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汝水清凉

人文 历史 时政

 
 
 

日志

 
 

吴梅村四访钱牧斋   

2015-11-02 00:57:00|  分类: 钱谦益,吴梅村,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研读吴梅村资料的时候,自然会接触到关于钱谦益的内容。钱谦益年长吴梅村近三十岁,两人同为明末清初的文章大家,都是在朝在野有影响的大人物,更都有出仕清朝的经历,又都出自江南,一在太仓,一在常熟,是名符其实的大同乡,从吴梅村多次到常熟看望钱谦益,更有吴梅村托钱谦益联络自己与卞玉京的晤面等私密之事,可以看出,两人交情匪浅。钱谦益在给《梅村诗集》的序中称誉吴梅村的话有以锦绣为肝肠以珠玉为咳唾之语,钱谦益第一次受到诬陷而入狱,血气方刚的吴梅村与陈子龙还积极奔走表示声援。凡此种种,都说明两人相得,并非外界所传言两人貌合神离彼此疏远。吴梅村与钱谦益的交往,至少有这样四次,可圈可点。

世人多有鸡零狗碎道听途说人云亦云之语,揪住钱谦益主动投降、纳妾柳如是喋喋不休,殊不知,钱谦益一生四次入狱,也算屡经大风大浪了。他第一次坐的是明朝的监牢,后三次则是大清的牢房。钱谦益第一次入狱之时是崇祯十年,也就是1637年,这一年,吴梅村还不到三十岁,正在做东宫讲读官,陈子龙有文字言及此事:东皋草堂者,给谏瞿稼轩先生别墅也,丙子冬,奸民奉权贵讦钱少宗伯及先生下狱,赖上明圣,越数月,而事得大白。我友吴骏公太史,作《东皋草堂歌》以记之。时予方庐居,骏公以前歌见示,因为属和,辞虽不工,而悲喜之情均矣。钱谦益此次入狱,已过半百之年,虽然进入朝廷内阁的美梦破灭,但却因此赢得了巨大声誉。这一遭磨难,也让钱谦益深刻感受到了世态炎凉人心惟危,尤其对常熟故乡,钱谦益有这样的沉痛之语:人情恶薄,无甚于吾乡。囹圄之中,四方走问者不绝,而吾乡之人,唯恐其不身填牢户,核相过之深也。”而在这样的乡俗不善落井下石的氛围之中,吴梅村的仗义执言,无疑会给钱谦益留下深刻的印象。

顺治四年,也就是1647年,钱谦益降清已经两年,江南人心惶惶,而关于钱谦益的痛骂指责流言蜚语也甚嚣尘上。吴梅村说,江南因初附,数有手考,一时名豪,惴惴莫保家族。也就是在这一年的秋季,闻听钱谦益自京城返回常熟,吴梅村匆匆赶到,拜访钱谦益,不无了解时局打探消息的急切。但这样的拜访,只能是悄悄进行。梅村这样写道:“丁亥季秋,因访枫林,扁舟过子晋斋头,留宿汲古斋。,枫林即指常熟,因常熟枫树繁盛,蔚为大观,有此别称。子晋就是毛晋,扁舟访奇书,夜月南湖宿。主人开东轩,磊落三万轴,而吴梅村又提及钱谦益的学生瞿稼轩,又做《后东皋草堂歌》:一朝龙去辞乡国,万里烽烟归未得;可怜双戟中丞家,门帖凄凉题卖宅。有子单居持户难,呼门吏怒索家钱。吴梅村的小心翼翼是有道理的,时隔不久,钱谦益就被逮捕入狱,钱谦益对此次受到污蔑,倒显得颇为坦然,他自己说:戊子之秋,囚系白门,身为俘虏。白门,当然就是南京,他曾经在短命南明短暂辉煌过的故都。

顺治七年,也就是1650年,瞿式耜殉难于广西桂林,在这一年,钱谦益在绛云楼曾经接待来访的黄宗羲。也是在这一年,绛云楼在十月初二失火,多年惨淡经营的图书几乎付之一炬,令钱谦益伤痛萦怀,每谓此火非焚书,乃焚吾焦腑耳。而就在钱谦益心神不定之时,吴梅村来访,央托钱谦益安排自己可否与卞玉京见面。可能就在此时,吴梅村看到钱谦益的《哭稼轩留守相公一百二十韵》,甚为感动,他说道:钱宗伯为诗哭之,得百二十韵,其序《浩气吟》,文辞抗烈,绝可传,稼轩在囚中亦有频梦牧师之作,盖其师弟气谊,出入患难数十年,虽末路顿殊,而初心不异,其见诗文者如此,余亦为诗哭稼轩云:万里从王拥节旌,通侯青史姓名高;禁垣遗直看封事,绝徼孤忠誓佩刀。元祐党碑藏北寺,辟疆山野记东皋。归来耕石堂前梦,书画平生结聚劳。但吴梅村此行主题是要见卞玉京,而卞玉京虽然给了钱谦益面子,也勉力来到了钱谦益家里,但仍是没有出来见吴梅村。过了三个月之后,两人才终于见上了一面。吴梅村关于此次晤面的文字,写得甚是哀婉动人,他说:枫林霜信,放棹琴河。忽闻秦淮卞生赛赛,到自白下,适逢红叶,余因客座,偶话旧游。主人命犊车以迎来,持羽觞而待至。,主人自然是指钱谦益,也许还有柳如是。但卞玉京虽然来了,还是没有见吴梅村,让这位情种怅然若失,他叹息道:予本恨人,伤心往事。江头燕子,旧垒都非,山上蘼芜,故人安在?久绝铅华之梦,况当摇落之辰。相遇则惟看杨柳,我亦何堪;为别已屡见樱桃,君还未嫁。听琵琶而不响,隔团扇以犹怜,能无杜秋之感、江州之泣也!

毕竟已经年过花甲的钱谦益,在顺治九年,也就是1652年,曾经作《与吴梅村》,诚恳劝诫吴梅村不要再组织江南文社了。但吴梅村并没有理会,还是在顺治十年春,在虎丘举行集会,也许吴梅村此举是在做一个了断与试探,也许是为了表明不忘故国的心迹,总之,在会后的此年九月,吴梅村犹豫彷徨万般无奈之后,最终还是去了北京,终于铸成他一生悔恨不已的大错,成为与钱谦益、龚鼎孳一样的文人。这一年,吴梅村才44岁,而钱谦益已经72岁了。但吴梅村顺治十年秋北上,次年夏,先后在秘书院、国子监任职,顺治十三年末告假得准,1657年春回到太仓。吴梅村在京不足三年,就脱离牢笼,仓皇难返。吴梅村回归不久,即到常熟来看望钱谦益。钱谦益在芙蓉村与吴梅村会面,钱谦益作《与吴梅村书》。

顺治十六年,这一年,钱谦益已经78岁了,吴梅村在秋天来看望钱谦益,也许提出来让钱谦益为之再做序文。而在1660年,79岁的钱谦益还是豪情不减,诗文佳作频出,在十月份,又作《梅村先生诗集序》。

康熙三年,1664524日,钱谦益病逝,享年83岁;此后八年,吴梅村去世,享年63岁。有人说,吴梅村在顺治十年北上进京,是受钱谦益的影响,并无实际依据。有一人在《读虞山梅村诗集有感》中这样评说:党人倾国论难平,吾少犹曾漫识荆。早贵名高嗟晚节,风流江左误柔情。诗篇老去空垂涕,史策书来未忍听。珍重役人哀役死,鱼熊儿诵要分明。

两人最终都做了贰臣,而吴梅村是临终遗嘱,声泪俱下,心如刀绞之状,令人侧目;钱牧斋则也并不轻松,他说:“江南多警,风鹤谣传,网罗弥天,风波匝地。”自己唯有屏迹水村,蹒跚顾影,“一室萧然,复遭盗劫,残年衣食,俯仰无计”,却也“江天辽阔”,倾心纸上经营,但他仍旧“笛里关山牵昔梦,灯前儿女负初心”,命将出车小雅颂,摩崖刻石老臣心。吴梅村知过也好,钱谦益悔过也罢,但他们的确留下了众多诗文,任凭后人评说。

有人这样说钱牧斋:邺侯书去空存架,惟见江梅绕彻红,满壁丹青写旧词,朱栏碧树尚参差。把钱谦益比作李邺侯,似乎过誉了,文采分流,钱牧斋不让李邺侯,但论事功,则是两码事了。还有人说,虞山学海冠江东,一代篇章算此翁。笔有珠玑随意给,兴逢佳丽属词工,春风自喜花间蝶,夜雨偏哀草际虫。见尔赠言增感慨,诗论终未敢雷同。从总体上看,此人还是肯定钱牧斋的,只是不忘刻薄他“兴逢佳丽”与自喜花间蝶的香艳而已,他毕竟年长柳如是37岁啊。但还有更有刻薄八卦的:金台玉峡总沧桑,细雨梨花枉断肠;惆怅虞山老宗伯,浪垂清泪送王郎。关于钱柳故事,陈寅恪已经说尽了,就此打住。还有人这样说:述作长存宇宙间,大名终古有虞山。诗篇穷力追韩杜,史学精研在马班。这似乎又有点过于拔高了,钱牧斋再自负,闻听这样的评论,能够心安理得?而另有两首似可一读,抄在这里,结束此文:

三生一笑水云乡,抹月批风尽较量;可惜柳枝空解语,未垂青眼向浔阳。

文字无嗟骨相寒,误人多是进贤冠;直教野史添公案,不在遗民集里看。

【作者曾著有《梅村遗恨:吴伟业别传》】

  评论这张
 
阅读(132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