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彭小华:【汉办“办”砸了国家形象—“欧洲中国研究协会”第二十届年会上汉办引发一场的闹剧  

2014-08-07 15:46:00|  分类: 许琳,孔子学院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办,全称“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是海内外著名的“孔子学院”的总部。对于孔子学院,国内论者多有对其存异议者,质疑和批评在国内尚有大量贫困人口,教育投入乏力、寒门子弟上学困难的情况下,对国外,尤其是本来就比本国远为富裕且教育投资丰裕的西方国家,靡费巨资送教上门;尤其不可思议的是,这种花钱、派教师、派送教材“送学上门”的“好事”,不仅没有受到“受益方”感激,反而在加拿大、美国、新西兰(不了解非西方国家的情形)等多个国家受到越来越广泛的质疑,近期美国一百多位大学教授更是发表公开信,呼吁美国学校中止与汉办合作开办“孔子学院”,盖因他们担忧“孔子学院”有碍学术自由和教学科研独立性。
 
  我理解“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推广中国文化、建设软实力和国家形象的一个平台,虽然对其效果如何有疑虑,但一直持开放性的态度,并持续关注国内外媒体的相关报道,不过,在国内从来没有接触过汉办,意外的是,在今年7月23-26日于葡萄牙召开的“欧洲中国研究协会”第二十届年会上,亲睹并体验了一次汉办及其下属的孔子学院“办外交”的反效果。
 
  此次会议先后在布拉加的米尼奥大学和科英布拉的科英布拉大学两个城市两所大学召开,举行两次开幕式。7月22日下午,以独立学者身份参会的我和汉学家夫君前往米尼奥大学报到注册,领取了会议手册及论文摘要集。7月23日上午,我们参加了开幕式。米尼奥大学亚洲研究系系主任孙兰(音译)主持开幕式,孔子学院总部总干事、汉办主任许琳出席并讲话。
 
  我的发言在7月24日下午,当日上午便在酒店房间熟悉发言内容。刚打开电脑,就收到一封邮件,来信者自称米尼奥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想了解您目前入驻哪家酒店和房间号码,我可想电话和您交流。”他还提供了微信号。贾院长似乎急切地想找到我并和我交流。他想谈什么呢?我和他素不相识,莫非是有共同学术兴趣?可是,他又是以职务身份联系我,似乎想谈的话题比较神秘以致于不肯言宣,一时我既莫名其妙,又有些紧张,有些恼火。我回信询问他想谈什么,并告诉了他我所在酒店及电话号码,欢迎他来访来电,然后加了他的微信。
 
  整个上午、中午,既没有这位贾院长的回信、来电,也不见他来访,微信也未有回应。下午,我早早地到了会场,刚坐下,就接到他的微信,询问我的所在。他迅速地出现了。原来是要找我收回会议手册和论文摘要集。为什么呢?解释是有印刷错误,收回后会马上重新提供修改版。我没有多想,应声把手上的会议手册交给他,并“非常抱歉”由于论文摘要集重、网上有论文摘要且我们家有两本,夫君已经扔掉了一本,不过,他手上还有一本,我告诉贾先生我找我先生拿来给他充数。
 
  待见到夫君,向他说明情况,他大呼“你太老实了!他凭什么找你拿!你别理他!”--原来并没有人找他收回什么手册之类。看来是内外有别!是有什么秘密不希望国内学者知道,还是怕他们把材料带回国扩散了什么秘密吗?我询问了同行的法国朋友,孔子学院的人并没有找她--不过,她是23号开幕式期间报到注册的,当时她“莫名其妙地”被告知会议手册和论文摘要集“发完了”,只领到了一份复印件,于是从我们这里拿走了一本会议手册。
 
  我十分不安十分碍难地告诉贾先生我先生想要保留一本论文摘要集。我非常担心贾先生交不了差,等着他继续做我的工作,然后再去做夫君的工作。谁知他立刻表示无所谓,并说自己也是奉命行事,丢了就丢了,向“领导”报告说我的论文摘要集丢了就行了。闻言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对到底出现了什么印刷错误充满疑惑和好奇。
 
  当日傍晚,与会人员乘坐大巴从布拉加去科英布拉,出发之时,孙兰对大家讲话,给会议手册中缺了一个彩页的学者补发彩页。她说此举是受科英布拉大学方面的委托。我不知道彩页的内容,心想贾先生会给我新版的会议手册,这个彩页我应该不需要。
 
  自从贾先生拿走我的会议手册,到次日早餐,我都没有再见到他,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他不是说马上还给我修改版的会议手册吗?没有会议手册,上午的开幕式在哪里、接下来的议程是什么、在哪里举行,我们都不了解。我有一种善意被利用、受到欺骗的感觉。我不禁重新思考贾先生的身份以及他是否有权利收回我的会议手册:他凭什么?再说了,他到底是谁?进而言之,即便他真是米尼奥大学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可米尼奥大学孔子学院并非此次会议的主办方,我的会议手册和论文摘要集是会议主办方提供的,汉办也好、孔子学院也好,有什么权利拿走会议主办方提供给我的会议手册,而且还不按照承诺交给我新的会议手册!
 
  我给贾先生微信,表示质疑他的身份,询问为什么不如约提供修改版的会议手册以致于我和夫君不知道该去哪里开会!他表示道歉,说自己确实是孔子学院院长,我可以上网查询,不过并未参与此次会议的有关工作,只是奉命找国内学者收回会议手册、论文集,我是他最后联系到的国内学者,会找同事联系我并送给我新的会议手册(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收到他或者他的同事送给我新的会议手册,也没有任何人联系我)等等;我追问到底出了什么了不得的错误要如此劳师动众地收回材料?他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印刷错误?
 
  根据经验,我心想一定是政治错误。
 
  那么,会是什么样的政治错误呢?
 
  我越发地疑惑和好奇。
 
  中午,我们从网上查到下午会议议程和地址,根据兴趣,我选择了与国际关系有关的议题。一位欧洲的学者开讲之前,手里摇晃着一篇彩页,指出会议接受汉办资助的结果就是招来汉办的审查--我还是不明就里,但是知道肯定跟收回会议手册和论文摘要集有关,而且此举令包括这位学者在内的人愤怒。
 
  直到晚餐的时候,谜底才完全解开。
 
  晚上,我们和几位来自欧洲不同国家的汉学家同桌吃饭。席间他们情绪激动地说起上午开幕式上发生的事。原来,汉办主任、孔子学院总部总干事许琳女士到了葡萄牙,发现会议手册里同为此次会议赞助方的“蒋经国国际学术交流基金会”的名字与汉办同时出现在赞助名单上,且内有一彩页广告(广告语:国际汉学的推手--蒋经国基金会),“她非常生气”,于是,一方面命人从已经领取会议材料的中国学者手中收回材料(后来分析,贾先生之所以说我是他最后联系上的国内学者,乃是因为我是独立学者,不在汉办名单内,他们不知道我的住址和电话,是故),同时他们以某种方式,令人(具体怎么操作不清楚,不过推测应该没有通过会议主办方正式协商并得到对方同意,否则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撕去头一天尚未发放的会议材料--所以,我的法国朋友第二天报到注册只领到复印本,而另一些同日报到的学者领到的是没有“蒋经国基金会”广告彩页的手册。
 
  据一同进餐的欧洲学者讲,汉办此举引起了轩然大波。在24日上午科英布拉大学的会议开幕式上,欧洲中国研究学会主席、瑞典隆德大学东方与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Roger Greatrex愤怒批评汉办的“审查”,表示这是对学术自由的干扰,是绝不能够接受的。与会的汉学家们觉得瞠目,议论纷纷,觉得汉办此举完全不可思议,认为中国、中国政府、汉办、孔子学院的言行背离。同桌的学者们情绪激动地批评。有一位瑞士汉学家说之前正在劝说所在的大学引进孔子学院,“这下绝对不会这么做了”。德国的一位汉学家、所在大学中文系的系主任听说孙兰被迫辞职了,她表示果真如此,一定会邀请孙去她的学校任职。
 
  回到酒店,在大堂里,邻桌的十余位国内与会学者也在窃窃私语议论此事。
 
  应该说,整个会议进行得很正常,很有序,波澜不惊,汉办的“折腾”是整个会议期间的唯一戏剧性的一幕。
 
  明了事情的真相后,我觉得无语、气结:汉办是怎么“办”事的!国家花着大把的纳税人节衣缩食的钱,指着你们去树立国家形象,传播文化,提升软实力,做不到也就算了,结果却是花大钱产生反效果、负效果,把国内的作风带到国外,把对国人的威风耍到国外,以致于坐实“别有用心的”国外学者、媒体的指责,正如一位欧洲学者所说,你们这是要“传达硬的软实力,还是软的硬实力”呢?且不说初衷如何,就从引起的后果来看,汉办的工作始做得粗疏,继则干得蛮横--当你事到临头发现问题的时候,怎么可能不经过会议主办方的允许就擅自收回与会者的会议资料、撕去同为会议赞助方的广告?这不是既得罪会议主办方,也得罪另一位赞助方并违背了别人的利益(人家可是出了钱的!)吗?何况,你这不是表示大陆和台湾势不两立吗,而这有利于当前和长远的大陆台湾关系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4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