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栖霞寺一夜   

2014-10-09 16:30:00|  分类: 佛学,栖霞寺,和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在没有想过,会在寺院里的斋堂住上一个晚上。而且这个寺院,还是我所在的南京,本来离家也就并不算很远的路。这样说来,这个寺庙难道有特别吸引人的地方?过去所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恐怕也仅仅是虚指,极言江南佛教之盛罢了。这座寺庙,当然也算是鼎鼎大名的了,不是向有“春牛首秋栖霞”之说吗?是的,我留宿一晚的,正是栖霞寺,虽然没有看到深秋的红叶。

大概是八月中旬的样子吧,南京这座城市正在为一个体育赛事热火朝天地忙碌着,树立在鼓楼广场的广告屏显示着开幕日期的日益临近,大有紧锣密鼓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味道,而就在这样的一个淅淅沥沥的午后时节,一干人等,往地处南京东北一隅的栖霞寺奔来。路上无聊,昏昏沉沉,恍惚中觉得,实际上,栖霞寺却也是来过的啊。应该是在20世纪80年代的末期了,还在六朝松下读书的时候,热心人张罗,组织活动,联络感情,美其名曰秋游栖霞寺,也就是十几辆吱吱呀呀的破自行车,还有一些极为廉价的面包、矿泉水之类,一大早,在四牌楼与文昌桥附近的鸡鸣寺公交站集中,然后就一路高歌兴致勃勃的出发了,坐在我自行车后座的是蓉姑娘吧?似乎对一座寺庙也并不是怎么神往,主要是还在于享受过程吧。当时的男孩子看自己班里的女孩子的眼神,凄迷而又真诚,缠绵而又游移,对其他系里的男生特别关注本系的女生者,貌似很热情无所谓的样子,而实际上则有着若隐若现的排斥与不自在。蓉姑娘是属于那种特别羞怯低调不事张扬的女孩,肤色微黑,眼珠漆黑乌亮,纯洁无瑕得令人心颤。她总是不声不响悄无声息,遇到集体活动,也总是并不扎眼地忙碌,为大家做事情,不显山不露水,更没有娇气发嗲虚张声势的雅好。她大概是在扬州的瘦西湖边上,有一张留影,不知通过何种途径,被晚一届的一位师弟看到了,此师弟激动万分以为这样的临水回眸简直是风华绝代了,便兴冲冲急切切到男生宿舍打听蓉姑娘的前世今生,很有点茶饭无思朝思暮想的意思了。

一路上,蓉姑娘轻言慢语说着自己的家人黄土高原金秋时节的忙碌,当然还有天南地北的高中同学的信息,最为牵挂的还是她那位正在读高中弟弟的前途;说到故乡的稼穑艰难,蓉姑娘话语哽咽,几乎说不下去了。然后就换了话题,说到读过的小说,当时说到了托尔斯泰的《复活》。我说,聂赫留朵夫那么忏悔奔波甚至追到西伯利亚,但是玛丝洛娃还是不原谅他不再愿意和他纠缠了,蓉姑娘只是听我说,并不言语,到了末尾,她只是说,玛丝洛娃还是爱聂赫留朵夫的。途中遇到一个缓坡,蓉姑娘就下了车,让我推着走。班上的岚姑娘打趣道,真是体贴呀,这么会心痛人啊!蓉姑娘脸一红,说,我不坐了,你坐吧,说着就一路往前自己走了。岚姑娘说,好的,你不坐,我来坐,我遇到上坡,可是不会下车的啊!果然,到了栖霞寺门口,岚姑娘才很不情愿懒洋洋地说,这就到栖霞寺了?这么快!我如何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她是没有心思理会的。

因为事先已经说妥,一干人等便从寺院的北边侧门鱼贯而入,到了一个貌似内部停车场的地方,大家下车,便三五成群地闲逛,看青山隐隐迢迢,寺院肃穆庄严,俨然是红尘外的清净世界。有和善客气的师傅来引领,据说是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呢,一路蜿蜒而行,穿过一个斋堂,来到一三层小楼,有一个很飘逸雅致的名字,唤作云水堂,大家稍事休息,就按照寺里的安排,乘着秋雨半歇,就往栖霞山上走来。也真是天地造化物华所钟,在这样的扬子江畔石头城边,居然有这样一座山脉,植被的繁盛苍翠物种杂多,非专业人士,实在是一头雾水不明就里,却原来这是一座天然的植物园呢。所谓摄山,也就是可以摄取养生延年益寿之意啊。悄立山头,看云雾缭绕,大江奔流,帆影点点,骋目畅怀,真是一片好山水。读枫亭、半山馆,还有什么始皇临江处,都是很崭新的建筑、标示,也多少说明当下人力物力的丰盈,有收拾山河整理寺庙的实力;而有一陈列馆,似乎空寂无人,但收集的石刻残片,却历历在目,古朴敦实,不像是无所不能的商人造假所为。关于栖霞古寺当年的盛景,也有碑刻上的展现,银丝铁钩,依稀可辨,算是实实在在的宝贝吧?下得山来,到古塔、藏经阁、石窟闲走,自然也就人多了,梵音声声,沉香漫漫,而最大的石窟,修缮完好,气象雄伟。但我认真搜寻,实在是回忆不出来当年游栖霞时候的些微踪迹了。

认真而又刻苦地想,当时也看过这些洞窟吗?恍惚间,那个双手合十二目紧闭念念有词臂肘间还夹着《莱蒙托夫诗集》的不是荭姑娘吗?她矮小敦实,圆脸蛋,红扑扑的,短发贼亮,透出一种咄咄逼人的爽利,最为迷人的是她的一双大眼睛,写满了沉毅澄明、义无反顾、目不斜视,一番咬定目标不屈不挠的神态昭然,她不爱多言,但一说话就如同机关枪一样,热情真切得令人手足无措,她对诵经叩头塑像巍峨似乎充满敬意但也只是颔首致意而已,为何对这洞窟里的宝像如此虔敬致礼?我过来站在她身边,她感觉到了,只是轻轻的说:敦煌的莫高窟,也许比这更要宏伟博大吧?我说,那是当然,实际上,那个时候,网络远没有如今发达,只是听老师讲一些敦煌的洞窟文献的散失王元逯道士的愚昧斯坦因等人的奸诈而已,似乎是郑云波老师推荐扬州大学的任二北先生有一本《敦煌曲子初读》,是很有意思的一本书,云云。荭姑娘说,骑自行车,很累吧?我说,还好,不怎么累啊。她突然半开玩笑半是严肃地说,达摩还要渡江,佛法弘扬也要五湖四海,老乡观念可不要太重啊!这种类似政治委员的训话,唯有诺诺连声,落荒而逃了。

还是记得,曾经爬上栖霞山的最高峰,也许是深秋吧,萧索荒凉,枯枝败叶满地,那是如今的一派浓绿满目?南京炼油厂的烟囱冒着粗壮的浓烟,摇摇摆摆,慢慢散发开来,而远处的红砖做墙绿皮盖顶的简易房,据说就是中建八局的一个工地,那个时候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我们怎会知道,五台汉子文道就是在这里开始了他工作生涯的第一步旅程啊。大家坐在山顶,看着这座陌生而又亲切的城市,高谈阔论着飘渺虚无的话题,而玲姑娘却唱起了一首当时似乎很流行的苏芮的歌,歌词不很完全,调子也很低,但唱得实在是好。我说,怎么唱得如此忧伤啊!回城的路上,她才告诉我说,她们家没有男孩,她的姐姐就在山下的一个工厂里上班,石化企业嘛,效益还不错,但最近却闹腾着厉害,据说是她姐夫有外遇了,听着这样沉重的话题,懵懂幼稚的我们,也只是听听而已,又能出什么主意?有什么高招?大家散漫下山,说好是在第一个大殿前的庭院集合,大家三三两两而来,而荭姑娘却已经坐在一个大白果树下的荫凉里在那里认真地看她的《莱蒙托夫诗集》了,她还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说,她最近正在研究中国的计划生育制度,就残疾人问题要写一篇论文,提出自己的一些观点,一副信心满满天下苍生系于己身的当仁不让责无旁贷。

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吧,联络人居间张罗,说是如今栖霞寺的当家大和尚隆相师傅要与大家会面座谈,让大家到某某会客室一叙。会是怎样的一位大和尚啊?如今寺院香火鼎盛,人员纷杂,比如关于少林寺释永信的传言绯闻就缕缕见诸于媒体,某年某市招考竞岗,有一和尚也报名要竞争宗教局长,这样的热心红尘积极参与,组织部门自然不好公然拒绝,但也自有办法设计门槛把他拒之门外也无话可说。进了会议室,方才知道,栖霞寺实在是繁忙得很,不仅香客众多,接踵摩肩,前来化缘甚至是谈合作的各路人马也很踊跃。在会议室里静等大和尚的至少有三四批吧。有一女子,浓妆艳抹,舌灿莲花,声称与这个要人相熟,与那个政要有联系,顾盼流目,长袖善舞,似乎是杨澜一流人物。大家正在闷坐间,隆相大和尚仆仆风尘大踏步进来,与大家打着招呼,很有一番临场娴熟神定气闲之状。他在主座坐定,双目炯炯,器宇轩昂,笑容满面,直视着大家,畅谈栖霞寺的种种构想,语汇也很丰富,“品牌”“形象”、“打造”等等,脱口而出。他滔滔不绝间,不断有小和尚进来请示,也有把手机打进来让他接的,隆相大和尚都是井井有条纹丝不乱,很有庞大公司CEO的气场。隆相大和尚在意犹未尽间,站起身来,连连说,明天青奥会开幕式的导演陈维亚带领他的团队要来进香,市宗教局领导也要来,明天中午我陪大家吃斋饭,诸多事情需要我协调拍板,失陪了!说话间,隆相大和尚一阵风一样出门而去。

似乎是看过一个纪录片,说是反映一个寺院的一天生活,晨钟暮鼓,也是红尘人间。一个外国人,就是那位沿着黄河行走写过终南山道士的那位,似乎也写过关于中国庙宇的书。去过多少寺院,诸如五台山、扎什伦布寺,也夜宿过九华山、五台山,但就在自己生活的城市里的一家寺院,就此住下,还真有点几分新奇啊。吃过斋饭,在寺院内闲走,白天里人流如织的各个庭院,顿然间悄无声息,空旷沉寂,还真别有一番神秘幽深啊。做斋饭的一位师傅是安徽六安人,姓李,在栖霞寺做事已经16年了,他说,边上有一小门,也可沿山路而行,很是清幽。听他意见,就这样缘山缓行,在几乎人迹罕至处,看到一个塑像,唤作寂然法师,碑文围绕塑像四周,叙述寂然法师生平事迹,言简意赅,大意是说,这位师傅当年在栖霞寺持戒修行弘扬佛法如何不避艰险茹苦含辛化缘行走不屈不挠最终英年圆寂。面对这样的一位僧人,实在是除了敬意,无话可说。告别寂然法师,再往北走,就是山门前的泮池吧,水中央有观音菩萨的汉白玉画像,水池边,似乎是尉天池题写的什么字,绕池而行,再进山门,站在25年前荭姑娘读莱蒙托夫诗集的白果树下,静思往事,周郎款款而来。周郎毕业于沪上一师范大学,写小说,也操持翻译,曾经海外游历经年,当年有一电影剧本,被数次拍成电影,讲述的是一位非常落魄的人拉小提琴的故事。我请教周郎,这是怎样的故事啊?周郎便抑郁顿挫娓娓道来,说得真是缠绵悱恻哀婉动人,此时诺大的庭院,月华朗照,满庭似水,有几只猫,蹲在我们脚边,安详静卧,一动不动。我问周郎,你可记得苏轼的承天寺夜游否?周郎说,记不得了,我说全文很短,是这样的: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晚上细想,这些和尚,也都是鲜活具体的肉体凡胎,也许是囿于种种原因,他们舍身寺庙,皈依佛门,但他们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啊?他们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啊?多年前看过一篇小说《暮时课咏》,大概是写小和尚的寂寞无聊的,但是汪曾祺先生《受戒》中的小和尚还是生动活泼清新可爱全无心如死灰形如枯木的止水死澜之态啊。他还是念想着小英子,指望着有一天要还俗啊。

次日早醒,在庭院里闲走,香客逐渐多了起来,遇到一穿长袍的居士,她说,她们的长袍唤作青衫,她是每周都要到栖霞寺来的,此居士毕业于南师大地理系,目前在一培训机构供职,她说,有了信仰的支撑,一切都平静下来了。隆相大和尚果然守约,中午早早的,他陪大家吃斋饭,谈星云大师,与每个人合影留念,亲和淡定,无拘无碍,颇显佛家的慈悲为怀落落大方。

 

 

  评论这张
 
阅读(12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