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雨读札记之七:《猎人笔记》的两个译本  

2014-09-12 21:01:00|  分类: 屠格涅夫,黄裳,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在一中原小镇上读书时,特别钟爱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之所以喜欢《猎人笔记》,并不是因为他对俄国地主凶残可恨罄竹难书的深刻揭露,并不是他对俄国农奴制的深恶痛绝无情鞭挞,而是他笔下猎人形象的洒脱飘逸行踪不定,他们行猎在山林草原间的刺激浪漫,他们浪迹天涯的无拘无束独来独往,而屠格涅夫简直是天才般的对俄罗斯风土出神入化般的描画更是令人拍案叫绝,无限神往。

我当时看到的《猎人笔记》是人文社推出的丰子恺在1954年根据俄文翻译的,在1979年重新出版的。丰子恺的女儿丰一吟有一“译本序”,居于卷首,其中有一段托尔斯泰和高尔基的话深深打动了我。托尔斯泰说屠格涅夫的风景描写,是他的拿手本领,以致在他之后,没有人敢下手碰这样的对象:大自然,他:两三笔一勾,大自然就发出芬芳的气息”,而高尔基则是在其自传体小说《在人间》中说读过异常卓越的《猎人笔记》,“这些书洗涤了我的身心,象剥皮一般给我剥去了穷苦艰辛的现实的印象,我知道了什么叫做好书,我感到自己对于好书的需要”。当时,乡下闭塞,一书难觅,不要说耿济之翻译的版本无处可寻,即使黄裳先生根据英文翻译的《猎人日记》,又怎么能看得到呢?

《猎人笔记》作为一部作品集,出版于1852年,当时屠格涅夫方才34岁。这本书的出版,既为屠格涅夫带来了极大声誉,也使他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因为教育部大臣的举报,他的书不仅被查禁,审查《猎人笔记》的图书审查官被撤职,而屠格涅夫也被流放。如此大动干戈,被认为是书中刻画的一系列地主形象“带有侮辱性”,不是“滑稽可笑”,就是“自命不凡”、“穷奢极欲”,甚至是阴狠刻毒,极不得体,总之,整本书的格调和倾向是太灰暗了。实际上,《猎人笔记》中还是展现了不少俄罗斯农民丰富的内心世界和他们乐观向上膜拜大自然的淳朴刚毅,书中以细腻传神的笔触展现了许多俄罗斯女人的温婉动人心底澄明,如《白净草原》与《歌手》,简直令人百读不厌,还有《幽会》更是美不胜收,堪称绝品,但当时的掌握权柄的人却对这些文字视而不见,而偏偏认为这本书是在恶毒攻击农奴制。《猎人笔记》的最后一篇《树林和草原》,被当做整本书的跋,屠格涅夫以昂扬的激情倾诉着自己对俄罗斯的款款眷恋,“读者对于我的笔记也许已经感到厌倦了”,但“纵然你并不生来就是猎人,但“你总是爱好自然和自由的,因此你也就不能不羡慕我们猎人”,那就“请听我讲吧”,屠格涅夫如绘画大师一般,截取了春夏秋冬四季的不同时节出猎的种种场景,如一副风情万种绰约多姿的风景画展现在我们面前,说到黄昏来临,他眼中的“晚霞像火焰一般燃烧”,遮掩了半个天空,太阳就要落山了,附近的空气似乎特别清澈,像玻璃一样,远处笼罩着一片柔和的雾气,祥子很温暖,鲜红的光辉随着露水落在不久以前还充满淡金色光鲜的林中旷地上,树木、丛林和高高的干草垛上都投射出长长的影子来。捧着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在村子外的晒场上,看着冉冉落下的残阳,一种少年的惆怅弥散心间。我身处平原地带,但偶尔也有丘陵起伏,冈峦错落,如北首山、柏宁冈,而屠格涅夫如同在空中翱翔的鸿雁俯瞰自己的国家,看似普通凡常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在他笔下都是那样的令人牵挂乡愁缕缕:一个个全部耕种过的圆圆低低的丘陵,像巨浪一般起伏着,长满灌木丛的溪谷蜿蜒在丘陵中间,一片片小小的丛林像椭圆形的岛屿一般散布着,狭窄的小径从一个村子通到另一个村子,各处有白色的礼拜堂,柳丛中间透出一条亮闪闪的小河,有的地方筑着堤坝,远处原野中有一行野雁并列地站着,在一个小池塘上,有一所古老的地主宅第,附有一些杂用房屋,一个果园和一个打谷场,然而你的车子继续向前行驶,丘陵越来越小了,树木几乎看不见了。终于,你来到了一片茫无际涯的草原上。

如今,坊间也有黄裳的《猎人日记》流传,当然已经不是60年前的版本了。黄裳在2012年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的版本上有这样的“代序”:此书原有耿济之之旧译,连载于《小说月报》中,后单行出版。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丰子恺译本,号称据俄文原著译出。平明出版社邀余重译此书,所据为加奈特夫人英译本也。丰译改题“笔记”,余则仍耿译旧题“日记”。丰子恺先生于1975年已经去世了,黄裳先生说丰子恺的翻译“号称”依据俄文原版,似给人以不以为然之感。仅就篇章题目而言,丰译“县城的医生”、“白净草原”、“总管”、“事务所”、“孤狼”、“两地主”、“树林和草原”,而黄译则是“地方医生”、“白静草原”、“账房”、“办公房”、“狼”、“两位乡下绅士”、“森林和原野”,至于丰子恺译本与黄裳译本,到底哪个本子更为接近“信达雅”,也只能是见仁见智了。而也就是在《猎人日记》重新出版的2012年,黄裳先生也在沪上遽归道山了。但不管丰译还是黄译,都为《猎人笔记》的传播做出了贡献,都应该算是屠格涅夫的中国知音吧,而屠格涅夫对自己的《猎人笔记》也是相当的自信,他曾经这样夫子自道:“这本书出版了,我很高兴,我觉得他将是我给俄罗斯文学宝库的一点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1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