凭空倒下去的,
早晚就会凭空倒下去的。

在夜里大红的花朵看似黑的,
曾经在此坐过的又回来坐它:
他们坐着,满满的一排全是的,
他们坐着,满满的一排全是的。

他们坐着这椅座可不往下沉,
冬天冻不着他们洪水也冲不了他们,
因为他们的身子是空气似的轻,
他们的身子是象空气似的轻。

——————
*原诗题下注明:译自Thomas Hardy《Late Lyrics and Ealler》,即:译自哈代《抒情诗集》。

    哈代情结:应该是一种乡土意识和悲剧人生糅合成的个性。哈代存在着“悲剧人生”的情结。哈代从小在宗法式的乡村长大,英国古老的宗法文明中有着浓厚的宿命论色彩,这样这种对待人生的消极姿态便深深地植根于哈代幼小的心灵中。后来,哈代的生活中发生了一件足以影响其一生的事件。小哈代,有一次拿着望远镜去他家附近高坡上去看一个犯人被处绞刑,巧得很,正当他拿起望远镜时,那个犯人的头一耷拉,死了。这一个镜头深深触动了哈代原本忧郁的心灵,一刹那间,生和死戏剧性地在他眼前上演,使他更感人生的无常。这个阴影从此便留在哈代心中,抹也抹不掉。后来,哈代经历了更多的时世变故,慢慢形成一种“悲剧人生”的情结。

  评论这张
 
阅读(9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