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盛夏暴风雨  

2014-07-09 12:55:00|  分类: 情感,暴风雨,弟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了盛夏酷暑时节,我对于世界寒暑的变化一向迟钝麻木,但再榆木疙瘩的人,也知道冬天的寒冷夏日的炎热啊。也许是人过不惑,似乎已经早早地开始怀旧了,而总是回忆过往据说意味着衰老的开始,容颜易改,两鬓飞雪,该来的总要来的,唯有坦然接受而已吧。我想絮叨的,则是25年前在一座中原小小的古城所遭逢的一场夏日暴雨。

你也许会不以为然,一场大雨有什么稀奇?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中不也写过大雨倾盆,把拉人力车的骆驼祥子淋了个落汤鸡,当时的骆驼祥子还没有被虎妞看上吧?莎士比亚的最后一部剧作就是《暴风雨》,普洛斯·彼罗在一座小岛之上呼风唤雨电闪雷鸣更有莎士比亚用其超迈古今的绝世才华把暴风雨渲染得地动山摇风云变色;还有周立波的长篇小说《暴风骤雨》,当然是着眼于社会结构的地覆天翻巨大变革,更有李新田的《闪闪的红星》,尤其就此改变的电影中,胡汉三卷土重来也是在暴雨如注的月黑风高之夜吧?杀气腾腾的胡汉三满脸横肉眼露凶光令人有不寒而栗之感,而如今已经鲜为人知的一部电影《战洪图》,主题是面对滔天洪水这样的自然灾害仍然时时刻刻不忘阶级斗争,其中有一地富分子在泼天大雨中气急败坏地说“下吧,下它七七四十九天”,这样的穷凶极恶竭斯底里大有同归于尽不同戴天的仇恨在燃烧。但是,我要说,这些暴雨都不能与我所遇到的大暴雨相提并论同日而语。

那应该是我上大学后的第一个暑假,匆匆从南京回到家乡。当时,家中经济十分拮据,哥哥刚工作,正在忙碌着找对象,我在外读书,弟弟还在上高中,全家仅仅靠父亲微薄的工资实在是有点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妈妈就反复思量下定决心在县城里办一个小厂。说是小厂子,实际上也就是一个作坊而已,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厂址就在古县城护城河边边上父亲一位老同学废弃的院落里,待把一切手续办理齐备准备开张之时,妈妈虽然已经累得疲惫不堪但却对小厂子的发展前景充满了憧憬与期待,指望这个厂子能改变家里经济困难的严重局面。那是一个接近黄昏的夏日,待把一切东西收拾利落,我和弟弟各自拉了一辆架子车,妈妈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家。家在叶县高中,在县城西南一隅的黄营坡,距离县城有近10里路吧。自护城河往西经过四眼井、明亮街、翻过平舞铁路道口的时候,天已经黑沉沉地铺天盖地了,风声鹤唳,走石飞沙,路两旁挺拔的白杨树紧张地摇晃有点惶惶不可终日大祸临头的样子。妈妈说,要不找个地方躲避一下?弟弟说,还是走吧。于是,母子三人还是决定继续前行。我和弟弟劝妈妈骑自行车先走,但妈妈不肯,要跟着我们一起走。路经县医院门口的时候,黄豆一样大的雨点开始噼噼啪啪地砸落下来,这样的雨点绝对不是春雨霏霏细雨飘摇,更不是秋雨绵绵若有若无,而是直接爽利劈头盖脸,它是铁马金戈,它是横冲直撞,它是不管不顾,它是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简直就是天河倒悬肆无忌惮啊!弟弟勇武,奋力前行。我戴着眼镜,早已经是一片朦胧深一脚浅一脚凭着感觉紧随其后,旷野之中的大树如同小草一样被撕扯得前仰后合点头哈腰,而晴空之时器宇轩昂的高压电线这个时候大幅度地摆动飘荡,在狂风之中发出凄厉瘆人的鸣叫。也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但母亲一直跟在我们后面推着自行车,无论如何不愿意把自行车放在架子车上,弟弟把鞋子拖了,挂在脖子上,我也想如法炮制,母亲说,地上有玻璃渣子啤酒瓶子的碎片啊,这样一提醒,我又不敢脱鞋子了。

穿过三里湾、潘砦,叶县高中的校园已经遥遥在望了,这所古老的中学校园里唯一的一幢教学楼在暴风雨中如同一艘劈波斩浪的巨型轮船,昂然而立魁梧安详,透过重重雨幕,据说是老校长儿子题写的“业精于勤”四个大字依稀可辨。简直是如同一场噩梦一样,我们到了校园东边的小路的时候,暴风雨停歇了,整个旷野陡然间沉寂下来,没有了喧嚣杂乱的风声雨声,只有母子三人在泥泞之中的跋涉而行。而被暴风雨吹倒的人勉强可以合抱的大树横在乡间路上的,我们遇到的就有三棵。弟弟力大气壮,都是他不慌不乱,把架子车盘先搬挪过去,再来帮助母亲和我如是操作,动作麻利,气定神闲,如此大雨大风,没有一句抱怨的废话啊。

多年后,母亲每每提及这场暴风雨,弟弟总是说,记不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