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难忘《金蔷薇》  

2014-09-05 12:52:00|  分类: 父亲,疾雨,村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原腹地的叶县舞阳襄城三县交界处,汝河、湛河、沙河三流交汇,地旷人稀,村落散布,民风淳朴。有一小小渔村,在汝河南岸,三面环水,唤作殷湾,是我姑姥娘家,村外遍植果树,枝柯交错,纵横有致,春天里春花满枝,缤纷满地;冬季虽则绿叶尽落,设若一场冬雪刚过,白皑皑一派苍茫,但远远远望去,树木扶疏,幽深静寂,真有世外桃源之感。在这样的小小渔村里,矮矮的房子,袅袅的炊烟,一张张渔网张挂在风中晾干,有几只很是简陋的小船静卧的沙滩上,看上去朴实温顺的土狗在村子里窜来窜去。但这样的一个村落,究竟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至少是几百年来吧,一代又一代人居住在这个村子里,有多少目光羞涩嗓音清脆长发飘逸的少女变成了皮肤粗糙邋遢随便的老妇,而又有多少两颊红润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变成了胡子拉碴弯腰驼背的老翁,睁着一双双浑浊黯淡与世无争的眼睛,最终归于尘土。说是渔村,实际上,早已经无鱼可捕了,河流上建水闸修电站,早已经不见帆影,他们已经蜕变为地地道道的农民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村落,我对她充满了好奇和神往,她的一切一切经常在我的脑海里萦绕。后来跟着父亲一起开始到自己村子十几里外的镇上去读书。也是难得的一次机会,暮春时节的一个晚上,我正趴在父亲办公桌边上写作业,突然停电了,就开始和父亲闲谈聊天,说到殷湾这个村子,令我惊诧的是,父亲娓娓道来了这个看上去如此不起眼的小小村落的诸多令人惊诧慨叹的种种故事。当时我心仪仰慕的还有一位作家叫刘绍棠,写了不少北京通州运河边的小说,因其小说的乡土气息,很让我神往。但几天后,父亲托人给我找来一本看上去已经辗转多人的一本旧书,作者是苏联人,书中提到契诃夫、莫泊桑、蒲宁、高尔基、雨果,还有并不怎么知名的勃洛克、普里什文、奥列沙、亚历山大格林、安德华巴格里茨基,作者对这些作家的评点很是让我佩服莫名,而他关于波罗地海边上的一个小渔村的大笔勾勒,特别是村子边上的一个花岗石岩礁上的一段铭文更是令人过目难忘:悼念所有死于海上和将要死于海上的人。如此铭文,虽然不无忧伤,但更有无惧死亡前赴后继不屈不挠的英雄气概蕴含其中。还是这本书,他摘引的一段话深深打动了我:“在一轮硕大、皎洁的月亮下,夜离去了,拂晓前,今年最早的一股寒流在大地上蔓延开来。万物染上了一层苍白的颜色,但水洼并没有上冻、当朝阳升起、大地回暖的时候,树木和青草被大颗大颗的露珠冲洗一新,从昏暗的树林里伸出来的云杉的枝丫上也都缀满了熠熠闪光的花纹,即使动用全世界所有的钻石,怕也难以装点出这样一幅景象。”该书作者说一段话虽然没有华丽的辞藻,但一切都简朴、准确,充满了不朽的诗意,是“一段真正由钻石镶成的文字”,而高尔基则认为这是一种“将普通词汇灵活搭配,给予你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的十全十美的本领。”而作者更为神奇的还有他对下雨的观察,他例数了毛毛雨、太阳雨、淫雨、蘑菇雨、疾雨、片状雨、斜雨、骤雨、暴雨、瓢泼大雨的不同,他说疾雨:“疾雨滂沱而下时,河上的景色尤为好看。每一滴雨珠都把河面打出一个圆圆的深坑,形成一只用水做成的小巧的杯子,雨珠猛地弹起来,然后又落下去,在它消失前的一瞬间,还可在水杯的底上看到它。雨珠闪闪发光,活像是一颗珍珠。”这样的观察入微不差分毫,真是令人拍案叫绝啊!

前几天,陪父亲北行京冀,在据说是魏武挥鞭的一座海滨小城闲住,街上闲走,遇到俄国人问路,父亲就会用俄语与他们攀谈起来,这倒让我又想起当年读过的这本书来,父亲说,这本书叫《金蔷薇》,作者是康帕乌斯托夫斯基,1968年就去世了。

  评论这张
 
阅读(9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