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钱谦益”作媒”冒辟疆   

2015-11-17 20:33:00|  分类: 钱谦益,冒辟疆,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谦益是文坛领袖,冒辟疆是后起之秀。钱谦益年长冒辟疆三十岁,钱谦益被称作“江左三大家”之首,而冒辟疆则是所谓的“复社四公子”之一,但两人在身后被世人所屡屡提及的一大原因,则不是因为他们的诗文成就;或者是他们一个耿介坚持,誓作移民;一个大节有亏,抱憾终生;甚或也不是他们都得以高寿,都是八十三岁而辞世;而是因为他们身后都有一个名女人,这就是柳如是与董小宛。风月无情,香艳缠绵,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

冒辟疆(公元16111693) ,原名襄,号巢民,一号朴庵,又号朴巢,私谥潜孝先生,明末清初的文学家。他出生在如皋城一个世代仕宦之家,幼年随祖父在任所读书,14岁就刊刻诗集《香俪园偶存》,文苑巨擘董其昌把他比作初唐的王勃,期望他点缀盛明一代诗文之景运。冒姓起源于元末明初,泰州蒙古贵族德新,避兵乱,其子受姓,其长子冒致中,张士诚劫持到苏州,封妥督丞相,拒不受,从孟渎渡江至如皋东陈河西家焉,是为如皋河西派始祖。次子冒启之居泰州,是为泰州始祖。三子冒桧从泰州到天长,经常熟至如皋东陈河东家焉,是为如皋河东派始祖。冒辟疆就是如皋冒姓的后裔。他撰有《巢民诗集》8,《文集》6,《影梅庵忆语》1卷,另辑《同人集》12册。明清时期,如皋冒氏家族人才辈出,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也是一文化世家。当时的明王朝已成溃乱之势,东北在清兵的铁蹄之下,川陕湖广是流寇的天下,而江浙一带的士大夫却依然过着宴安鸩毒、骄奢淫逸的生活。秦淮河畔,妓家所居的河房觥筹交错,樽酒不空,歌姬的翡翠鸳鸯与书生的乌巾紫裘相交错,文采风流,盛于一时。冒辟疆也沾染了一般豪贵子弟的浪漫风习。一方面,他年少气盛,顾盼自雄,主持清议,矫激抗俗,喜谈经世大务,怀抱着报效国家的壮志;另一方面,又留恋青溪白石之胜,名姬骏马之游,过着优哉游哉的公子哥儿的生活。在《清史稿》中,载有《冒襄传》:冒襄,字辟疆,别号巢民,如皋人。父起宗,明副使。襄十岁能诗,董其昌为作序。崇祯壬午副榜贡生,当授推官,会乱作,遂不出。与桐城方以智、宜兴陈贞慧、商丘侯方域,并称四公子。襄少年负盛气,才特高,尤能倾动人。尝置酒桃叶渡,会六君子诸孤,一时名士咸集。酒酣,辄发狂悲歌,訾詈怀宁阮大铖,大铖故奄党也。时金陵歌舞诸部,以怀宁为冠,歌词皆出大铖。大铖欲自结诸社人,令歌者来,襄与客且骂且称善,大铖闻之益恨。甲申党狱兴,襄赖救仅免。家故有园池亭馆之胜,归益喜客,招致无虚日,家自此中落,怡然不悔也。襄既隐居不出,名益盛。督抚以监军荐,御史以人才荐,皆以亲老辞。康熙中,复以山林隐逸及博学鸿词荐,亦不就。着述甚富,行世者,有先世前徽录,六十年师友诗文同人集,朴巢诗文集,水绘园诗文集。书法绝妙,喜作擘白大字,人皆藏弆珍之。康熙三十二年,卒,年八十有三。私谥潜孝先生。

冒襄在1627年至1642年的15年间,曾六次到南京乡试,却六次落第,仅两次中副榜,连举人也未捞到,其运气比钱谦益、龚鼎孳都要差,要知道,龚鼎孳年仅20岁就中了进士,21岁就外放湖北做知县,长达七年之久。冒辟疆深感怀才不遇,愤愤不平。明自万历以降已是国是日非,江河日下,特别是太监弄权,党争不断,朝纲倾颓,已达登峰造极。1636年,时在崇祯九年,也就25岁的冒襄与张明弼结盟,参加复社,同陈贞慧、方以智、侯朝宗过从甚密,并称四公子。他们年龄相仿,意气相投,或结伴同游,或诗酒唱和,或抨击阉党,或议论朝政,希望改新政治,挽救危亡。1639年由吴应箕起草、冒襄等复社140余人具名的《留都防乱公揭》 ,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使得阮大铖之流如过街老鼠,这一年,钱谦益已经58岁了,国家危亡,令人忧心如焚,周延儒这一年还曾到过常熟拂水山庄过访钱谦益。1640年,柳如是拜访钱谦益,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1641年,钱迎娶柳,成为当时轰动士林的一桩大事。也是在这一年,龚鼎孳迎娶顾横波,六十老翁迎娶与自己年龄如此悬殊的名女人,还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此年,复社领袖张溥病逝,复社群龙无首,有乌合之势。还真是有点凑热闹的意味在,1642年,冒辟疆似乎是被动地娶了董小宛,而玉成好事的,正是钱谦益。这一年,冒辟疆31岁。即将山河破碎,成为亡国之臣,这些文人却还在倚红偎翠,诗酒风流,堪可浩叹。

南京的一帮明朝旧臣乱纷纷仓促建立了弘光政权,大有仿照当年衣冠南渡或者赵宋南迁的期待,实际上,却是水月镜花,一场黄粱美梦而已。阉党余孽阮大铖投靠马士英,就任南明的兵部尚书兼副都御史。钱谦益深孚众望,也做了礼部尚书。此时,冒襄因风闻高杰将驻防如皋,举家逃往南京,被阮大铖逮捕下狱,直至第二年,马、阮逃离南京,始得脱离牢狱之灾。还有一说法是:他连夜逃往扬州,依靠史可法的荫庇,才躲过这场灾难。16456月,冒襄再次举家逃往浙江盐官。从夏至冬,辗转颠沛,在马鞍山遇大兵,杀掠奇惨仆婢杀掠者几二十口,生平所蓄玩物及衣具,靡孑遗矣。第二年他从盐官回归故里隐居。而此时的钱谦益则还对清廷抱着一腔热望,期待得到重用,吐气扬眉,但不久以后,他就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选择是极端的错误。但如何抽身?是否会被认为是贪生怕死首鼠两端?追悔困惑的钱牧斋好在有柳如是陪伴支持,否则,很难想象他能屡次面对身陷囹圄而不屈不挠,最终以诗文来不管不顾追怀故国,甚至期待学生郑成功能够光复中华。这当然是后话了。

清平定全国后,仕清的复社成员陈名夏曾从北京写信给他,转达了当权人物称誉他是天际朱霞人中白鹤,要特荐他出仕清朝。但冒襄以痼疾坚辞。康熙年间,清廷开博学鸿儒科,下诏征山林隐逸。冒襄也在应征之列,但他坚辞不赴。与此同时,他缅怀亡友,收养东林、复社和江南抗清志士的遗孤。如在水绘园内增建碧落庐,以纪念明亡时绝食而死的好友戴建,即其一例。随着岁月流逝,冒襄已是垂垂暮年,生活穷困潦倒,只能靠卖字度日。他自述道:献岁八十,十年来火焚刃接,惨极古今!墓田丙舍,豪豪尽踞,以致四世一家,不能团聚。两子罄竭,亦不能供犬马之养;乃鬻宅移居,陋巷独处,仍手不释卷,笑傲自娱。每夜灯下写蝇头小楷数千,朝易米酒。表达了他不事二姓的遗民心态。冒辟疆一生反清复明,着述颇丰,大节已有一代伟人毛泽东定论。据说,194218日,田家英在延安《解放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从侯方域说起》的文章,毛泽东阅后很是赏识,特地找田谈话说:所谓明末四公子中,真正具在民族气节的要算冒辟疆,冒辟疆是比较着重实际的,清兵入关后,他就隐居山林,不事清朝,全节而终。明季四公子是指明末清初方以智、冒襄、侯方域、陈贞慧等四位复社成员,但这四公子,都没有冒辟疆长寿,侯方域与李香君因为《桃花扇》而流传,但侯方域年仅37岁就去世了,陈维崧的父亲陈贞慧也只有52岁就去世了,方以智算是学问大的思想家,也就60岁就去世了,而冒辟疆却享寿83岁,而且在年届花甲之时,还生了一个女儿。如皋,长寿之乡,其虚名哉?

 

 

 

冒辟疆风流倜傥,不拘小节,时有东南秀影人如好女之名,其婚姻和情爱生活也是极具传奇色彩的,这在当时来说亦无可厚非。据考证,冒辟疆一生,与他有过情爱关系有文献可考的就有近10位女性。冒辟疆19岁时【明崇祯二年(1629年)】娶中书舍人苏文韩的三女儿苏元芳(亦作)为妻,后生二男一女。苏氏为荆(湖北)人,据传长冒两岁,为冒氏祖父冒梦龄任江西会昌县令时与苏文韩订下的娃娃亲,当时冒氏才3岁。苏氏能画,有画作存世。

此外,冒辟疆还与多名女性有关联。一是王节。她是与冒辟疆最早发生婚外情的秦淮歌妓。崇祯三年秋天,20岁的冒辟疆首次到南京秦淮河畔的国子监参加乡试。十里秦淮南岸武定桥和钞库街之间的旧院,与贡院隔河相对,这里南曲名妓云集。冒氏在这里首先结交了有姿色名噪秦淮的王家三胞胎中的二妹王节娘。这段旧事在冒辟疆的文友黄传祖《奉祝辟疆盟兄暨苏夫人四十》一词中曾有提及:金陵握手钱郎席,王姬劝琖淹遥夕,词中的王姬即指王节。余怀《板桥杂记》对此也有记载。二是李湘真。冒辟疆在与王节交往之时,又结交了秦淮河桃叶渡上的另一南曲名妓李湘真。她,字雪衣,南曲中称她为十生、李十娘。其人娉婷娟好,肌肤如雪,慧巧聪颖,既含睇兮又宜笑。据载:冒氏在金陵时,在李十娘的寒秀斋淹留最久,是冒公子的红颜知己。自崇祯三年至南明弘光元年(1645年),冒辟疆先后6次赴金陵乡试,都与李姬有交往,还向她学唱昆腔。半个世纪以后,冒辟疆在《和书云先生已巳夏寓桃叶渡口即事感怀原韵》一词中追忆年青时的秦淮风流”:寒秀斋深远黛楼,十年酣卧此芳游。媚行烟视花难想,艳坐香熏月亦愁。朱雀销魂迷岁祀,青溪绝代尽荒丘。名嬴薄幸忘前梦,何处从君说起头。三是陈圆圆。据冒辟疆的词友陈维崧(字其年,陈贞慧之子)在《妇人集》中记载,崇祯十四年春,冒途经苏州,慕名去阊门外的横塘寓所寻访梨园名伶陈圆圆,两人一见钟情,一夜之情,令冒公子自谓欲仙欲死。当年秋,冒氏携母赴约再访陈圆圆,当面与圆圆订下了嫁娶之约,并相约来年择日迎娶。可是到了第二年二月,陈被当朝权贵强买进京,随后又被当时的明辽东总兵吴三桂纳为小妾。圆圆本姓邢,因家贫从小被卖给陈家戏班,改姓陈,寓居南京秦淮,当时已是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的金陵名姬,与董小宛同为秦淮八艳之一。

再就是鼎鼎大名的董小宛。崇祯十五年十二月十五日,也就是1642年,冒辟疆早前结识的陈圆圆的姊妹、原南京秦淮河上的南曲名妓董小宛被钱谦益从苏州送到如城,开始冒辟疆将她安顿在水绘园艳月楼内辟为别室,第二年四月正式立为如夫人。这一年,董小宛20岁,冒33岁。董小宛,名白,字宛君,一字青莲,明天启四年(1624年)生于南京(亦说为苏州半塘街),因父母离异生活贫困而沦落青楼。她16岁时,已是芳名鹊起,与柳如是、李香君等同为秦淮八艳之一,饮针神曲圣之誉,跻身中国古代十大名厨之列。据冒氏本人《影梅庵忆语》称:她与冒氏在乱世中相伴9年,殁于清顺治八年正月初二日,享年28岁,葬于如城南郊影梅庵侧。但后世存疑较大,很可能在1645年(顺治二年)在离乱之中死于清兵之手,时年22岁。董小宛一生无嗣。冒董姻缘是旧时才子佳人结合的典型,后世剧本和民间传闻较多,至今不衰。

冒辟疆与小宛偶尔在苏州半塘相遇。她对冒襄一见倾心,连称:异人!异人!虽然她多次向冒襄表达倾慕之心,但均未得到回应。冒襄早已属意陈圆圆,并于1641订嫁娶之约。次年,冒襄第六次乡试途经苏州,重重访陈圆圆时,已是人去楼空,加上科场失意,心情晦暗。就在这年冬天,经柳如是斡旋,钱谦益出面给董小宛赎身,然后从半塘雇船送董小宛到如皋。次年春,冒董结成伉俪。小宛才艺出众,能诗善画,尤其擅长抚琴。冒辟疆最早是从方以智那里听说秦淮佳丽之中有位才色双绝的董小宛。崇祯十二年乡试落第,冒辟疆听说董小宛住在半塘,便多次访寻未遇。苏州歌姬沙九畹、杨漪炤名气与小宛相当,辟疆便每天来往与沙、杨之间。在离开苏州前,辟疆又前往董家,董小宛醉卧在家,与辟疆相会于曲栏花下。崇祯十五年春,董小宛从黄山归来,母亲去世,身患重病,闭门不出。冒辟疆到时小宛已奄奄一息。董小宛勉强起身,对冒辟疆说:我十八天来昏沉沉如在梦中。今天一见到君,便觉神怡气旺。她与冒辟疆在床前对饮,冒辟疆几次欲走,董小宛都苦苦挽留留,依依难舍。

董小宛入冒氏之门后,与冒家上下相处极其和谐。闲暇时,小宛与辟疆常坐在画苑书房中,泼墨挥毫,赏花品茗,评论山水,鉴别金石。董小宛画的小丛寒树,笔墨楚楚动人。歌妓都能豪饮。崇祯十五年,銮江汪汝为在江口梅花亭宴请冒辟疆和董小宛。也许是汹涌的长江白浪激发起小宛的豪情逸致,她轰饮巨叵罗,觞政明肃,一时在座诸妓,皆颓唐溃逸。 董小宛曾对辟疆说:我书写谢庄的《月赋》,见古人厌晨欢,乐宵宴。这是因为夜之时逸,月之气静,碧海青天,霜缟冰静,比起赤日红尘,两者有仙凡之别。人生攘攘,至夜不休。有的人在月亮出来以前,已呼呼大睡,没有福气消受桂华露影。我和你一年四季当中,都爱领略这皎洁月色,仙路禅关也就在静中打通。清兵入关南下,江南一带烽烟四起。董小宛随夫一路南逃。顺治五年的七夕之夜,董小宛看见天上的流霞,忽然有了兴致,她叫冒辟疆写了乞巧复祥的字样,镌摹在金钏上。这对制作精妙的黄跳脱在第二年七月忽然从中断开。他们又重新做了一对,辟疆写了比翼连理四个字镌上去。董小宛最爱晚菊。有朋友送给冒辟疆几盆名为剪桃红的菊花,花繁而厚,叶碧如染,浓条婀娜。小宛见到剪桃红,非常喜爱,特意将花放在床边。在董小宛的生命最后时刻,她还叫冒辟疆把剪桃红搬到床前给她看枝叶是否茂盛,可有虫害。董小宛和辟疆曾住嘉兴海盐水绘阁。她在南北湖畔鸡笼山上面对暮春凄凉景致,感叹江河破碎,一家流离,泪葬残花。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正月初二,董小宛仙逝,年仅28岁,安葬如皋影梅庵。清康熙二十一年,年逾古稀的冒辟疆在《答和曹秋岳先生相遇海陵寓馆,别后寄赠十首原韵》之八中写到:至今望秦海,鬼妾不曾归秦海是盐官的别称,鬼妾,即指董小宛。因为冒辟疆一生虽有一妻数妾,但秦溪蒙难之时,冒辟疆才35岁。

在董小宛之后,冒辟疆还纳过吴蕊仙、吴扣扣、蔡含、张氏等小妾。吴蕊仙,名琪(亦作),别字佛眉,明末长洲(苏州)人。吴的丈夫管勋,是冒辟疆的复社好友,因反清事败遇难。吴只身渡江投靠冒氏,冒将她安置在洗钵池边的深翠山房。吴来到水绘园之时,恰巧小宛刚刚去世,冒吴二人同病相怜,日久生情。但后来吴面对冒辟疆已纳婢女吴扣扣这一事实,为回避矛盾,她在给冒的诗中写到自许空门降虎豹,岂容弱水置鸳鸯绮罗自谢花前影,笠钵聊为云中人。冒不好强留,便由吴自己选择,在城南杨花桥旁盖了一座小庙,名号别离庙,吴自号辉中,从此告别红尘。吴死后,冒曾前往凭吊并有题词刻石庙中:别离庙,春禽叫,不见当日如花人,但见今日话含笑。春花有时落复开,玉颜一去难复来。只今荒烟蔓草最深处,愁云犹望姑苏台。清顺治十八年,51岁的冒辟疆将贴身丫环吴扣扣升格为妾,不料吴在六月间突然患病,于中秋节后二天病亡,年方19岁。吴葬如城南郊影梅庵侧冒家龙圹。吴扣扣,崇祯十六年生,随父亲流寓如皋,英慧异于常人。顺治六年,董小宛将其买作婢女,并对冒说:这女孩儿是君他日香奁中物。冒在《影梅庵忆语》中亦对吴姬有美言,陈维崧还曾写过《吴扣扣小传》。蔡含与金晓珠,俩人均为苏州吴县人,蔡工画,金治印,时称冒氏双画史,董卒后,清康熙四年(1665年)和六年,冒辟疆分别在5557岁时将二人正式纳为妾,蔡享年40岁,金卒于其后,传二女亦先后葬于冒家龙圹,世称蔡夫人金夫人康熙17年,冒辟疆在68岁时续纳张氏为妾,后来她还为冒辟疆生了一个女儿。

另据文献载,崇祯九年八月朔日,冒辟疆和金沙张明弼、吕兆龙、盐官陈梁、漳浦刘履丁在歌姬顾媚的眉楼结盟,冒氏与秦淮八艳之一的顾横波和南曲画姬范珏(字双玉)亦有染。崇祯十二年冒氏乡试再次落第,途经苏州半塘,每天往来于歌妓沙九畹、杨漪炤之间。又据近人《影梅庵之悲》一文称,冒辟疆直到75岁时还打算纳妾。这样说来,除陈圆圆与冒氏的婚约因故未践外,冒辟疆一生有名份的妻妾就有7人。张明弼在《冒姬董小宛传》中说冒辟疆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

冒辟疆颇有女人缘,真可谓妻妾成群,但名气最大者还是董小宛。揆情度理,是钱谦益柳如是夫妇玉成了这段姻缘,但令人费解的是,入清以后,冒辟疆与钱谦益的来往并不密切,查《冒辟疆全集》,冒辟疆交友甚为广泛,与龚鼎孳、吴梅村、余怀等人多有往来,但与其前辈钱谦益却几乎没有什么诗词酬和,只有钱牧斋给他的一封信,也是客客气气,无多少实际内容,甚至还有点牢骚在:“他日汤饼筵前,幸不以生客见拒,何如?”钱牧斋在书信的最后说:“更祈一罂以慰老饕。何时把臂?”牧斋先生简直有点急不可耐了,但是冒辟疆先生却很冷淡,除了他在《影梅庵忆语》中提到董小宛“孤身维谷,难以收拾。虞山宗伯闻之,亲至半塘,纳姬舟中。上至缙绅,下及市井,纤细大小,三日为之区画立尽,索券盈尺。”好事做到底,钱谦益又“旋买舟送至皋”,钱谦益又修书一封,要不怎么会“接宗伯书,娓娓洒洒,始悉其状”。事后,冒辟疆又提及过此事:“牧斋先生以三千金同柳夫人为余放手作古押衙,送董姬相从,则壬午秋冬事”,但是冒辟疆又提到董小宛“从牧斋先生游黄山,留新安三年,年十九归余”。按照当时的士林风气,冒辟疆当不会对所谓钱谦益与董小宛有染而耿耿于怀吧?难道是因为他看不惯钱牧斋的热衷政治变节仕清?但冒辟疆与同样在清朝做了大官的龚鼎孳来往密切诗文多多啊?难道是因为钱牧斋晚年不管不顾从事秘密复明活动,让冒辟疆心惊胆战不敢接近?钱牧斋病逝于甲申之变20年之后,而钱牧斋去世后,冒辟疆又存世29年,但龚鼎孳、黄宗羲都有文字追怀,怎么没有看到冒辟疆的只言片语啊?

 

  评论这张
 
阅读(14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