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著述志》一则:《全宋词》   

2014-07-28 12:03:00|  分类: 唐圭璋,《全宋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圭璋(1901-1990),字季特,江苏南京人,著名词学家、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家。编著有《全宋词》、《全金元词》、《词话丛编》、《宋词三百首笺注》、《南唐二主词汇笺》、《辛弃疾》、《元人小令格律》、《校注词苑丛谈》、《唐宋词简释》、《宋词纪事》、《宋词四考》、《梦桐词》、《词学论丛》等书。 唐圭璋早年入东南大学,从曲学大师吴梅学习词曲,后专治词学。1949年前曾任中央大学金陵大学中文系教授。1953年起任南京师范学院(今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主要著作有:《全宋词》、《全金元词》、《词话丛编》、《宋词三百首笺注》等。唐圭璋19901128日在南京逝世,享年90

唐圭璋于1901123日出生于南京,他幼读私塾12岁丧母,13岁入南京立奇望街小学。校长陈荣之知其家境困难,一切免费,还负担他的一切费用。三年后,南京全市小学毕业会考,唐圭璋名列第一,考入省立第四师范学校。不久,受校长仇埰悉心指导阅读古典诗词和名作。陈、仇两位是他终生不忘的恩师。唐圭璋毕业后到六合西门平民小学任教两年。1922年夏,考进国立东南大学中文系。当时系主任陈中凡注重国学,校内办有《国学小丛刊》,他最早撰写的一篇论文《诗三百篇的修辞》就发表在这一丛刊上。吴梅在东大开设的词学通论、曲学通论、词选、曲选、专家词、南北词简谱等多门课程,唐圭璋都选听;吴梅还带领学生建立了一个词社,名"潜社",唐圭璋就与同学王起(季思)、段熙仲张世禄等成为社中骨干。吴梅的学生很多,但最为出色的是任中敏(半塘)、唐圭璋和卢前(冀野)三大弟子,人称"吴门三杰"。任、卢专攻曲学,词学唐圭璋独领风骚。大学时期,唐圭璋汇辑了《纳兰容若词》,撰写成《宋词三百首笺》,吴梅为之作序,以后又为其《全宋词》、《词话丛编》等巨著作序。1939年吴梅客死云南。当时唐圭璋虽飘泊成都,还是赶到云南为第三位恩师送行,并写下了沉哀入骨的《虞美人·悼瞿安师》和《吴先生哀词》。唐圭璋1928年大学毕业后,先任教于江苏省第一女子中学,后转任中央军校国文教官,兼教历史。他30年代编辑的《全宋词》目录在全国各地分发后,引起了社会同人的热烈反响。他写的《宋六十家词跋尾》和《四十种词集跋尾》发表后,受到词学界一致好评。1937年《全宋词》初稿完成,36岁的唐圭璋,大名已赫然载入《民国名人图鉴》。1940年,《全宋词》由商务印书馆在长沙以线装本形式出版。

1949年后,唐圭璋先在东北师范大学任教,1953年秋调回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讲授古典文学至1990年。辛勤耕耘七十载,呕心沥血育桃李。他长期讲授唐宋词选、元明清戏曲。他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教学方式,就是与吴梅一样常携长笛一支,在堂上吟词唱曲,以加深学生对词曲意境的理解;他讲解柳永苏轼秦观的词作以及《牡丹亭》、《长生殿》等戏曲时,会情不自禁地用昆曲清唱其中精彩的篇章,使同学们获得一种优美、高雅的艺术享受。 

唐圭璋于1934年完成《词话丛编》初稿,吴梅为之作序,称"此书洵词林巨制,艺苑之功臣"。该书出版后,他仍然不断搜集。经过40多年的沧桑变迁,他一步一个脚印,终于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词话丛编》(修订本)精装五大册,增补了25种,共计85种词话,近400万字,集历代词话之大成,为我国词学史上矗立了一座丰碑。 1979年,中华书局又推出唐圭璋的《全金元词》。这部巨著最初定名《金元词汇》,30年代所辑原稿,60年代完成初稿,曾借给友人夏承焘,但在"文革"受遭抄家被烧毁。后唐圭璋又按存目重新辑录。 晚年,唐圭璋因年迈体弱,辞掉诸多社会职务,但仍兼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中国韵文学会会长、中华诗词学会名誉会长等职。1990年,国家授予他"有特殊贡献的专家"称号。在不足8平方米的书房兼卧室梦桐斋里,堆满着各种版本的书籍。1128日,他以90高龄无疾而终。唐圭璋对中国词学事业有着前无古人的独特建树,也为培养词学人才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唐圭璋编著有《全宋词》、《全金元词》、《词话丛编》、《宋词三百首笺注》、《南唐二主词汇笺》、《辛弃疾》、《元人小令格律》、《校注词苑丛谈》、《唐宋词简释》、《宋词纪事》、《宋词四考》、《梦桐词》、《词学论丛》等。其中有的曾获国家、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和优秀图书奖,有的还出版有香港版、台湾版。唐圭璋85岁寿诞时,王季思亲自来南京道贺,贺辞中写道:白头相见各欢然。词山曲海浑闲事,乞与高风代代传。”(鹧鸪天·小词敬祝圭璋学长兄八五华庆》),他的弟子盛静霞颂词《定风波》开头云:甲子绵延六五周,芬芳桃李遍神州后学刘乃昌贺联称:词府千年仰泰斗,教坛举世颂楷模。这些充满深情厚意的词章,既表达了人们对唐圭璋道德文章的无限敬仰,也反映了他一生辛勤耕耘、培育人才的光辉业绩。

唐圭璋先生曾回忆说:我在南京读中学时,只读过一些古典诗文,对词曲虽爱好,但涉猎不多。1922年,我二十二岁,考进了东南大学(后改名中央大学,旧址即现在的南京工学院),开始从吴梅先生学习词曲。吴先生初开词学通论课,讲授词韵、平仄、音律、作法及历代词家概况,使我初步了解到有关词的各方面知识,引起我对词的爱好。接着吴先生开词选课,选历代名著,阐述详尽,更使我在词学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最后,吴先生又开了两年两宋专家词课,对专家进一步做了深入的研究,这就使我决心踏上治词的路径。先生教学认真,诲人不倦,要求学生多阅读,多思考,多写作。我在先生的指导之下,首先读熟《词选》中所选的词,次则完成先生在课堂上所布置的词学写作。春秋佳日,星期有暇,先生常率领我们学生游览南京名胜古迹,每到一处,都和我们一起作词谱曲明故宫灵谷寺玄武湖、扫叶楼、豁蒙楼,常有我们师生的足迹。有时我们师生也夜泊秦淮近酒家,作访《桃花扇》媚香楼的词曲,尽欢而散。先生家住大石桥,我们学生常到他家里习唱,玉笛悠扬,晚霞辉映,师生唱和,其乐融融。我们都学会了吹笛唱曲,对词曲源流及其关系也都有了更深切的了解与体会。先生在校时,还建立潜社(取潜心学术之意)作词,我与同学段熙仲、王季思、张世禄周世钊常任侠等都参加作词作曲,并刻过《潜社词曲汇刊》。1934年,前辈词家云集南京,吴先生组织如社,约缪竹庵、林铁尊、仇述庵、石云轩、陈匪石、乔大壮、汪旭初、蔡嵩云诸先生和我参加,每月集会作词。词调由各人轮流出,词题、词韵不限,但词调以依四声为主,取名家创制为准则,如《倾杯》依柳永 骛落霜洲体,《换巢鸾凤》依梅溪四声,《绮寮怨》依清真四声,《水调歌头》依东山四声,《泛青波摘遍》依小山四声,一词作成,虽经苦思,但也有乐趣。犹记我檃括陶潜桃花源记》作过一首依东山四声的《水调歌头》:舟逐古津远,绿树蘸波圆。缃桃红浅,一川相映落英繁。花外云山新换,忽入千家庭院,男妇笑声喧。斟酒初开宴,不计是何年。掩松萝,寻碧藓,乐幽闲。太平鸡犬,浑疑灵境住神归去缤纷两岸,犹记当时人面,啼损隔林鹃。回首溪如练,樵径散风烟。

 此词平仄通叶,只有过片三字不叶,其余句句叶韵,可见东山深通音律,能够自设新腔。如社刻过《如社词钞》一册,各家亲笔余稿曾在我处,可惜后来未刻,都已散失。

1936年,我爱人病故。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我将三女孩寄养仪征岳家,只身到成都任教。国难家愁,生离死别,我写了一些小词,辑为《南云小稿》,收入杨公庶《雍园词钞》中。

乱离骨肉散天涯,谁家插得茱萸遍。(《踏莎行》)

今宵独卧中庭冷,万里澄晖照泪悬。(《鹧鸪天》)

明月茫茫,一度登楼一断肠。(《采桑子》) 

从这些断句中,可以约略反映出我当时的悲痛心情。1939年,吴梅先生病逝于云南大姚。噩耗传来,我更心伤,曾作《虞美人》悼念。词云:

乱山迷雾姚州路,不道臞仙去。两年避寇走天涯,白发飘萧,日日望京华。

豪情曾击琼壶碎,几度青溪醉。水磨白苎寂无闻,莺老花残,空忆石桥春。

我在学习和后来任教之后,得暇则研究词家的生平事迹、历代词学评论及做宋金元词的辑佚工作。多年来,我编过《纳兰容若词》(此稿原存上海神州国光社,后该社被封闭,稿即散失)、《宋词三百首笺》、《南唐二主词汇笺》、《词话丛编》、《全宋词》、《全金元词》、《宋词纪事》、《宋词四考》、《校注词苑丛谈》、《南宋词简释》、等书,写过《姜白石评传》、《论梦窗词》、《云谣集杂曲子校释》、《纳兰容若评传》、《评〈人间词话〉》、《论词之作法》等论文。回忆我的治词经历,自启蒙到写作、到校词、辑词、论词,体会甚多:一是温故知新,由博返约。温固,就是古典文学的基础,经、史、子、集几方面的知识,都要懂一点;知新,指古典文学发展的新形势,如文物出土情况,新发现的资料,各种观点的新文章。由博返约,就是基础知识要厚实,面要宽要广,但又不能满足于此,专业还要精深,这样才能有创见、有发明。二是钩沉表微,贵有恒心。我辑《全宋词》、《全金元词》,早在抗日战争前就已开始。《全宋词》的编纂起自1931年,分四步进行;(一)综合诸家所刻词集;(二)搜求宋集附词;(三)汇列宋词选集;(四)增补遗佚。旁采笔记小说、金石方志、书画题跋、花木谱录、应酬翰墨及《永乐大典》诸书,统汇为一编。1935年,三次印出《全宋词目录》,分发全国各地,广泛征求意见。并先写成六十家词跋尾,发表在《江苏国学图书馆年刊》上, 后又写成四十种词跋尾,发表在《制言》上,作为准备工作。1937年,全书初稿完成,送交上海商务印书馆排印。因抗战开始,至1939年出版二十册线装书,计辑两宋词人约一千多家,词二万余首。由于当时条件限制,书中还存在不少缺点。二十年后的1959年,我准备重新修订,但由于当时我患风湿关节炎,不能进行这项工作,由我推荐王仲闻先生为我修订。1965年重印出版。记增补词人二百四十余家,词一千六百余首。最近孔凡礼先生又从清初季沧苇所藏明抄本《诗渊》增补宋词四百多首。《词话丛编》1937年出版,收词话六十种。四十年后又重新修订,增二十五种,共收词话八十五种。 三是师友的切磋支持。我编《全宋词》、《词话丛编》等书,吴梅先生看了极为高兴,都为我做序,期望之殷切,情谊之深厚,我每临风怀想,铭感难忘。《全宋词》初稿完成后,呈汪辟疆先生审阅,汪先生看到我用《彊村丛书》本卢祖皋《蒲江词稿》比毛晋本多七十余首,用明嘉靖本程珌《洺水集》比毛晋本多三首,用李之仪《姑溪集比毛晋本多八首,用明沈愚本刘过《龙洲词》比毛晋本多三十四首,用明成化本何梦桂《潜斋先生文集》比《四印斋》本多七首,用明吴儆《吴文肃公文集》比江标本多九首,大为高兴,坚持请国立编译馆接受全稿,交商务印书馆出版,如果当时无汪先生力争,此稿也早已化为乌有了。同学赵万里、卢冀野、任中敏和词友龙榆生、赵叔雍、夏瞿禅、王仲闻等不弃浅薄,热诚指教,积极帮助,亲切鼓励,也是可感可敬,不能忘情的。1931年,万里出版了《校辑宋金元人词》,精审突过前贤。但他最少需三首才辑为一卷,启发我立有将宋金元词统汇为一编之志,所有一首、二首,甚至断句都加以校辑。万里借我影宋本《梅苑》参考,并给我《截江网》、《翰墨大全》、《永乐大典》中词,皆它处所未见。我辑《词话丛编》、《全宋词》,冀野曾为我多方搜集资料,鼓励我奋勇前进。中敏知我辑《全宋词》,便将他个人所藏诸家词集全部送我,我至今不忘。书出之后,他又通阅一遍,指出错误。他最近拟撰唐艺探微八种,为祖国争光,雄心壮志,不减往昔。榆生从彊村老人治词,主编过《词学季刊》,我和他经常通信论词,对我编《全宋词》积极帮助。他的学生周咏先作《宋金元词钩沉》,朱居易作《六十家词勘误》,对我校宋词都有很大帮助。瞿禅自学功深,心仪已久,我辑《全宋词》时,陆游《剑南诗稿》中有《渔歌子》五首,《平阳县志》中有石刻宋词,都是他告诉我的。叔雍为况蕙风先生高足,他在宁时,曾为我撰《南唐二主词汇笺》序,并借给我《清初百名家词》过录,我们相约,他见宋词给我,我见明词给他,共同治词,相互研讨。仲闻为静安先生次子,家学渊源。我辑《全宋词》,曾先将目录分发全国各地,广泛征求意见,他提出很多宝贵意见,并把自己所作的宋词长编借给我参考。他为我重新修订《全宋词》,六年辛勤,全力以赴。十年动乱中,他被迫害致死,痛心已及。以上就我回忆所及,略述我的良师益友对我治词的帮助,没有他们我是不能完成这一部《全宋词》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