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江天云物为谁多  

2015-01-07 18:54:00|  分类: 字画,李真,主动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媒体发达,各种信息瞬间就能覆盖角角落落。但媒体的概念,较之以往,已经有很大的改观了,说今非昔比,绝对不是白头宫女说明皇的牢骚太盛。以前是纸媒独大,自领风骚。邵飘萍、林白水快意恩仇,在纸媒上纵横昂扬,快意江湖,虽然血洒职场,也是一世之雄。范长江写出《中国西北角》一纸风行,声誉鹊起,但在刚过花甲之年就在河南确山的一口水井内结束了自己也算波澜壮阔的一生,令人唏嘘。但是到了今天,网媒崛起,几乎是一统江山,党的最高领导人都要站出来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我国网民有近六亿人,手机网民有四亿六千多万人,其中微博用户达到三亿多人。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基本不看主流媒体,大部分信息都从网上获取。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战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党的总书记的这样一番话,语重心长之余不无忧虑重重:什么是主流媒体?主动权如何掌握?如何避免边缘化?靠邓亚萍这样的人去构建网络新平台去掌握主动权成为新的主流媒体?靠胡锡进主办的这样的纸媒去吸引眼球赢得受众?显然是缘木求鱼南辕北撤啊。而刚刚结束的关于宣传部长会议的消息,各种媒体的标题几乎都是大同小异,还是强调要党管媒体党管舆论党管意识形态,但党何时没有管媒体舆论和意识形态了?这样再次强调再次提醒原因何在?当然会有多种解释,但有一点,恐怕是面对网媒的如此蓬勃传播方式的如此多样,从何管起,如何管起,真是有点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有点无从下手甚至有点麻痹大意,也实在是大费周章办法不多之故吧?且不说网媒,大家都知道的简单道理,谁掌握了高端信息,谁掌握了网络传播规律,谁就掌握了主动权,但是现在最为被人关注的是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似乎都不是了,虽然正部级的架子还在端着。是谁,你懂的,就是发布捉拿老虎信息的网站啊,就是贴近门户网站啊。而关乎死老虎的各种信息也是从此而衍生开来,不胫而走,似乎取得了合法性一样,风雨满城,巷议街头,诸如贪官的通奸问题、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性关系问题、红颜知己问题、或者含蓄一点说是生活作风问题,而往往被人忽略的则是有些老虎贪占的物品,比如在金银财宝之外的字画。

多年前,号称河北第一巨贪的程维高秘书李真东窗事发之后,去发现他手中有大量的古玩字画,字画物品之盛种类之多令人咋舌,据说远自宋元下迄晚清民国,无所不有,什么倪云林沈周,什么四王董其昌,即使到了现当代,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李可染、李苦禅等人的画作,当然还有启功的字,甚至赵朴初的字,都应有尽有,尽在彀中。据说,李真的期望值是国家副总理,如何才能青云直上飞黄腾达?送钱送物都显得不够档次且有点示人以无文化土包子之感,送字画既文雅又不显山露水,而且可进可退,誉之则说价值连城奇货可居,毁之则说纯属赝品聊博一笑不值分文。有了这样的彼此心照不宣你知我知,李真游走于京城燕赵之间,简直如入无人之境,世路难行画作马,愁城欲破字为军。李真被抓之后,其所据为己有的字画被拍卖,据说其中虽然有真货,但也有不少赝品。但有一卖家,高调入场,屡次举牌,大有李真所有尽入囊中的豪气干云。有人问他,为何如此做冤大头?此人说,字画本是赏玩之物,所谓色彩线条意境布局都是见仁见智,但字画注入了故事粘连了沧桑倾注了情感就有了名头,有的字画是因为创作者而洛阳纸贵,有的字画则是因为知名人物的经手而受人追捧。这个时代的许多人在多年后会湮灭无闻,但李真作为一个中专毕业的秘书能够在燕赵大地呼风唤雨气焰熏天长达数年,已经成为标志性人物,他所经手的字画在未来的收藏中将会有一席之地。这自然也是一家之言,但事实是,所谓臭名远扬之人,字画稀少,不便广为流传,更增添了他的神秘色彩,也无形中增加了其商业价值,倒也符合市场规律。设若谁手上有阮大铖、严嵩、汪兆铭、康生的字画、手札,在今天能卖个好价钱,绝对不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啊。

李真所藏字画,多不是自己喜好敝帚自珍,而是作为一种攀援巴结的工具而已。有李真这样认识的人,决非个例。正是有了权力的介入和上下其手,字画市场的价高骇人畸形蓬勃风起云涌也就不足为奇了。有人说,过去一些政客要人喜欢捧戏子,殊不知,附庸风雅,流连字画,不也是一种很风雅之举吗?冯玉祥写丘八诗,也画丘八画,甚至还画了一个老鸹老来凄凉无依无靠寄给韩复榘,令韩复榘大为感动,把自己的老长官接到泰山悠闲度日待若上宾。有需求就有市场,就有供给,但真字画、好的真字画毕竟不能如流水线上的产品一样大批复制立等可取,这样以来,各种造假也就风生水起了。并不是穷愁潦倒籍籍无名的画家跻身其中,就是名头再大的画家有时候也难以抵挡各种优惠而半推半就甚至会乐在其中。张大千就是其中高手,他的大风堂子弟中,也不乏这样的作假高手。

   有的所谓画家,说起漂亮话来,振振有词,口若悬河,辱骂起同行来也是言辞刻薄,声嘶力竭,但他们的腰缠万贯富可敌国动辄一掷千金难道都是其艺术价值珍贵所致?他们在权贵面前的阿谀谄媚摇尾作态他们在巨贾面前的撒娇做嗲扭捏卖弄,也算是一种令人眼界大开的行为艺术吧?!这样的巨大反差买椟还珠有眼无珠倒让人想起梵高的一生凄凉怀才难遇了。梵高一生只卖出一幅《红色的葡萄园》。如今,我们面对梵高的《悲哀》,往往会由衷地感叹:世上怎么会有一个如此孤独绝望的女人?瘦骨嶙峋的手搁在膝盖之上,面孔埋在细瘦的手臂之中,稀薄的头发纷乱地披在肩上,球形的双乳直垂在无肉的小腿之上,平坦的双足不着实地落在凄凉的地上。这样的一幅被榨干了生命精髓的女人的图画,正是以他的妻子所谓的妓女西恩为模特而创作出来的。这样的由衷悲悯这样的刻骨铭心这样的撕心裂肺的呐喊控诉,岂是李真之流以字画作为工具的贪官所寓目?又岂是经常把自己为某一场地震灾难捐资千万挂在嘴边的画商所能为?

 

  评论这张
 
阅读(11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